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斜阳馆

「商」

芥川以为,自己会让太宰感到自豪。

然而事情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出乎芥川的意料的。

车上,芥川没有坐在太宰的旁边,和太宰坐在一起的,是一个叫做中原中也的人。他们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自己所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芥川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另一个世界的太宰,是自己全然不知的。

无论如何想要介入太宰的世界的,只是自己而已。

车在一栋豪华的大楼前面停下 中原没有下车,太宰带着芥川进了直达顶层的观光电梯。

"芥川……"太宰面对他"第一件教你的事情,是港口黑手党三条原则,其一,首领的命令不得违抗,其二,不得叛变,其三,受到的攻击加倍奉还。明白了吗?"

“明白。”芥川懂事地回答。

之后一路无言。

首领的办公室在顶层,是极其安全的所在,芥川是第一次看见那么严密的安保,踩着长绒地摊,踏着无声的脚步,他随着太宰到了这层楼唯一的房间。

门外是身着西装的壮汉,配有冲锋枪,面相极其不和善。芥川躲在太宰背后,胆怯地盯着这属于暗世界的一切。

房间里面响起了奇怪的声音,芥川望着太宰,然而太宰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太宰只是敲了一下门。

“林太郎,有人来了。”

“爱丽丝,这件洋装很好看的,我选了好久的!”

“不要!”

之后是追逐的声响。太宰叹气,干脆直接拧开了华丽的门把手,全然不顾保镖对准他的枪口。芥川看得胆战心惊。

于是两人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大叔手里拿着洋装,追着一个只穿着过于大的白衬衫的小女孩。

“太宰。你来啦!”森鸥外停下追逐。

“嗯。”太宰痞里痞气地回答。

“爱丽丝你就穿一下嘛!”森鸥外甚至有点哀求的语气。

“就一下……”爱丽丝嘟着嘴。

然后她直接不耐烦地在衬衫的外面穿上了这件洋装。

“很好看嘛,爱丽丝!”森欧外拿出手机,追着爱丽丝准备拍照。

“林太郎你个骗子!”爱丽丝说着把手里面的洋娃娃扔向森欧外。

“就一张,一张就好!”森欧外穷追不舍。

“林太郎你个骗子!”爱丽丝一气之下摔门而走。

“啊,又失败了……”

森鸥外叹了一口气才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人。

“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虽然起来不像是,但我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欧外。首先恭喜你成为我们的一员,芥川君,这是小礼物,请收下。”森鸥外说完递给了他一把手枪。

“其次,芥川君,太宰有好好教过你我们港口黑手党的三大原则吧。”

“有。”芥川小心地回答。

“那么……”森鸥外双手撑着下巴,说到“麻烦你对着太宰君的脑袋,开一枪。要准哦,要看到脑浆迸出来哟!太宰这个人,很聪明呢,但是总是拒绝按照我的指示行动,给整个港口黑手党添了很多麻烦。芥川君你可不能像太宰一样哟。”

芥川首先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咦,不动手么?你说过太宰有好好教过你黑手党的三原则的呀?要是他没有好好教你,我可是要问责的。啊,这样也好,到时候让你在场,领会一下我们的拷打方式,这是必修课之一。话说这套拷打方式还是太宰自己研究出来的呢!”森鸥外眯着眼笑着说。

不得违抗首领命令……吗?

芥川矛盾了。

自己一直这么想加入黑手党,不就是为了保护太宰吗?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越了芥川的想象。

芥川其实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他愿意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献出自己的一切。

芥川想了一下这会不会是一个玩笑,入伙的测试之类的。

要是不是,会怎么样呢?

芥川颤抖着举起枪,将枪口对准太宰的眉心。

太宰像是放弃了一样闭上了眼睛。

芥川的眼眶里面不住冒出泪水。

他希望这是一个小测试,测试之后太宰还会像以前一样的,叫自己龙之介,像大哥哥,甚至像父亲一样,保护自己,然后,当自己足够强大之后,有一天也能够像太宰保护自己一样,保护他,

“嘭……”彩带喷了出来。

“恭喜你,芥川君,你有成为合格黑手党的资质呢!”森鸥外兀自鼓起掌来。太宰则是缓缓睁开眼睛,一言不发。

“我很中意你的能力,希望你能成为优秀的成员。”

