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斜阳馆

【太芥同人】斜阳馆
☆正宗ooc☆
☆黑帮时代☆
☆设定是太宰比芥川大8岁「我知道我在篡改历史:(´・ω・`):」☆
☆标准低智商剧情☆
☆太芥万岁☆
「宫」
斜阳馆是太宰给自己的房子取的名字。
太宰的房间面朝西方,每当下午,斜阳投射在河面上,金光闪烁,太宰总会念叨:
要是有人陪我入水就好了。然后以完全不变的表情把刚捡回来的芥川留在房子里面,打好领带,披上西装外套去工作。
临行前还不忘嘱咐芥川:
龙之介,做完功课记得把碗洗了。
因而每次从太宰的房间里面,从斜阳西沉看到皓月皑皑的,是芥川。
太宰的房子只有一个寝室,因为对于自杀成癖的太宰来说,实在是没有必要购买更多的空间来容纳别人进入他的生活。顶多有时候会有一个漂亮的女人跟着他回来,然后第二天早上太宰用一个温暖的笑容迎接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女人,邀请对方一起殉情 。
回答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巴掌。
不过捡回芥川之后再也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芥川从贫民窟被太宰捡回家已经一个月了,太宰每天晚上回家都很迟,这个时候,芥川已经看累了窗外的景色,瘫倒在床上睡着了。太宰治的斜阳馆只有一个卧房,因此在捡回芥川之后,他养成了凌晨回家轻手轻脚的习惯。
同样的,芥川龙之介也养成了早上起床轻手轻脚的习惯,不要吵醒太宰。
前几次,他因为怕太宰被弄醒,没有开灯,不小心撞在了床角上,本来很疼,但是他却捂着嘴不想叫出声。
后来他渐渐熟悉了这个房间的构造,再也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这是芥川龙之介的懂事。
然而芥川没有注意到,每次自己起床的时候,太宰的脸都是对着自己的。
所以有在自己穿好衣服,拿上书包,关上房间门之后,太宰贱笑着睁开眼睛。
尤其是在芥川撞上床脚的时候,他差点笑了出来。
然而这一天,太宰的工作意外地顺利,或者是,他根本就是翘掉了工作,八点过就回家了。
他从未这么早回家。
太宰治打开寝室的门,发现芥川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盯着窗外。
太宰的脚步很轻,所以芥川没有发现他已经进了房间的事实。
"在看什么呢?"
太宰故意过去吓他一跳 。
芥川吓得连忙转过身。
"太宰先生!"
太宰看他被吓得不轻,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然后他打开了灯。
"没想到龙之介你这么多愁善感呢!"
太宰坐在床上。
这时候芥川发现,太宰的左眼,绑上了绷带。
"太宰先生,左眼……"芥川龙之介小心翼翼地看着白色的甚至有点渗血的绷带。
"啊,没事的,小意思。"太宰做出了轻松愉快的表情。
"太宰先生,您……是什……么人?"芥川用勉强听得见的声音问道。
"想知道吗?"太宰治拍了拍芥川的背。
"……"
"知道港口黑手党吗?"太宰用清新的语调问他。
"知道。"
"说来难以置信,我呀,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哟。"
太宰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芥川知道,太宰没有开玩笑。
"那么问题来了,"太宰钳住芥川小小的下巴,盯着他"你要怎么做呢?要把我交给警☆察☆叔☆叔吗?"
"请……"
太宰看见,芥川的脸上没有恐惧。
这孩子在想什么呢?
