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夏至]

    太宰叫来了组织的密医替他包扎,全程芥川都用一种“你活该”的眼神盯着太宰,偶尔,他的余光瞥见了太宰受伤的手:

伤口是整齐的切面,满满地分布在太宰的两只手上面,从手腕到指尖,都有不同程度的伤,最深的,芥川看见,几乎切到了骨头。

太宰默默看着自己就像是被扔进绞肉机的双手,被医生消毒,一针一针缝好,上药,缠上纱布,活生生成了木乃伊。

芥川脚踝上的伤则是无人问津。

全过程太宰的表情十分安详,甚至有一点开心。

医生嘱咐太宰不能吃刺激性的东西,伤口不能碰水之后,叫太宰在单子上面签字。

“不是吧……”太宰惊叹道,“现在我的双手是重度残疾啊!黑手党看病疗伤不能用保险就算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无聊的手续啊!”

医生做出惊讶又无奈的表情。

“芥川君,你来帮我签一下。”太宰招呼道。

芥川一瘸一拐走过来。

“喏,在这里写上‘太宰治’,知道了吗?”

芥川一下子愣在那儿。

太宰想了一下,为什么芥川会那么惊讶。

“对吼!”太宰灵光一闪,“你没有上过学的嘛……”

又是正确却又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话。

“啊,没办法没办法,看来这笔医疗费是没办法报销了,医生,我直接付现金。”太宰说完用包扎起来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衣包包示意钱包的位置。

当医生拿到钱包,里面却只有200日元。

“太宰先生,这……”医生尴尬地在太宰面前摊开钱包说道。

“啊,我忘了,昨天晚上自杀之前去鲁宾喝了很多酒,把钱用的差不多了。”说完就用贱兮兮的眼神看着医生,“能先赊账吗?”

“拜托了,到时候一定会还的。”太宰双手合十,恳求道。

“好吧好吧,反正到时候还不是中原帮你付钱……”医生说完无奈地收拾箱子走了。

“啊,于是我们可以愉快地回家了,芥川君。”太宰告诉芥川现在是回家的时间了。

芥川一瘸一拐跟着太宰离开了这里。

太宰住在黑手党的公寓里面,那是在市郊的一栋豪华的居民楼,绿化面积在国土狭窄的日本堪称奢侈。

看着保卫人员手中拿着真枪实弹,芥川惊讶于安保措施之严密,而且连进大门都要指纹验证,结果太宰还是拜托在里面住着的坂口安吾来给他开的门。

电梯是景观电梯,站在里面可以看见河川的景致,夜晚的天空下河里的流水反射着两岸建筑的灯光,而且以不规则的频率浮动着。

坂口用手指按了一下其中一个没有标注任何用途的圆形按钮,于是,在下面又多了一串高楼层的数字按钮。

坂口给太宰按下了42楼。

“谢谢你,安吾,改天请你喝酒。”太宰在下电梯的时候这样说道。

“别给我们添麻烦我就对你千恩万谢了。”安吾一口道出真相。

“什么嘛,真是不给面子。”太宰一脸嫌弃看着坂口。

“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了。”安吾用余光瞥了芥川一眼,然后乘坐电梯回到了自己的楼层。

太宰示意芥川从他的大衣口袋里面拿出钥匙打开门。

进了门之后,太宰告诉他灯的开关在哪儿,按下开关之后,芥川知道为什么太宰叫他收拾房子了:

沙发上面凌乱地放满了书,全是毒理学,解剖学之类的书;烟灰缸里积满了烟头和烟灰;清酒的空瓶子横七竖八滚落在地板上。

不仅如此,洗衣篮里面放了不知道多少没有洗的衣服;厨房的洗碗槽里面堆满了没有洗过的碗筷;阳台上是死掉的几盆仙人掌。

即使贫民窟也不见得这么脏乱吧!芥川感叹道。

“按照约定,打扫屋子吧,芥川君。”太宰用手肘把沙发上面的书给掀走,才找到位置坐下,不过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又叫芥川:

“芥川君,麻烦你把电视打开一下!”太宰吩咐道。

“我……”芥川一时语塞。

“怎么了?”太宰直愣愣盯着他,疑惑道。

“我不会用电视。”芥川无奈地承认。

“哎……”太宰微微叹气,“你以前的组织是怎样培养你的啊!我也是醉了!过来过来……”太宰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给芥川说明了电视机的基本使用方法,还告诉他哪些台晚上会有成人节目。

