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斜阳馆

[角]

芥川的新居,看不见斜阳。

搬完家之后,芥川才发现这一点,这个套房,是在太宰治的楼下5层,但是因为有别的建筑的遮挡,是看不见斜阳的。

因此,芥川生命中的最后一点和白天相关的,随着他在新居的一声轻轻的叹息消失殆尽。

钥匙是崭新的,不像是太宰治收回的钥匙一样已经因为4年的光景变得有点暗甚至是有点脏。

还没来得及感慨,芥川龙之介的手机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芥川想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芥川,下楼,今晚有事。”

这是太宰的声音,芥川有点疑惑为什么太宰没有用平时的那个号码联系自己。

没有多想,芥川马上拿好东西下楼去等太宰治。拿上了太宰昨天给他的那一把枪。

“太宰先……老师。”芥川出了电梯一路小跑赶到了太宰的车前面。

“上车,”太宰坐在车后排中间的位置,面无表情这样指示芥川。  

车辆在见见陷入黑夜的路途上到达了郊区的一处废置建筑。

在路途上,太宰不同的人打了几个电话,这时候,芥川注意到,太宰用的手机,不是不是原来的那一部iPhone,而是一部Sony。

芥川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男人了。

下车之后,太宰治只是轻描淡写告诉芥川,这里是港口黑手党的军火库。

一行人走到了建筑物的一楼,芥川看见地面上整整齐齐排列着5具尸体,全部装在了黑色的尸袋中。

芥川发现,太宰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去有任何的表情变化,让他的表情有波澜的,是军火库锁的打开方式:

完全没有暴力的痕迹。

这一现象简单明了地说明了一个问题:港口黑手党已经有间谍潜入。

这里的负责人战战兢兢回答这太宰的问题,因为是五大干部之一,即使是比太宰年龄大,这个人也做出了毕恭毕敬的样子。

“监控录像呢?”

“还在翻查中。”

“不用让你的人翻查了。”太宰说完让他直接带自己去调查。

显示器上面的,只有雪花。

“果然是这样吗?”太宰对这并没有什么惊讶。

“那么,让我看看你的手枪。”太宰对负责人说道。

“?”对方是一脸的惊讶。

“拿给我。”太宰的表情,变得像冬夜的雪花一样寒冷。

虽然不情愿,但是负责人还是拿出了手枪。

“哟,挺漂亮的一把嘛!”太宰把玩着手中的枪。

“不愧是从军火库里面弄出来的啊!”

太宰一脸嘲讽。

“虽然我们是做非法生意的,但是港口黑手党的规矩是不能碰毒品,因为这样会被异能搜查课抓住把柄,给整个组织带来麻烦呢。”

“您在说什么啊!”负责人一脸无辜的样子。

“简单的来说,你的具有良知的,密切关心组织未来发展的手下,知道你参与毒品贩卖之后,劝你放弃。”

“而你在暴利和同伴之间选择了前者,真是明智啊!”

说完,太宰把枪上膛,将枪口对准负责人。

然而在同时,负责人的手下也把枪口对准了太宰。

“原来你们对于同僚也这么不友好啊!我投降!”太宰把枪扔到地上。

“小子你还嫩了点。”负责人指示在场的所有人将太宰一行包围起来。

[太宰先生……]芥川并没有为自己的安危恐惧,而只是担心太宰会不会出事。

负责人走向太宰:

“最年轻的干部吗?不过如此嘛,你以为自己了不起?”

负责人的手下又递给了他一把枪。

“港口黑手党的事情,你不知道的,远比你想象得多。”

“有道理。”太宰点头。

“长辈的说教到此为止,去死吧,太宰。”

[不能让太宰先生受伤……]

仅仅是这个想法,就让芥川的罗生门发动了。

一瞬间,那些人,和枪支一起,被芥川的罗生门切成了碎片。

甚至连芥川本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太宰安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芥川君,你刚刚做了什么?”太宰对着还在恍惚状态的芥川发问。

“我……裁决了他们。”

太宰就那样盯着他。

“有什么问题吗?”

“原来如此,呀,什么问题都没有。”太宰笔直地看着穿着黑风衣的芥川“所以说,是你打倒了可恶的仓库管理员和他的手下,保护了伙伴,你做的真是太好了。”

太宰说着缓步走向了芥川。

“倘若没有你的能力,便无法一击击败那样的强敌,不愧是我的部下,托你的福,现在他们是受何人指示,武器的下落,全部都没法知道了。”

“对……”

太宰没有等他说完,突然一拳打向芥川的脸。

芥川被打飞,他的头撞向地上的石板之后弹起,发出闷响。

“看来你以为我是想听你谢罪,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太宰边擦拭挥拳的指头关节边说。

“咳……”芥川呻吟,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因此身体摇晃,无法起身。

“你,枪借我。”太宰对穿着黑西装的部下说道。部下虽然感到不解,还是将手枪借给他。

太宰从拿到的手枪弹匣中取出子弹,只将三发装回去,再将弹匣装回枪上。

接着,太宰把枪口对准倒地的芥川。

“我的朋友当中,有一个收养孤儿的,叫做织田作,如果当时把快要饿死的你从贫民窟捡回来的是他,那么,他一定不会放弃你,一定会教你‘这是正确的’,然而,我是一个别‘正确’讨厌的人。这么说的男人啊,会对不成器的手下这么做。”

太宰在说完话的同时,毫不留情扣下扳机。

三声枪响,三道闪光,三个空弹壳滚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汗水从芥川的额头上滑落。

“喔?只要有心想做,就能做得到不是吗?”

