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斜阳馆

[羽]

芥川醒来的时候太宰已经不在了。

连太宰睡过的那一半被窝都已经冰凉。

芥川回过神来,觉得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通知,才急急忙忙连自己都没有通知就走了。

他试着给太宰打了一个电话,然而并没有人接听,这是常事,芥川知道太宰要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比如是和织田作他们去喝酒的时候,是不会接电话的。

于是芥川像是以前太宰翘班的时候一样,直接联系上中原中也领任务。

“中原先生……”芥川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不失礼貌。

“芥川……你先什么也别说,现在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惊讶,虽然我这样说可能没有什么用。”

“无妨……”芥川觉得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超出自己的预料的。

“太宰他……失踪了。”

芥川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喂,芥川……”

他回过神来才捡起手机。

“织田作死了之后,太宰人就不太对劲。首领在他的手机上装的微型GPS似乎是被他发现之后拆除了,留在了他在组织的办公室,芥川,你要做好太宰已经叛变的心理准备。”

“……”

“还有,首领说,要是太宰真的叛变了,就由你来接替他的位置。”

“为……”

“因为太宰对我说过,芥川是他最得意的手下,没有之一。”

芥川挂断了手机。

接下来两周的时间内,整个港口黑手党都在找太宰,其中包括芥川,他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还在那间别墅蹲守了两天。

然而依旧没有太宰的消息。

于是终于,芥川被森鸥外叫到了办公室。

芥川不再像是以前一样看着森鸥外门外的壮汉而感到害怕,他看了看对准他的枪口,敲了一下门,然后拧开了把手。

“首领。”芥川礼貌地鞠躬。

“好久不见啊,芥川。”在巨大的橡木办公桌的对面的,是满脸和善微笑的鸥外,“知道今天我为何叫你来吗?”

“是为了任命我的事情吗?”芥川试探着问道。

“是的。”鸥外说着打开了抽屉,递给他任命状——

兹有芥川龙之介,因表现出众,能力优秀,在目前的任务执行中均以简练干净的手段,冷静的判断,完美地解决了问题,经五大干部讨论,一致任命芥川龙之介接替前任港口黑手党干部太宰治的职位,即日起生效。

芥川冷笑,自己还从来没有被这样夸奖过呢。

“芥川,知道这些评价我是怎么得出的吗?”

芥川摇头。

“这是太宰以前上交的工作日志里面的,太宰的记录,虽然做的很糟糕,但是关于你的部分可是认认真真记录下来了呢。真是受到老师关爱的学生呢。”

森鸥外站了起来。

“芥川君,因此,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芥川已经知道鸥外要说什么了。

“能不能麻烦你,让太宰永远不能说话呢?”

芥川闭上了眼睛。

“太宰君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到令我有点头疼呢。他知道的组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本昭和百科字典都写不完呢。”

芥川没有回答。

“啊,芥川君,我可是觉得你能力优秀才把这个工作交给你的呢,要是你不愿意,我就只有交给那些老资历的异能搜查小组的人了,我记得那里面和太宰有过节的人不算少呢。”

芥川紧握的双手喂喂颤抖。

“芥川你见识过了吧,太宰研究出来的拷问方法,我可不保证他们不会不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太宰身上。你知道的,虽然我身为首领,但是毕竟有些事情我还是管不着的。”隔着巨大的橡木办公桌,鸥外笑脸盈盈:

“我这样其实就是让你悄悄解决太宰,把事情最小化。”

“而且我猜,死在你手里,太宰他,不会不乐意的。”

芥川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答。

“那大概是你和太宰见面的最后的机会吧。”

鸥外呷了一口红茶。

“既然芥川君不同意,那我也没办……”

“我知道了。”芥川的回答没有任何的感情。

“那就有劳了。”

鸥外一直笑着。

从那一天开始,芥川在执行常规任务之余,疯狂的寻找太宰。

执行任务的他,彻底变成了黑手党的狂犬。

比如,他把敌人用罗生门切成一块一块的碎片;

比如,他已经把太宰治研究出来的拷问方式用到了极致,甚至大有上瘾的趋势;

比如,他就像太宰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一样从来没有承认过樋口一叶的优秀和努力;

比如,像太宰当着其他手下打了自己一拳之后开三枪一样,在樋口有半点闪失的时候就扇她耳光;

比如他拒绝接受任何人的温柔。

他寻找太宰治,疯狂的寻找。

他问了打扫别墅卫生的大妈,大妈说不知道;

他问了鲁邦酒吧的老板,老板说已有很久没有看见太宰了,因而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同时点16瓶烧酒喝完的人了;