太宰其实想看看芥川因为恐惧而扭曲变形的脸,并从中获得不正当的愉悦。
这个时候,芥川低下头,攥紧了拳头,鼓起勇气组织了好一会儿的语言。
"请……让我加入港口黑手党……"
太宰愣住了。
芥川其实紧张得发抖。
他没有听见太宰的回应,于是用几乎要哭出来的腔调再说了一次:
"请让我加入港口黑手党……我……不想看见太宰先生……被任何人欺负……"
太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龙之介,你真以为我这么容易被欺负啊,我可是黑手党干部……"他说完吧绷带扯下来,芥川看见,太宰的脸上,什么伤都没有。
"这是我为了骗那个矮子特意弄的,龙之介你真是意外地可爱!"太宰说完还拍了拍芥川的头。
芥川现在满心满腹的委屈,眼泪要从眼眶里面决堤而出了。
太宰却在这个时候露出了芥川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的表情。
太宰轻轻搂住芥川,这样一摇晃,就把芥川的眼泪晃了下来,滴在太宰的白衬衫上面,一点一点,扩散开来。
"谢谢。"太宰轻抚芥川的背,营养不良的清瘦的他的脊背的触感,印刻在了太宰的脑海中。
但是芥川还是止不住泪水。
"我答应你。"
太宰紧紧抱着芥川,直到芥川的啜泣渐渐停止。
"龙之介……"太宰用双手搭上芥川的肩膀,严肃地看着他"黑手党的生存法则之一,我们是没有眼泪的。"
"是!"龙之介立马正襟危坐,眼睛还是红红的。
"学得真快。"太宰满意一笑"你会成为优秀的黑手党的……"
"是!"
芥川学着从太宰家没怎么用过的电视里面放的节目里面武士的腔调。
"又不是大河剧……"太宰第一次这么早回家,也是第一次觉得芥川这么可爱。
太宰把芥川哄睡着之后,脱下衣服去洗澡。
当他把衬衫脱掉之后,露出了匀称的身体,和蜿蜒爬行在那上面的无数深深浅浅的伤痕。
「你知道吗?龙之介,那边的世界,不适合你……」
太宰已经想好怎么让芥川龙之介自己食言了。
然而,事情总是只有在想象里面才是美好的。
太宰答应芥川十六岁的时候就拉他入伙,然而这很有可能是个幌子。
现在芥川十四岁,是一名优秀的国中生。除了监护人一栏写的是太宰治这个黑手党干部的名字。
依然,他回家后把太宰留在餐桌上的一片狼藉打扫了,做完了一天的功课,看了看电视上的节目,觉得无趣就睡了。
然而在十二点的时候,他被一阵声音吵醒。
是太宰回来了吗?
不,太宰是不会这样吵醒自己的。四年来没有一次。
出去看看。
芥川披上黑色的学校制服,轻轻到了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
一群人手里面拿着枪,还有一个人在撬锁。
芥川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这里是十二楼,没法子跳下去。
只有藏在哪里,然后给太宰求救。
在太宰这个小小的单身公寓,芥川实在是找不到藏身的地方。
怎么办?他马上给太宰打了个电话。
刚刚接通,太宰还没有疑惑芥川现在为什么还没睡,打电话来。
"太宰先……"
还没来得及说完,芥川的手机就被装了消音器的枪发射的子弹打飞。
太宰的手机传来嘟嘟声。
"所以,现在已经问道对方的头目和所在地点了,尾崎大姐,你们的拷问小分队能有用点吗?"太宰看着被自己拷问得几乎精神失常的俘虏,说到。
"今天就到这儿了。"太宰没有理会尾崎对于自己被称为大姐的不满,径自走开。
"开车,马上。"太宰坐上车,马上这样吩咐司机。然后他后悔自己没有在自己的房子附近部署守卫。
早就应该这样做了,要是龙之介……
司机在黄灯亮起来的时候开始减速。
太宰掏出手枪:
"谁叫你停的。"
笑着问道。
司机吓得不轻,马上一脚油门,闯过马路 。
太宰知道这群人不会对芥川做什么,因为这些人大概是把芥川当做自己的儿子之类的,想要他作为人质。
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样想吧。
哪有八岁生小孩的啊!
