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大暑]

鸥外的表情,芥川在太宰脸上见过,有几次太宰执行完任务回家,脸上沾着血,他就是这样笑着的。

“芥川君,你知道大庭实业吗?”

鸥外把杯子放在托盘里面,看着芥川点了点头,就继续说道:

“那是十几年前几乎垄断了整个神奈川县的商业的一家公司,大庭的董事长还是县议员。那是1992年左右吧,港口黑手党还没有现在这么壮大,我也还是大学生。”

森鸥外的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语气中的怀念。

“太宰君他,就是大庭实业董事长的儿子。”

芥川不由得一惊。

“哈,芥川君果然被吓到了吧!无论怎么看,太宰都不像是出身豪门的人,对吧。”

芥川点了点头。

“虽然是豪门,但是太宰是第四个儿子,和继承家业无缘,因而从小就在家里不怎么受到重视,据说太宰君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都是他四岁的时候了。”

芥川听得聚精会神。

“不过太宰从小就很优秀,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全甲。哦,芥川君没有上过学所以你大概不知道,这可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到了东京大学,太宰学习的是法语,但是他好像没有什么兴趣,要是让我去学法语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毕竟我学的是德语嘛。就是在这个时候太宰开始对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参加了学生起义。”

芥川知道,这件事情被写进了高中历史课本,太宰在给自己讲课的时候也有提到过这件事情,不过他记得太宰当时的表情,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在起义之后不久,政府就开始对这个思潮进行干涉,派出军警镇压,这是芥川所知道的全部了。

“因为太宰参加了这件事,身为议员的他的父亲被人拉下台,公司的股价大跌,之后的事情芥川君也该知道吧。”

鸥外说的没错,之后的事情就是大庭实业因议员下台失去了政治上的靠山,资金周转不灵,没多久就申请破产了。

“太宰君因此和家人断绝了关系。”

鸥外呷了一口红茶。

“没了家人的庇护,太宰只是一个弱气书生而已,不久,军警就找上他了,你知道被军警找去是什么概念吗?基本上就是有去无还。”

这一点,芥川也知道,因为即使是港口黑手党,在日常生活中,也尽量避免和军警,以及异能搜查科的人打交道。

“在那儿,太宰好像是接受了轻微的拷问,因为军警已经知道太宰是起义的策划人之一。哦,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就是在军警部队的监牢里面,他遇见了当时还是基层人员的中原中也。”

难怪这俩人一见面就不怎么太平,原来是因为他们的见面就十分……尴尬。

“据说两人在牢里面打了好几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太宰发现了自己拥有异能,于是中原就本着有利于组织的原则问他要不要入伙。”

说道这里,鸥外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知道太宰怎么说的吗?他说只要港口黑手党里面的人没有比中原矮的他就入伙,虽然之后两人又开始掐架,太宰总算是入伙了。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叫做太宰治而不是大庭叶藏了。

芥川蓦然发现,相处了这么久,自己连太宰的名字都不知道。

心里……为什么有点凄凉呢?

“后来的事情你大概都知道吧,自从太宰加入我们的之后,港口黑手党急速扩张,其中一半的功劳都是太宰的,虽然我觉得太宰这么做就是为了做到高层好天天调戏中原。”鸥外没有回避任何一点。

芥川有几次在训练场等太宰的时候,听见了别人的闲谈,从而知道了太宰在黑手党中的重要性。

虽然看着太宰的样子确实不像是能挑大梁的人。

“不过啊,太宰的心里始终有个阴影。”鸥外故意吊芥川的胃口。

“太宰的哥哥后来告诉他,他们的父亲,在得知太宰参加了思潮运动的事情,被革掉议员一职后就卧床不起,不过太宰因为还在气头上就没有回去看过父亲一眼。后来他加入了黑手党。期年之后,太宰被我提拔成了五大干部,就是在设宴庆祝的那个晚上,他在自己公寓门外遇见了哥哥。”

“是来祝贺的吗?”芥川问道。

“当然不是。”鸥外把装有饼干的盘子推到芥川面前,示意他不要客气,“他的哥哥找了好久才知道他住这里的。他来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因为那天太宰喝了不少酒,不过没有醉。我就和他坐一辆车顺路把他送到楼下,我看见他的哥哥手里面提着一个袋子。”

鸥外还给芥川比了一下这个袋子有多大。 

“他的哥哥只给他说了三句话,第一句,父亲叫我把这个给你,第二句,你以后永远也别回来了,第三句,父亲死了。说完之后头也没回就走了,太宰也没去追他。”

芥川听着这些话,全然没有了吃饼干的心情。

“之后太宰站在原地把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里面装的是一个舞狮,好像是太宰的爸爸在他小时候送给他唯一的礼物。”

“说起来有点伤感是吧?”鸥外问他。

芥川默不作声。

“第二天,你猜太宰怎么着?”