虽然最后的说明好像是多余的。

太宰一边看着《真田丸》一边因为堺雅人的颜艺哈哈大笑,一边用吸管喝着芥川给他开的清酒。

芥川跛着脚,把太宰的书摞放整齐,清洗了烟灰缸,将酒瓶放在门口方便明天出门拿去回收。

然后他把洗碗槽里面的油腻腻的碗洗干净并按照太宰的意思放好,把阳台上死掉的仙人掌扔进垃圾桶,然后准备开始手洗衣服。

“芥川君,你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洗衣机的东西吗?”太宰问道。

芥川没有回答。

“好吧好吧。等我自己来。”太宰用两只几乎是残废的手将衣服放进滚筒式洗衣机,然后教育芥川:

人类所有的进化都是为了更加懒惰地生存。

最后,在成功地补偿了没有看到午间剧的太宰之后,芥川十分疲惫。

这个时候,用iPad在某马逊上购物的太宰锁屏,起身,对芥川说:

“芥川,你的房间在这里。”

太宰将他引到一间门被关上的房间门前。

打开了门之后,芥川发现,这是太宰房子里,唯一干净的房间。

“喏,这里……”

太宰用脚指了一下柜子,芥川用疑惑的眼睛看着他。

“打开啊!”太宰看着疑惑不已的芥川,说道。

芥川打开了柜子,发现里全是医疗药品。

“弄一下你的脚。”太宰看着芥川已经被血染红的袜子。

芥川没好气地关上门,决定不去理会这个人渣。

“啊……看来对于这种小孩要好好教育才是。”太宰听见芥川“咚”的一声把门关上,这样说道。

芥川小心翼翼脱下袜子,即使手上的动作再轻,他还是感受到了袜子的纤维被凝结的血粘在伤口上扯下来那尖锐的疼。

芥川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安静地睡了,他一头栽在床上,罗生门缓缓接住他,缓冲了一下,他软软地瘫倒在了床上。

他这一觉睡得很好,直到太宰早上起来敲他的门,准确的说,是简单粗暴踢开门,吩咐道:

“芥川君,起来做早饭了。”

还真是将自己当佣人了。

但是他到了厨房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太宰家这些高级的设施是怎样使用的。

“喂喂喂……”太宰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芥川“你不会连吐司机都不会用吧!”

芥川没有回应,也就是默认了。

“没办法,只有叫外卖了。”太宰掏出手机,通过他简短的对话,芥川知道了太宰买了两份乌冬面。

芥川知道在贫民窟有一家乌冬面味道很好,那是一家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摊子,每次经过那儿,总会闻到诱人的香味,芥川也不是没有尝试去偷吃,他有一次看见一个客人的乌冬面没有吃完,而且膀大腰圆的老板刚好背对着桌子,就连忙轻手轻脚跑过去,端起那碗面连筷子都没有拿就开始吃,不,应该是直接往嘴里灌,面汤从嘴角流下来打湿了衣领,他不在乎,;因为是冬天面已经有点凉了,所以味道没有热的时候那么好,他不在乎;面只剩下了半碗,没办法填饱肚子,他不在乎.

终于,老板发现了偷吃的芥川,他抄起菜刀就追着芥川跑。

芥川小腿的肌肉已经开始收缩,准备离开,但是他的嘴还没有离开碗,最后他干脆拿着碗跑了,跑到一半把一滴汤都不剩的碗扔出去砸伤了老板。

最后他跑到了河边,甩掉了老板,但是这个时候他又开始饿了。

他躺在草坪上面,觉得要是能好好吃一碗乌冬面,死掉也满足了。

外卖小哥在警卫人员的押送下来到了太宰公寓的门前,他手抖着,将两碗乌冬面交给被太宰命令去迎接早餐的芥川。

“今天的面怎么样呢?”芥川把门关上之后,太宰的注意力从晨间剧转移到了食物上。

芥川打开塑料的盖子,一阵香味扑面而来。

“嗯嗯……”太宰一脸满意的表情,然后,在芥川准备开吃的时候,他忽然说,“过来喂我吃啊。”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芥川说:“你什么心态还要人喂?”

