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小满]

芥川其实料到自己会在黑手党的房间里面醒来,而且是被绑着醒来,这点得到了验证。

但是芥川没有料到自己会和太宰一起在黑手党的地下医院里面醒来,而且两个人都被绑着。

“我说太宰,你他妈是在逗我吧?没事去找已经有家室的人一起自杀。”一个戴着帽子的个子比较矮小的男性对太宰治说教着。

“不是自杀,是殉情。”

“这有区别吗?啊?而且你还捡了这么个小鬼回来,嫌自己事情还不够多是吧?”

“我说中原,你可以把手铐解开吗?”太宰贱兮兮地问道。

“想得美,等你反省到不会再随随便便就跑去自杀的时候首领会同意给你解开的。”

“亲爱的中原~求求你了好不好?”太宰在本来就窄得不行的病床上面滚来滚去,像是蜡笔小新一样。

“你这种人就应该被关进精神病院,免得在外面危害社会。”

中原学着太宰一样毒舌。

“切!我最近听说了一个可以长高的秘方,鉴于中原似乎完全没有友好的态度我就不告诉你了。”

“要球你管!”

说完中原愤怒地摔门而走,走的时候,他的眼神和芥川有那么一秒钟的交汇。

于是现在的状况就是芥川和太宰一起被绑在病床上,锁在房间里。

太宰似乎完全没有介意芥川是因为被自己海打了一顿才全身负伤住进了这里,笑着问他:

“芥川君你想出去吗?”

芥川自然是别过头去,不予理会。

太宰看他没有什么反应,就自己一个人在病床上鼓捣着什么,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他躺在床上问芥川:

“想跟我一起出去吗?”

芥川还记得这个男人是怎么逼着自己说出掉骨气的话的,狠狠地盯着太宰。

“不要吗?那我就自己走了。”太宰说完翻身以来,拍了拍衣服,笑脸盈盈输入密码打开门,最后在打开门之前,对芥川说了一句:

“拜拜!”

“等等!”芥川看着太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黑手党施加在他的身上束缚给解除了。而且这个男人在自己醒来之前已经自杀了一次而且被人救起来了,这是何等的行动力啊!

“哦?芥川君有什么事情吗?”太宰转过头来眯着眼笑着问道。

“我……想要出去。”恢复了体力的芥川终于清晰地吐出了话语。

“我拒绝哟。”太宰已经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为什么?”芥川问道.

“因为我刚刚问过芥川君想不想出去,你不是说不想出去的吗?”太宰俨然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我……”

“只是为了在我面前逞能是吧?”太宰突然又关上门,往回走,面无表情看着芥川。

“……”芥川别过脸,没有正视太宰的眼神。

“你讨要我没关系,但是要是让我讨厌你就很有关系了。”太宰坐在他的床上,“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没有办法用你的异能吗?”

芥川也想过这么一个问题,他发现自己使用异能从来都是一个随机事件,并不是只要想用就可以用。

“一是你的能你简直就是渣,二是我能力叫做‘人间失格’,碰巧是让别人的异能暂时失效的能力。”

太宰突然又站了起来。

“像你这种人,没有本事只有骨气,无一例外都会死的很难看。”太宰补充道,“还真是想看看你是以怎样的一副惨状死掉的呢。”

太宰的话每一句都是对芥川的侮辱,但是每一句都是不争的事实。

以至于芥川想要反驳却徒叹无能。

“你要怎样?”芥川低下头。

“我要怎么样?”太宰装作疑惑的样子。

“你要怎样,才可以带我出去,让我变强?”芥川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用坚定但不是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太宰。

“不错的理由嘛!想要变强是吗?”太宰饶有兴致看着他,“但是你有什么充分的理由让我帮你变强呢?你可是在上周每天都计划着怎么杀死我的人。”

太宰说完,把芥川手上的输液用的软管荡来荡去。

芥川发现,自己现在什么理由都没有,除了一味地想活着。

“我……不已经是你的手下了吗?”芥川突然想起在昏迷过去之前,这个人好像是要拉自己入伙。

“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太宰拖着下巴,做出在思考的样子。

“那你……”芥川有点语塞。

“哦?为了变强在一个自己讨厌得不能再讨厌的人手下生活,芥川君你真是伟大。”太宰感叹道,还兀自鼓起掌来。

“……”芥川被绑起来的手因为紧紧攥住而充血发红。

“我可以答应你。”

芥川看着他,有点惊讶。

“只要你求我。”太宰阴冷地笑着。

芥川还从来没有在贫民窟里面,求过任何人,在那里,达尔文的法则得到了完美的诠释,无论怎样的恳求都不会有回应的。

他惊讶于这个男人的无耻,但是通过自己以前组织的资料,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有多么强大。