子弹惊险地停在芥川的前面。

“教了这么多次,终于学会了用罗生门来防御,真是可喜可贺。”

太宰看着倒地的芥川说到:

“下次再把事情搞砸,我就揍你两拳开五枪,知道吗?”

太宰的声音比冰还冷。

“收拾不成材的手下到此为止,你们去调查这几个人的底细。”太宰撂下这几句话,就沿原路返回。

也许是刚刚的防御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也许是被这个自己所不认识的太宰吓到了,芥川在原地没有动。

“芥川,走了。”太宰连头也没有回,这样说道。

这次,太宰坐在副驾驶座上面,后座就只有芥川一个人,剩下的人被太宰留下搜集情报。

太宰在手机上面和什么人发着短信。

除此之外一路无言。

只是在一家叫做“鲁邦”的酒馆门前,太宰治让司机停下。

“今天就到这里。”太宰治关上车门之前,抛下了这么一句。 

芥川不禁在车中向后看。

太宰和一个穿着砂色风衣的男子有说有笑进入了酒吧。

那是芥川龙之介所不认识的人。

那是太宰口中的织田作吗?

回到公寓,芥川在电梯里面一直想着,太宰和那个人会谈论些什么呢?自己也有一天可以和太宰这样进入酒吧谈笑风生吗?

电梯到达的提示声中断了芥川的思考。

他掏出钥匙,试着开门,却发现钥匙怎么都无法插入锁孔。

他有点恍惚地抬头看。

12-4 太宰

已经不是12-4 太宰 芥川 了。

他转身到电梯里面,按了7楼的键。

到自己的7-4 芥川。

这么多年,芥川第一次晚上失眠。

从这一天开始,芥川再也没有见过以前那个太宰。

每天白天,太宰会对芥川进行斯巴达式的教育。

晚上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出任务,大多时候,事情被太宰和中原做完了,芥川顶多就是打个下手。

“这个点说了多少次了,是你的死角,为什么你一直记不住?”芥川的又一次失败之后,被太宰狠踢了一下。

“对不起……”芥川拼尽全力从地上站起来。

自从开始这样训练,芥川身上的伤就没有好过。然而即使这样努力,他也没有伤过太宰一次。

一半是因为不愿意,一半是因为没能力。

“今天就到这儿。”太宰显然是失望了。

于是芥川趔趄着和太宰往回走。

然而,在那辆车里面,已经坐了一个女人。她见到太宰,激动地打着招呼。

“治!”

这是自己从来没有用过的称谓。

芥川识相地坐在了副驾驶座,把后面的位置留给了两人。   

芥川的心里面生出了一种酸楚。

原来太宰先生一直有女朋友啊!从来没有带回家,是因为我吗?

电梯到达了七楼,芥川礼貌地道别。

而太宰在和那个女人谈笑。

一厢情愿去打搅了太宰先生的生活的,只是我吗?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然而有些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比如那部iPhone是专门加密,为了防止芥川被任何人追踪才用的;

比如太宰在酒吧里面,在那个女人面前,骄傲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比如太宰其实还有另外一套独栋别墅,但是为了芥川读书方便,住进了单身公寓。

而且他将永远无法知道这些事情。

不过他能知道的,是太宰重新开始了以前的一个习惯:自杀。

芥川第一次见识太宰的自杀,确认黑手党原情报员坂口安吾的身份是异能搜查科职员的时候,太宰说他要去喝酒。

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太宰酒量很好,这是在整个黑手党里面都赫赫有名的,反之,芥川是在一次为了逞能一把抢走太宰手中的深水炸弹一饮而尽之后被太宰扔在了组织医院的经历中知道自己不适合喝酒。

太宰一般会喝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然后第二天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去工作。

然而这一次,太宰治早上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到门口上车,虽然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芥川的心中就是生出了异样感。

他好想马上到太宰的房间里面去看看他是否安好。

然而他已经没有斜阳馆的钥匙了。

于是这一天,黑手党最大的任务就是找到干部太宰治。

芥川试着到太宰常去喝酒的酒吧里面去找他,

然而无果;

芥川试着在他从来没有用过的办公室里面去找他,

然而无果;