这时候,芥川的脸上还挂着泪滴。

但是他的内心是及其喜悦的,太宰……并没有被自己杀掉。

“话说太宰,刚刚我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哟。”首领如是说到。

“那是当然……”太宰满脸奸笑“首领的大多数话我都会好好听进去然后努力忘掉的。”

芥川又跟着太宰,进了电梯。

“对不起,太宰先生「さん」”

"叫太宰先生「せんせい」”太宰面无表情看着他,这样教到。

“芥川,老实说,我对你,很失望。”太宰说完,闭上眼睛养神。

芥川低下了头,拼命忍着不要哭出来。

不过芥川安慰自己,只要自己有一天能够足够强大,强大到能保护太宰,强大到能够被太宰承认,现在无论怎样,都是无所谓的。

然而这个想法,是所有悲伤的开始。

以前的晚上对于芥川来说就只是关掉灯之后安静的黑色,奇怪的是他在这黑色之中从来没有感到过恐惧,反而,他在黑暗中有一种莫名的安详。

然而从今天开始,他的夜晚,渐染成了红色。

中原中也一直在车上等着。

“哟!太宰,首领对这小子的评价怎么样啊!”说完一脸奸笑。

“啊, 首领说他不出数日就可以把中原削得更矮。”

“混蛋太宰!”中原中也虽然在嘴巴上这么说,但是在太宰上车之后,他们一直在小声讨论着什么。

全然不顾坐在一边的芥川。

雷克萨斯停在了一个装修简单的门面外面,芥川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芥川,接下来你只需照着我的指示行动就好了。”太宰递给了芥川一把枪。

“是……”芥川接过枪,紧紧跟在太宰背后。

进了这个门面,老板先是礼貌地问候了到来的太宰和中原。

“这位小兄弟是?”

“我的新手下。”太宰回答。

老板打开了一扇门。

这扇门,是两个世界的界线。

随着昏暗的灯光,踏着红色地毯,那一个世界的轮廓在芥川的眼睛里渐渐清晰。

到了走廊的尽头,豁然开朗,地下,是一个大厅,水晶的吊顶,喧哗的人们,双六,二十一点,德州扑克……纸醉金迷。

太宰站在入口,赌场的制高点。

下面有几个人,似乎是注意到了太宰和中原的到来,相互示意。

芥川注意到,太宰对其他的手下说了什么,然后他们退下,留下太宰,中原和芥川在这里。

这个时候,从赌场的各个方向,有几个男的把西装外套脱掉,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防弹衣。以及手枪。

太宰冷笑。

灯光突然熄灭,然而,这几个男性的身上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打上了荧光标记,这时候,在另众人的惊呼声中,淹没了麻醉枪的嗖嗖声。

旋即,灯光被打开,几个人没来得及开枪,就颤抖着倒下。

“抱歉,各位,扫了大家的兴。”太宰在原位,满脸微笑,看着自己的手下把被麻醉的几个人抬出赌场。

“请大家继续,这里的垃圾已经被清扫干净了。”说完,他转身离开,

在把这几个人绑起来之前,太宰蹲下来,搜了一下他们的身,不过没有发现有效的信息。正在这个时候,本来以为已经昏倒的某个人,猛地起身,把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刺向了现在背对着他的太宰。

芥川看着,在来得及反应之前,他的风衣像上一次,化作无数锋利爪牙,刺向那个装作昏倒的人。

太宰觉得背上似乎是被什么打湿了。

转过头来看,芥川的脸上,一点一点,全是血。

黑色的风衣,还像是狂乱的野兽,嘶吼着,划动着自己的爪牙。

太宰的表情,冷得和北海道的流冰一样。

“古美门,鲇川,留下来收拾一下。”

太宰说完了,带着其他的人回到了黑手党的本部。

昏迷的人被龟甲缚,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黑手党的地牢。

芥川没有被允许进入拷问室。

但是即使是隔着很厚的门,守在外面的芥川也听见了不绝于耳的惨叫。

拷问室里面是发出惨叫的俘虏和让俘虏发出惨叫的太宰。

是芥川曾经所不知道的世界。

一个小时后,拷问似乎是结束了,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敲了一下快要睡着的芥川的肩膀:

“太宰先生叫你进去。”