“o……”芥川这辈子,第一次这样,完全放弃了所谓的自尊,但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强者因其强大,可以将弱者的尊严踩在脚下,并凭借自己的兴趣去碾压。

“啊,和你谈论了这么久,午间剧都要完了呢。”太宰似乎是想起什么事情没有做,马上转身。

芥川一看,虽然不情愿,但是终于是开了口。

“求你……让我变强。”

太宰听见了这句话,又一次转过身来。

他听得很清楚。

“哦?”太宰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连最后的尊严都不要了,真是可敬。”说完,他三下午除二,从自己那边的床头柜抽屉拿出了钥匙。

咔嚓,芥川重获自由。

太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物,是黑色的风衣和白色的欧式荷花领衬衫。

芥川在太宰面前穿上这一件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合身的衣服,直愣愣盯着他。

“芥川君,因为你,我错过了午间剧,作为补偿你今天晚上回去帮我收拾家务。”

芥川惊讶于太宰的无耻以及无赖。但是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今天既然翘班,那就和你玩玩吧。”

太宰看着大伤甫愈的芥川,这样说道。

刚刚的那句话对于太宰来说却是是真的,他不过就是玩玩,但是对于芥川来说,那是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

太宰把他带到了黑手党的异能训练中心,这里是黑手党里面拥有异能的人进行训练的地方,位置在地牢的下面的下面。

“芥川君,试着杀了我?”太宰对芥川竖起中指,这个姿势,无论在哪里都是通用的,就算是没有怎么正经接触过社会的芥川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却发现,无论现在自己如何努力,自己都没有办法发动自己的异能。

“既然你不想杀了我那我就来试试能不能杀了你。”太宰把关节压得啪啪作响,然后轻步走向慌乱中的芥川。

芥川收到的训练基本上是耐力和瞄准的,在体术上面却是没有在Axis学到什么,他关于打架的经验全是从无数次在贫民窟的肉搏中积累起来的。

但是显然这点技术是无法对付太宰的,虽然太宰的体术在黑手党里面算是数一数二的……糟糕,但是和芥川相比,太宰还是甩了他几条街。

太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先是用左手掐住他的喉咙,把芥川整个人按在墙上。

“要是你不来杀我的话,你就会被杀掉哟。”太宰给出了这样的意见。

芥川勉强从强烈的撞击中反应过来,就看见了太宰似笑非笑阴冷的脸,这张脸却没有他说的话一样有杀气,准确的说,是没有生气。

说完了之后,他放下了手,芥川顺着墙滑落到地上,在滑落的时候,墙上留下了一条血路。

“好了,芥川君,你要发挥不折不挠的精神哟!来,再一次试着杀了我?”

太宰退开。

   这个时候芥川突然感受到了自己的黑色外套在蠢蠢欲动。

  [就是现在!]芥川知道现在机不可失,马上让自己的外套变成了千万把利刃,纷纷刺向太宰。

  太宰双手放在砂色的大衣包里面,完全没有面临巨大危机的恐慌。

  其实太宰的淡然是有资本的,黑色的刀刃碰到他,就成为了柔软的布料。

“切……”知道了太宰的异能之后,芥川明白自己现在不能用一般的方法伤到太宰,他想着找到太宰的死角然后毫不留情贯穿这个人。

“不错的攻击,但是我什么事都没有呢!”太宰像个女高中生一样,掀起了自己的大衣衣摆,欢腾地蹦跳了起来。

芥川又一次想要发动异能,但是无论他怎样,这一次这头狂兽却没有理会他的呼唤。

“怎么了?做不到吗?”太宰嘟着嘴。

芥川向来少话,在太宰这种人面前更是少话。

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打败自己面前这个男人。

无奈现在暂时没有办法发动异能的芥川只有再一次被太宰一拳打倒在地,而且这一次,太宰还用自己的脚踹了一下芥川,问了句:

“喂?还活着吗?”

芥川的心里,不知为何没有什么愤怒,但是他却无端很不甘心。

他试着站起来,而且他成功了。

他抹去嘴角的血,想要试试能不能发动异能。

幸运的是他又成功了。

不幸的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触碰到太宰丝毫。

“连异能都没办法随心所欲发动吗?”太宰咧着嘴嘲笑道,“也难怪被当成弃子。”

芥川一次次接受着太宰语言和身体上面的攻击,却无力反击。

“你知道吗?芥川。”太宰走过去,看着蹲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的芥川说道,“你的异能只是寄居在你身体上面的野兽罢了,这匹野兽每次都在你将死的时候出现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消失。”

“什么?”芥川用手捂着嘴,问道。

“当你真正成为你能力的主人的时候,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发动你的异能。”