“啊,我现在可是双手重度残疾啊!”太宰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很无奈,然后就张开了嘴:

“啊……”太宰张开了嘴。

芥川只觉得很恶心。

但是他还是故意认真地把滚烫的面送进了太宰的嘴巴。

“嘶……”太宰被烫的说不出话,但是他还是慢慢咀嚼之后把面吞下了肚子。

“芥川君,下一口不要把胡萝卜夹进去了,我不喜欢。”太宰补充道。

[这种男的为什么不去死啊!]

芥川在心里已经咒了他无数次。

“这一口少一点。”

“土豆先夹小块一点再喂我。”

“我要喝汤……”

“喂汤之前要先吹一下,那么烫怎么喝啊!”太宰埋怨道。

芥川觉得自己已经要疯掉了。

他忍耐了数次才没有把整碗面扣在太宰那张欠扁的脸上,按照这个麻烦的男人的要求喂完了一整碗乌冬面,而太宰又是个习惯于细嚼慢咽的人,所以当他吃完了的时候,芥川那碗面已经快凉了。

“要是凉了就用微波炉热一下。”太宰告诉他微波炉怎么用。

芥川竟然有这么一瞬间想,太宰会不会是个好人呢?

“吃完了帮我刷牙。”

芥川知道了,这个人就是个无赖。

“帮我刷完牙之后还要帮我洗脸。”

“洗完脸之后帮我搽一下防晒霜。”

在用帕子给太宰把洗干净的脸擦干的时候,他在怀疑为什么这么一个男人可以成为黑手党的干部。

这个时候,太宰的手机短信响起了。

他看了一下,于是说道:

“芥川君,帮我搽完防晒霜之后,下楼拿一下快递吧。”太宰脸上淡淡一笑。

芥川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在搽防晒霜的时候,芥川手上的力道之大,差点把太宰的颧骨摁碎了。

太宰告诉他只要给楼下那个头发有点白的老爷爷报上太宰治的名字就好了。

于是芥川就拖着一个应该是比他还重的包裹回到了太宰那儿,全程跛着脚。

“辛苦你了,芥川君。”

太宰看着瘦小的芥川想方设法把这么重的东西拖进房子。

“这些全都是你的哟,芥川君。”太宰微微一笑,盯着芥川。

芥川有点惊讶,他觉得太宰这种无赖,这种人渣,应该是不会做好人的。

“拆开看看。”太宰示意,还告诉他家里的美工刀放在什么地方。

当芥川把厚厚的瓦楞纸箱打开之后,他发现太宰给他买的,全是书,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的课本。

这算是侮辱还是关爱?芥川有点不明白。

“我白天一般没有什么事情,而且昨天两只手刚好被你废了,今天我就翘班在家当当家教好了!此生第一次呢。”太宰自顾自说道。

“无聊……”芥川说道。

“芥川君,对好心要教育你的上级,这种话是万万说不得的哟~”太宰笑得无比阴冷。

“好了,我的时间是宝贵的,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吧。”太宰说道:“所以现在把小学一年级的国语课本拿出来。”

“还有……”太宰补充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如何礼貌地称呼我,嗯,叫我老师好了。”太宰说道。

“切……”

芥川对于太宰的这种莫名其妙的自傲不以为然。

“芥川君,我不是那种像幼稚园老师一样可以把一句话给你说无数遍的人,所以听好了,一般我说话只会说一次。”

这个时候芥川的脸偏向了一边,因为刚刚太宰用绑着绷带的手一巴掌打在芥川脸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

被太宰打了一巴掌之后,他只有一个想法:以后自己一定会还回去的。

不过芥川在某种程度上是聪明的,他目前在太宰这里学会了一个重要的理念:在比自己强大的人面前最好不要过分逞能,因此他只是安静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

“你的手……”芥川想起今天早上拒绝用手的太宰,还是问了一下他的伤势。

“啊……”太宰说,“这也是对你的测试内容呢,你没有发现吗?我们的医生也是异能者。”太宰说完拆下了右手的绷带,露出来的只是一只白皙纤长的手,并没有任何伤口。

“从各种方面来说,你还真是垃圾。”太宰说完又把绷带缠回去,并自言自语说道:“还是缠起来帅气一点呢。”

太宰从这个时候起,变成了芥川的老师;

芥川从这个时候开始,变成了想杀掉太宰的学生。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