芥川甚至试着到审讯室里面去找他,

然而无果。

找到太宰的,是中原中也。

中原告诉芥川,太宰只是又去自杀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芥川在太宰的病床旁边看着他。

似乎是熟睡的脸,那么安详,就像刚刚遇见他的时候一样。他很想强大到能够保护这个人,好像能够被这个人承认,好想和他,像朋友一样,笑着交谈。

太宰睁开了眼睛,然而芥川已经睡着了。大概是为了找到入水的太宰治,奔波了一天,太过疲劳了。

而且他的 眼角还有没有擦干净的泪痕。

太宰起身的声音弄醒了芥川。

“太宰老师……”现在芥川已经完全改过口来了,即使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也绝对不会喊错。

“我说,芥川。”太宰转过头来,用既不是温柔也不是阴翳的眼神看着他,就像,就像是他看着织田作那种感觉。

“嗯?”芥川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

太宰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微笑

“脱离黑手党?”

芥川被太宰的话吓得不知所措。

“开玩笑的!”太宰露出痞笑。

“话说回来,”太宰隔了好久才又说了一句“你能给我买一份丸子吗?现在特别想吃。”

对于太宰的要求,芥川没有任何的拖延,马上小跑着出去买去了。

“要是,我离开了,你会怎么样呢?你能在黑暗的世界独活吗?”

太宰这样问着。

“太宰老师,这里……”过了没多大会儿,芥川两只手中都提着丸子。

“刚刚忘了问太宰老师喜欢什么味道的,所以全部都买了两份。”芥川低下头,说道。

太宰看着他好一会儿。

然后伸出手,摸了他的头。

“谢谢。”太宰把他搂过来,用下巴蹭着他的头。

“太宰老师……”芥川过了一会儿说道“丸子要凉了……”

这下,太宰才放手,然后接过芥川手里面的两个袋子,开始吃起来。

“味道不错嘛……”太宰嚼着丸子,评价道。

芥川羞赧地地下了头。

“你要吃吗?”太宰问。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芥川摇头。

“诶,真扫兴,难得吃到这么好吃的丸子。”太宰满脸的遗憾。

[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稍稍感觉到半点温暖的芥川这么想到。

因为这是何等久违的幸福!

出乎芥川意料的是,太宰真的把所有的丸子全部吃完了。

“我说,芥川。”太宰在用湿巾擦过嘴之后问道“今天晚上要不要去散步?”

芥川愣了一下,即使是在以前,太宰也从来没有过这种要求。

“嗯。”只要是太宰的要求,芥川是无论如何不会拒绝的。

“樱花,最近开得很美。”太宰这样解释道。

今天晚上他们没有称作组织的车,而是座电车到了郊区。

“哇,电车耶!”太宰坐上电车的时候像是小孩子一样兴奋。芥川龙之介则是坐惯了电车上学放学的人,对于太宰的惊讶反而表示不太适从。

在终点站下车,芥川龙之介发现这里的景致是如此美丽,在夕阳下,粉红的樱花翩跹起舞。

两人沿着樱花林间一车道宽的无人的小径行走着。

“芥川,知道为什么樱花这么美丽吗?”

“是因为树下埋葬了死尸吗?”

“对。”太宰肯定道,“而且,据说,樱花是会吸人精气的。”

“真的吗?”芥川问道。

“骗你的啦!”太宰笑着。

芥川笑了,和太宰一起。

小路的尽头是一栋别墅。

真是豪华呢!芥川感叹。

然而太宰没有停下脚步,走到了别墅的门前。

“太宰老师,私闯民宅是犯法的!”芥川想走过去制止太宰。

然而太宰用他携带的一把钥匙打开了外面的门。

“太宰老师,这栋别墅……”

“是我的。”太宰的语气,就像是在告知太阳是从东边升起一样平淡。

芥川四处打量着,进入了偌大的别墅。

别墅富丽堂皇,但是却空无一人。

他跟着太宰进入了一个房间,太宰拉开了窗帘,但是却并没有见到夕阳,因为这间屋是朝北的。

太宰嫌光线昏暗,于是打开了灯。

芥川是第一次进这么豪华的房间,他的注意力被长绒地毯,水晶吊灯,橡木桌椅吸引了,因而,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重心,视线剧烈地旋转,然后自己的背,陷入了软软的Kingsize的大床。

太宰的两只手撑在他耳边。

芥川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第一次这么剧烈地跳动,甚至颈动脉也跟着跳了起来。

太宰的眼睛里面,不是温柔,也不是冷漠,这样的眼神,是什么呢?

芥川思考着。

在思考的时候,太宰低下头,吻上了芥川的唇。

“我喜欢你。”

啊,那就是喜欢吧!

芥川的新居,看不见斜阳,

搬完家之后,芥川才发现这一点;

太宰的别墅里面的房间,也看不见斜阳,

在被太宰告白之后,芥川才发现这一点。

*1 《太宰治的黑帮时代》原文

明天準備好健胃消食片,有(´・ω・`)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