太宰知道自己回去很可能看见的就是一张纸条,不太礼貌地写着,你的儿子被我们绑架了云云。
他让人在楼下侯着,自己和以前一样轻轻回家。
门是关着的。
他掏出钥匙开门。
芥川不在客厅。
在客厅的是一群穿着黑西装的尸体。
面部表情扭曲。
血溅得到处都是。
地下还散落着枪支的零件,枪体被切断,断面整齐。
太宰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打开了灯。这才看见了芥川披着校服的外套。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校服外套现在化作了奇怪的形状,像是无视锋利的刀刃。
脸上有血。
太宰给楼下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上来收拾现场。
他走过去抱着芥川。
「人间失格」让芥川的异能得到抑制。
“太宰先生……”
“嗯……”太宰依然温柔地抱着他,温柔地回答。
“我……杀人了……”
“龙之介……”太宰抚摸着他的脸,说到“做的很好。”
芥川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港口黑手党规则之三,收到的攻击,加倍奉还。”
他给芥川拿出干净的衣服,把他拉他进了浴室,打开热水,把浴缸放满。
外面的人看见这幅景致,安静地开始收拾,还叫了帮手。
太宰关上门,在浴室里面给芥川洗澡,就像任何一个父亲会给儿子洗澡一样。
芥川的身体进入热水的时候,红色的血渐渐渲染开。
「对不起,龙之介」
「我该……」
「让你就那样死在贫民窟的……」
太宰如是想到。
这一夜,芥川因为太累,睡得很好,而太宰则是连夜查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和目的。
因而,这些人在天亮之前,就被罐装进了水泥桶,沉入横滨的海湾。
天亮之后,太宰还不能入眠,他收到了森鸥外的召见。
在直达顶楼观光电梯里,他一个人,闭上眼睛养神。
下了电梯,他大摇大摆走进了森鸥外的办公室。
今天爱丽丝不在,所以没有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首领。"虽然太宰平时是个随心随性的人,但是到了森鸥外面前,也自觉拿出了礼节。
"啊,太宰,你来啦!快坐,这里刚刚泡好了红茶。"
"不用了,首领找我不是喝红茶的吧。"
"太宰你真是无趣呢,虽然我确实没有准备请你喝茶。"
"说吧。什么事?"
"你养的那个小孩……听说和你一样是异能者。"
"……”太宰知道很少有事情能够瞒过森鸥外的。
“我对那孩子很感兴趣呢。据说有漂亮的能力。”
“诚如首领所言。”
“太宰……我要求你”森鸥外坐在了椅子上。“把那孩子,培养成我们的干部。”
太宰早已预料到森鸥外会这样要求。
"得令~"太宰一副俏皮的样子。
“没事我就先走了 ,我可是一宿没睡呢。哦,今天我可以不上班吧!”
“英才太宰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森鸥外目送他离开。
「对不起,龙之介。」
港口黑手党的文职人员,给芥川办理了退学手续,以及黑手党的入职手续。
这时候,芥川还在梦中。
在梦中,昨天献血淋淋的房间恢复了原样。
在梦中,他如愿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一员。
在梦中,他看见了太宰,太宰的表情是悲伤的。
到了下午,芥川终于醒来了,这时候,斜阳照耀着整个房间,就如以往。
这个时候,太宰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给芥川买的衣服。
"恭喜你,加入港口黑手党。"
然而太宰治在恭喜的时候,全然没有笑。
"今天晚上开始,执行任务。"
芥川有点吃惊,太宰告诉他,因为这是首领的命令,所以一切早已安排好,包括退学,包括入职。
芥川激动地问:
"真的吗?太宰先生?"
“是的。”太宰回答,“所以,你要叫我太宰先生(せんせい,老师),而不是太宰先生(さん桑)。”
"是,太宰老师!"芥川龙之介狂喜。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都称呼变了,他称他为老师,他称他为芥川。
不是以前的太宰先生,不是以前的龙之介。
第一次出任务,芥川很开心,因为,他不想任何人欺负太宰治。
穿上了太宰买给他的风衣,他跟着他下楼,进了黑手党配给太宰的雷克萨斯。
在出门之前,芥川通过房间窗户向外看,一如既往金色的斜阳。太宰拉着他,离开。
斜阳馆是太宰给自己的房子取的名字。
太宰的房间面朝西方,每当下午,斜阳投射在河面上,金光闪烁。
然而,这是芥川,最后一次在斜阳馆里面看见斜阳。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