他问了守墓人,守墓人说那位先生已经很久没有来给织田作扫墓了。

组织里面有人觉得,太宰已经被鸥外悄悄裁决了。

但是芥川总觉得太宰还活在什么地方,说不定就在这横滨。

有时候,当一个人的等待太久了之后,他会麻木,就像芥川龙之介一样,这一天,他早早执行完任务,打发走樋口一叶,到了平时太宰喝酒的那家叫做鲁邦的酒吧。

他点了太宰平时喝的威士忌,

他像太宰平时一样,摇晃了一下杯子,

他像太宰平时一样,看着冰块慢慢融化,

他像却不像太宰平时一样,醉倒在了那儿。

芥川知道自己醉了,但是他不想醒来。

他知道身为黑手党的干部,不该在外面的酒吧醉成这个样子的。

他醒来的时候,却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是谁送自己回来了。

他想要起身,却感受到了一阵令人作呕的头疼。

“啧……”芥川颤颤巍巍站了起来,今天还有任务。

洗了一把冷水脸,他终于精神了一些。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他确认了好几次这个号码,即使是删掉了又被自己重新存储,存储了又被自己删掉,即使通讯录里面没有号码,自己也可以凭借记忆马上拨打出去的号码:

这是太宰那台苹果的手机的号码。

“龙之介……”

芥川听着听筒对面的声音,啊,确实是太宰呢。

“我给了你一样东西。”

“什么?”芥川尝试稳住自己的声音。

“来斜阳馆。”

说完,太宰挂掉了电话。

    他发现,自己的钥匙扣上面,多了一把钥匙。

芥川觉得有点熟悉。

然后他突然想起了,有几次自己放学忘了带钥匙,给太宰发了短信,太宰几乎是马上丢掉手中的工回来给他开门,然后弹一下他的额头,嘱咐他早点睡觉。

太宰用来打开斜阳馆的就是这把钥匙。

芥川连鞋子都没有穿得太好,冲到了电梯里面,按下了12,这下才好好地系上了鞋带。

电梯门都还没有打开,芥川就冲了出来。

[太宰老师……]

芥川悲伤的发现,无论太宰说了多少次,这个称谓已经改不过来了。

他打开门,轻轻进入这个自己熟悉的房间:

熟悉到当太宰找不到自己领带的时候,芥川会耐心地告诉他一定是落在了衣架的后面;

熟悉到太宰找不到芥末酱的时候,芥川会耐心地告诉他那是在橱柜的第三格里面;

熟悉到自己为了不打搅太宰的睡眠,可以在黑暗中的卧室里面穿梭而不碰到任何东西。

终于又回来了吗?

空气里面积累了淡淡的灰尘的味道,被炉上的烟灰缸里面的烟灰明显是刚刚才抖上去的。

太宰以前从来不在芥川面前抽烟,因为芥川有哮喘,现在也是。

他马上到了阳台上面,现在是下午五点半,但是今天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已经下起了雨,天灰蒙蒙的。

芥川就在这昏暗的光线下,第一次看见抽烟的太宰。

“太宰……”

“不叫我‘修治’了吗?”

太宰看到芥川来了,马上在阳台上的那个烟灰缸掐灭自己的烟。

“你还有脸……”芥川现在万分愤怒,用出罗生门。

“龙之介,”太宰朝着他走进了一步,“今天我是来还你东西的。”

“什么……”

芥川在太宰不在的日子里,芥川像是刺猬一样,全副武装。

但是在太宰面前,什么都只是伪装。

罗生门碰到太宰之后,就变成了柔软的布料,就像是猛兽遇见自己的主人一样,变得温柔。

芥川发现,自己无论在外面是一只多么残忍的野兽,到了太宰面前,就成了一只猫。

他任凭太宰拿过他的手,把一个冰凉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手心。

然后,芥川听见紧关的门外面有了一阵轻轻的骚动。

芥川感受到,太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心口。

然后太宰把什么冰冷坚硬的东西塞到了自己放在他心口的手中。

芥川听见他的耳语:

“龙之介,我猜中原给你说过,我告诉他你是我最得意的手下……”

“这是真的哦。”

芥川全身都在颤抖。

“我说的,我喜欢你,也是真的。”

芥川动弹不得。

“但是啊,龙之介,我呀,一直在找生存下去的理由。”

“织田作说,我将永世孤独……”

芥川想说什么话,但是却感觉有什么卡在了自己喉咙那儿,开不了口。

“但是你,让我怀疑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太宰已经将芥川拥在怀中。

“你让我不再孤独……”

“但是啊,我却让你走上了这样一条路……”

“对不起。龙之介……”

“我爱你。”

芥川感受到了太宰用力扣住自己的手,按下了扳机。

太宰顺着墙滑下。

脸上是安详的。

这个时候,黑手党的异能突击小队破门而入。

他们看见的是手握手枪的芥川以及已经倒地的太宰。

森鸥外进门看见这一幕。

“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嘛,芥川君。”

芥川没有回答。

鸥外依然是微笑着:

“据说太宰已经将我们的机密泄露给了异能特务课了,不过被我们潜伏在那儿的成员拦截了。”

“太宰聪明到令人烦恼呢……”森鸥外无奈地叹气。

“话说,芥川君,太宰是不是说有一部不怎么用的手机?”