芥川当然不知道。

“他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优秀地完成了任务,只是在晚上,服下了半瓶安眠药,就像这次一样。后来倒是被中原发现给救了。不过从那时候起,太宰没事就自杀,弄得我也很烦恼呢。”

“所以芥川君……”鸥外问道,“你可不可以代我,好好盯着太宰呢?他是个优秀的人才,如果自杀了的话对我们是很大的损失,事无巨细,把他的行踪汇报给我,好吗,芥川君?”

鸥外只是在无意义地装礼貌罢了,首领的话,在黑手党里面,毕竟无人能违抗。

“是……”芥川只有答应道。

“还有,从明天开始,芥川君就可以和太宰君一起执行任务了,我已经让文职人员办好了你的入职手续。”

芥川知道无论鸥外说什么自己都只有接受,况且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安排,不如说芥川希望这样,他早就想在实战中向太宰证明自己的强大,然后让训练场的那些人不再称呼自己为“在太宰那儿白吃白喝的那位”。

“嘛,最后,你猜猜呢,芥川君。”鸥外直视芥川的双眼,“太宰看见那只舞狮的时候,有没有哭呢?”

“我……”芥川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关系,芥川君,这种事情你没必要马上回答。”鸥外也拿起一块饼干,咔嚓一口咬下去。

“好啦,愉快的下午茶时间快要结束了,你看,太阳都要落山了,这里的景色很美吧!”

芥川按照森鸥外说的看过去,却是,在夕阳的照射下,下午的横滨不是一般的美丽,这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色。

“太宰差不多也该把检讨写完了。”鸥外起身,芥川马上也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芥川君。”鸥外拍了拍芥川的肩膀。

“是……”芥川再次回应着首领的期待。

鸥外打开办公室的门,太宰整个人就像一团海藻一样瘫死在了巨大的橡木办公桌上面。

“写完了吗,太宰。”鸥外问道。

“差不多写完了。”太宰有气无力地回答。

“哦,那给我看看……”鸥外说完拿起太宰面前的写得满满的信笺纸。

“嗯,很深刻嘛……”鸥外翻着太宰写下的文字,然后走到芥川面前,说道,“芥川君也来看看……”

芥川接过鸥外手中的几张纸,映入眼帘的是一竖排一竖排整整齐齐娟秀清丽的字,他以前只看见过太宰在文件上签下潦草的字,他没有想到,太宰的字写得这么好。

不愧是东大生啊!

虽然上面都是一堆意义不明的语句,还是日文夹杂法语的。

“我看不太懂……”芥川把这几张纸还给鸥外。

“太宰君……”鸥外拍了拍趴在办公桌上的太宰的背,“虽然只有3000多字……”

太宰因为被识破了而稍微动了动眉毛。

“不过思想深刻,勉强合格。”

太宰如释重负。

“哎……太宰君你什么时候也该学学怎么写像样合格的文件,不能老是麻烦中原君啊。”

“啊,我会的……”太宰起身,表示对鸥外的特赦十分开心。

“那今天就这样吧,晚上我还有饭局,你们今天回去好好休息。”鸥外倚靠在转椅上面。

“芥川君……”鸥外最后提醒芥川,“一言为定!”

芥川战战兢兢跟在太宰后面。

“那只老狐狸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监视我啊,我们对半分好不好?。”太宰在观光电梯里面,对着芥川说道。

芥川惊讶于太宰直觉的准确。

“他没有许诺什么。”芥川说道。

“哦?”太宰做出衣服疑惑的样子,“那你就按照他说的做好了。”

“是……”芥川回答。

“话说今天好热啊!”太宰突然转移话题。

“是的。”太宰和芥川今天都只穿了一件短袖衬衣,但还是热得不行。

“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太宰建议道,“刚刚大量用脑,现在需要补充糖分呢。”