芥川龙之介好高兴,好高兴。

“芥川……”太宰治坐在一把椅子上面,墙上的铁链锁缚着的是几乎精神失常的俘虏,“这几个人供出的情报被确认可靠,现在呢,他们也没有什么用了,用你的能力,杀了他们试试。”

太宰的语气就像是在说:“龙之介,我们今天晚上去吃寿喜烧吧。”

但是为了在太宰面前证明自己,芥川龙之介觉得即使杀人也无所谓。

于是他像是昨天晚上一样,试着将自己的风衣化作锋利的刀刃。

“怪物啊!”被严刑拷打过的人扯着嘶哑的嗓子,无力的吼叫道。

然而在他们的身体对于眼前的恐惧做出任何的反应之前,芥川的能力以及将他们撕成了碎片。

“精彩……”太宰治看着芥川做的一切,面无表情鼓掌示意。

“给你的能力取个名字把。”太宰在芥川羞赧地低下头之后,这样说道。

“罗生门……”芥川换换抬起头来回答太宰的问题。

“通向地狱的门吗?不错的名字呢。”太宰笑着,但是不是以前的那种笑容了,是那种,类似北海道浮冰的阴冷。

“很适合你那……渣一样的能力。”太宰边说边走到拷问室的门口,锁上了门。没有让芥川从惊讶中恢复过来,他又命令道:

“攻击我。”

芥川有点不忍心下手,因为对方是太宰治。

于是在芥川没来得及下手的时间的缝隙里面,太宰已经冲到了芥川的面前,一把拎起芥川的领口。

下一刻,芥川感受到了风在自己的耳边呼啸,然后自己的背,和结实的墙壁发生了冲击。

    芥川突然认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变了。

知道回去之前,芥川一直试着在攻击太宰,罗生门一次一次发动,一次一次被人间失格打败,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伤痕。

[没关系的,只要能够变强,能够被他承认……]芥川一次次逼着自己到了极限。

直到最后他实在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已经不行了吗?”太宰问他。

芥川好想回答:“我还行的。”

但是这时候的他发现自己经连回答太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真是不中用呢……”太宰苦笑。

然后打开了门,吩咐其他人来这里收拾残局。

芥川不太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了,他昏昏沉沉睡着了,在完全沉入梦乡之前,他感觉拖着自己的是熟悉的绑着绷带的手。

在昏昏沉沉的梦里面,他觉得好温暖,一双手,像是昨天一样,把自己身上的血,泪,和汗水尽数洗干净了。

他还记得,在全身感受到浴缸里面的水的温暖之前,有几滴同样温暖的液体碰上了自己的鼻尖,眼睑,和嘴唇。

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昏昏沉沉,昏昏沉沉,睡到了早上。

第二天早上,他是在太宰的房间里面醒来的。

太宰坐在寝室书桌前的椅子上面,翻看着芥川国中的课本。

“醒了吗?”太宰问道。

“嗯。”芥川想要马上起身,因为一直以来,早餐都是自己做的太宰只负责在睡足懒觉之后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然后在餐桌上面留下一堆狼藉。

然而现在的芥川却因为身体的疼痛只能用手肘撑着勉强慢慢起床。

“对不起,太宰先生……”

“叫老师……”

芥川的心中生出无数的酸楚,但是他依旧是装出了一个笑容。

“是。”

“今天你暂时不用训练。”太宰又说道。

“为什么?”芥川虽然觉得训练辛苦,但是如果是为了太宰,即使真正要他步入罗生门,他一定二话不说马上进去。

“你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是重体力活,但是今天下午之前必须做完。”

“是!”芥川不知道这是什么任务,但是他还是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今天开始,你搬出去自己住。”太宰简单地说道,“黑手党的正式成员都会有自己的独立公寓。”

“但是……”

“会有一个人来帮你,公寓已经安排好了,和我的公寓布局相差不大,你应该会马上适应,就在这栋楼,只是在不同的楼层罢了。”

“太宰先生……”

“嗯?”

“我……”

“没有意见就这样了。”

芥川愣在那里,半晌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个,我拿走了。”太宰的话打断了芥川的出神。

芥川看这儿太宰手里的东西,那是小小的一块金属,太宰公寓的钥匙。

芥川曾经以为,自己会让太宰感到自豪。

但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斜阳馆里面,没有了他。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