“说得简单。”

“确实简单。”太宰点头承认芥川所说。

“所以我想你濒死的时候,那匹野兽应该就会出来了吧。”太宰说完,拿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对着芥川。

[要死了]

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袭上芥川。

“嘭!”枪声在不大的训练室里面回荡。

弹壳滚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哟,不错嘛!”太宰把手枪在掌心转了好几个圈,评价道。

芥川的黑衣服现在化作了锋利的刀刃,在昏暗训练室里,和影子几乎融为了一体。

刚才,明显是切裂了空间,以至于现在芥川累的直喘气。

“既然做的不错,那就再来一次试试?”太宰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芥川的眉心。

芥川觉得这个人简直是疯子,纯粹的疯子。

这一次芥川选择了逃跑,太宰的枪打出的子弹在芥川的脚后跟落地,把瓷砖打碎,不过放眼望去,这个训练室里的瓷砖花色各不相同,新旧各异,很明显是经常更换。

很多次,芥川在贫民窟这样奔逃,有时候逃脱了对方的追捕,有时候失败了,被狠狠地打,因为每次狠狠地被打的痛芥川都铭记在心,于是,无论怎样,芥川都会拼命逃跑。即使逃了之后他也许会因为自己的肺病咳出血。

只要能活下来,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芥川躲到太宰把手枪里面的子弹打完。

“优秀的体力,平时一定经常跑路吧!”太宰不怀好意地揶揄。

芥川并不是一点伤都没有受,他的脚踝被子弹擦破皮,已经红色的液体在地下描绘出了他刚刚逃跑的路径。

“要是我这样呢?”太宰说完,把自己的领带解下来,像是玩双节棍一样晃悠,走到了捂着伤口的芥川面前。 

他把领带绕在芥川的脖子上面,慢慢开始发力,就像缠上人的森蚺一样。

“我想想,要怎么让你随心所欲使用你的异能呢?”太宰做出一副在思考的样子。

“后来我知道了,一次次让你濒死就可以了。”

太宰不停地加重手中的力度,让芥川无法呼吸了。

“我看看这样能不能让你的异能自己蹦出来呢。”

太宰的这句话慢慢在芥川的意识中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渐渐清晰的景象:

芥川发现自己站在地狱门前,面对着三头犬。

三头犬对他怒目而视。

有那么一瞬间芥川以为自己死了,但是窒息的感觉告诉他这顶多是死前的幻觉。

其实自己很不愿意跨过这个门的啊!

即使像是垃圾一样活着。

三头犬开始狂吠,链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眼看就要被挣断。

在这短暂的时间,芥川开始思考这一生的事情,虽说是一生,但是只有短短的16年。

有意识开始自己就在贫民窟和别人争斗,然后加入了贩毒组织,一年之后因为狙击太宰失败导致现在的自己落到这番地步。

正如太宰说的,真是恶心的一生。

但是在这恶心的一生里面,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活下去的事情,即使到了现在他也没找到任何意义。

三头犬的挣断了锁链,向他扑来。

[即使恶心,也要活下去;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要活下去,那就去找好了。]

芥川知道自己抵挡不住三头恶犬,但是他伫立在那儿,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

对方是野兽的话,试着驯服就好了!

于是他拼命向前奔去,想要抢走链子,但是链子太过于沉重,以至于成为了负担,他放下了链子。芥川纵身一跃上了三头犬的背。

没有任何武器的芥川就这样连啃带咬,外加掐的方式,把三头犬的毛拔了一大块下来,三头犬疼的鬼嚎,为了摆脱芥川,在地下一转一转打滚,但是即使是被沉重的三头犬压着,芥川也没有松开自己的嘴巴和手,他更加用力撕扯犬毛,以至于三头犬的背已经被芥川弄秃了一大块,而且有些被扯下毛的地方还流出了恶心的黑色的液体,那大概就是血吧。

死不松口的芥川,终于把三头犬折磨得精疲力竭,趴在地上,任凭成功的芥川把他的头踩在脚下。

而芥川也在这角逐中用尽了力气,颓然倒下。

冥冥之中,芥川又感受到了那来自现实世界的窒息感。

芥川睁开了眼睛,太宰有点惊讶,他以为这个孩子已经昏迷过去了。

“罗生门!”

随着芥川一声令下,他的衣服再一次化成无数的锋利刀刃,切断了太宰手中的领带,但是太宰因为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被锋利的刀刃划伤,流出了鼓鼓鲜血。

“很漂亮的能力,以及名字呢……”太宰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满意地笑着。

芥川对于太宰会在意自己的伤口,已经预料到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他会是这么一副得偿所愿的表情。

直到一年后,他才直到太宰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露出这种表情。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