“我们去哪里啊?”芥川被太宰拖着,问道。

“我喜欢的一家店。”太宰说道,拐进了一个小巷子。

果然这种人喜欢的都是存在于阴暗世界的东西吗?芥川对太宰说的这家店没有过多的期待。

不知道转了几个弯,太宰终于停下。

到了一家地中海风格的店前面。

“就是这里啦!”太宰转过身对芥川说道。

[品味还不是很烂……]芥川想着,和他一起进去。

“你想吃什么?”太宰在前台指着菜单问芥川。

芥川现在肚子里面全是在森鸥外那儿吃的饼干,并没有什么食欲。

“你看起来没有什么胃口啊?”太宰看着芥川的脸色说道。

“刚刚在首领那儿喝了下午茶。”芥川解释道。

“没事……”太宰说完拉着他坐在了靠窗的地方,“你随便点一个,吃不完也无所谓。”

“嗯……”芥川看着满满的一本基本上是用片假名写下的名字头就大。

“那……我要这个。”芥川指着菜单上的红豆沙冰。

“这个啊!超好吃的!”太宰对于芥川的品味表示赞赏,然后他自己点了一个和“电视儿童”品味相符合的超大水果冰淇淋。

服务员把两人的甜品端上来,芥川看着红豆沙冰这么大一碗,觉得自己一定会浪费。

“我开动了!”太宰双手合十,表示期待。

“我开动了!”芥川面无表情,拿着勺子开始慢慢吃。

当芥川的勺子将要触碰到摆盘考究的沙冰的时候,太宰突然叫到:

“Stop!”

弄得芥川呆在那儿。

“等我先拍张照……”太宰拿着手机,换了好多个角度拍了这两个看起来很好吃的甜品,芥川全程提防太宰把自己拍进镜头。

“好啦,可以开动啦。”太宰停止了拍照,说道。

这下,芥川才开始正式品尝。

[好吃……]这是芥川吃了第一口之后的感受。

太宰在一边看着第一次吃甜品的芥川。

[好好吃好好吃好好吃!]虽然芥川的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当两个人在一起住久了就会有一些微妙的相性。比如说,现在,虽然芥川在面无表情吃甜品,但是太宰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就是笑笑而已。

“芥川君……”太宰问道,“味道还可以吧?”

“嗯。”芥川停下手中的勺子,回答道。

“我喜欢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太宰微微一笑。

然后太宰用手机在推特上面写着什么,也没有怎么在意自己对面的芥川已经把一碗红豆冰沙吃完了。

巨号水果冰淇淋其实没有吃两口,他现在把勺子放在嘴巴里,双手拿着手机,认真玩耍着。

虽然芥川是个话少的人,但是他觉得要是这个东西不好好吃完简直就是浪费了。

“太宰老师……”芥川说道,“再不吃就化掉了。”

太宰一看,却是如芥川所说,要是再不吃的话这盘巨号的水果冰淇淋就化成一摊毫无美感的液体了。

“啊,确实呢……”太宰对于这个现实有点无奈,于是他对芥川说,“芥川君,张开嘴巴一下。”

芥川习惯性地服从了太宰的命令。

然后太宰把一大勺子冰淇淋送进了芥川的嘴里。

芥川对太宰的杀意又重新萌生了。

“太宰老师……”芥川立马拿了卫生纸抹嘴巴,“这样很恶心。”

想着这把勺子在太宰的嘴巴里面呆了十几二十分钟,芥川就有了想死的冲动。

“诶,我只是觉得这个很好吃才想让你尝一下的。”太宰无辜地说道。

“劳您费心了……”芥川反讽回去。

“既然芥川君嫌弃那我就一个人吃了。”说完太宰依旧是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进食,又 

是二十分钟之后,太宰才吃完冰淇淋。

“夏天果然就是待在冷气满满的房间里吃冷饮甜品的日子啊!”太宰付了钱之后满足地一叹。

     [只有这种问题青年才会这样想吧……]芥川在心中这样鄙视太宰。

“太宰老师……”芥川突然主动这样引起话题。

“哦,真是少见,芥川君你有什么问题吗?”太宰转过身来。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边的灯纷纷亮起。

“没什么……”芥川想,即使自己问了想问的问题,太宰也不一定会回答,就算是回答了,答案也不一定是真的。

“一,我给中原发的短信上说芥川君很优秀,这是真的;二,我当时确实是哭了,不过是回了我房间关上门之后。”

太宰背对着灯,他的脸饮饱了阴翳,双手插在裤包里面,头微微倾斜。

太宰此时的表情,芥川就在不久前见过。前几天太宰自杀的时候,那痛苦而且略带悲伤还挂着泪的脸,芥川想要忘掉却又不能。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