“是的。”

芥川回答。

“可以给我吗?”鸥外说道。

“手机真是好东西啊!”鸥外感叹道,他自己端详属于太宰的那一部还崭新的iPhone5。把玩之后,他把手机交给了技术人员。

“我们走吧。”

森鸥外下命令。

芥川留在那儿,没有动身。

“你不走吗?芥川君?”

芥川摇摇头:“昨晚喝多了。”

鸥外噗嗤笑了出来。

“芥川君,我们有机会一定要一起喝一杯啊!”

说完,他们离开了房间,和太宰一起。

芥川躺在了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的床上,他把头埋进枕头,遗憾的是,既没有他的味道,也没有太宰的味道。

但是这个房间,莫名让人安心,芥川在这张床上居然又睡着了。

芥川醒来的时候太宰已经不在了。

而太宰的身体早已冰凉。

不过太宰还给自己的钥匙,因为一直揣在口袋里,还是温暖的。

 

 

 

 

 

 

 

 

 

 

 

 

 

 

 

 

 

 

 

 

 

 

 

 

 

 

 

 

 

 

[尾声]

1.

芥川看见自己的手机才想起自己是怎么醒来的,他有一条未读短信。

是未标记号码,他一遍又一遍确认这个号码,是太宰的手机发来的。

他一瞬间以为太宰还活着。

“今天把中原一起叫来在斜阳馆我的房间喝一杯吧,龙之介的话一定知道酒放在哪儿。不过不用担心,我知道你酒量不好,买了汽水。你们会喝得很开心吧?龙之介不要喝汽水都醉了哟,我现在应该已经被放进焚尸炉了,可没办法再来把你抱上床了~”

芥川没有忍住眼泪,但是他还是给中原打了个电话。

两人没有开灯,在太宰,曾经也是芥川的房间对饮。

“我说……”

中原是组织里面少有的,知道芥川和太宰关系的人。

“嗯?”芥川喝了一口汽水,问他什么事情。

“那家伙叫我们到这儿来喝闷酒干什么啊?”

芥川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

2.

在黑手党的技术中心,有人想要直接把手机外壳打开读取存储器的内容,但是X光扫描显示,太宰的iPhone已经被改装过了,如果强行打开外壳,安装在里面的保护系统将会用瞬间强电流从烧坏整部手机。于是他们只好乖乖试着解开密码。

但是太宰的手机用的不知道是什么加密系统,他们尝试了无数遍都没有打开,眼睁睁看着这部手机一条一条发着定时短信。

3.

森鸥外把安插在异能情报科的人送回来的太宰用来告密的U盘插在电脑上面。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视频——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大叔手里拿着洋装,追着一个只穿着过于大的白衬衫的小女孩。

“太宰。你来啦!”森鸥外停下追逐。

“嗯。”太宰痞里痞气地回答。

“爱丽丝你就穿一下嘛!”森鸥外甚至有点哀求的语气。

“就一下……”爱丽丝嘟着嘴。

然后她直接不耐烦地在衬衫的外面穿上了这件洋装。

“很好看嘛,爱丽丝!”森欧外拿出手机,追着爱丽丝准备拍照。

“林太郎你个骗子!”爱丽丝说着把手里面的洋娃娃扔向森欧外。

“就一张,一张就好!”森欧外穷追不舍。

“林太郎你个骗子!”爱丽丝一气之下摔门而走。

全部都是太宰的视角。

 鸥外第一次露出被骗之后愤怒的表情。

4.

晚上九点五十九分,太宰的那个号码,又发来了一条短信;

“很漂亮吧!龙之介。”

芥川先是不知道太宰说的是什么。

然而,在他的视线刚刚离开手机屏幕的时候,一阵橘黄的亮光差点灼伤了他和中原的眼睛。

有一瞬间,这个房间里面被温柔的黄色光芒照亮,一如多年前的斜阳。

一秒钟之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然后是热浪。

爆炸的,是黑手党的本部大楼。

5.

 “坂口调查员,你这次获得的情报十分重要。”异能情报科的种田这样说道。他的桌子上,是太宰交给坂口的移动硬盘。

 “我觉得这些情报足够捣毁整个港口黑手党。”坂口安吾说道。

 “我们会采取行动的。”

6.

     嗣后,异能搜查科,全国范围内发出了针对港口黑手党的通缉令;

     成千个名字里面,没有一个芥川龙之介。

 

评论(1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