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Der Gute Mensch Von Sezuan

【太芥同人】萤

[立秋]

“太宰老师为什么会知道……”芥川有点紧张,他知道,太宰已经基本清楚了自己和森鸥外谈了些什么。

“啊,因为我一直在一边偷听啊。”太宰转过身,恢复了原来那一张无赖派的笑脸,“恭喜你,芥川君,成为港口黑手党的正式成员。”

芥川好像有点知道了为什么太宰会成为干部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新的晚间剧开始播了,人生又有新的追求了。”太宰一伸懒腰,感叹道。

芥川依然是跟在太宰的后面,默不作声。

到了楼下,芥川去取了鸥外遣人送来的行李,自然,这些大包小包还是由芥川提着走。

即使是空着手,太宰依然是手舞足蹈等着芥川把门打开,然后脱下皮鞋连拖鞋都没有穿就坐到了沙发上面。

“不知道新的晚间剧好看不。”太宰拿着遥控器激动地期待着。

芥川看着孩子一样的太宰,只有无奈地把行李给收拾好,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太宰在医院期间网购的关于医学方面的书,还有一本叫做《完全自杀手册》的书,太宰有认认真真研究,还在上面做了好多笔记。

他花了好久才把太宰的东西好好地放在了该放的地方,今天太宰已经被巨大的水果冰淇淋撑得不行,就没有吃晚饭了,芥川也是因为鸥外那儿的下午茶,那一晚红豆冰沙以及太宰喂他的那一大口冰淇淋也是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芥川……”太宰在看完了晚间剧之后,起身回房间,第一次,他叫上了芥川。

太宰的房间,芥川只有打扫的时候才会进来,即使是太宰睡过头了,中原在太宰门前大吼,他也只会敲门,因为,太宰房间的门都是上了锁的。

太宰打开房间的灯,走到自己的桌子前面,把抽屉里面一个黑色的匣子给了芥川。

“送你的。”

芥川在接过这个匣子之前有点担心这是一盒杜蕾斯,但是当他感受到这个盒子的重量的时候,也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拆开看看。”太宰看着。

芥川把黑色的盒子打开,发现,这是一把新的手枪。

“这个……”芥川有点惊讶。

“港口黑手党成员的标配。”太宰解释道,“你用异能一次都没有伤过我吧,说不定哪天你开窍了就可以用这把枪把我杀了了了我的心愿。”

“谁管你……”芥川小声回答。

“话说……芥川君,今天晚上我要和你一起睡……”

“什么!”芥川吓得差点把手里面的枪掉到地上。

“啊……不要那么不友好嘛……我的门前几天不是被中原一枪打烂了吗?锁不了了,好没有安全感。”

太宰的逻辑就像是小学生。

“好的好的……”芥川也只有认命,还好这间公寓的物管反应速度相当快,应该明天就能联系上修理人员了。

 有时候,摊上了一个人,就只有认命。

“啊, 不知道芥川君的睡相好不好呢?”太宰进浴室洗澡之前这样自言自语道。

“败类……”芥川在太宰拿着塑料玩具进了浴室之后扶额。

 于是,在芥川洗完澡之后, 就发现太宰已经躺在他的床上,穿着和自己身上的那件一样的暴力熊睡衣,吹着空调,看着手中的iPad。

还把绷带到处乱扔。

芥川先是忍了,把绷带收拾好放在床头,然后无视太宰,在书桌前坐定,开始做作业。

虽然太宰叫他不用慌,但是芥川是个死脑筋的人,或者说他只是急于证明自己,因而他正在挑战一道物理题。

“哈哈……”太宰看着iPad屏幕痴汉一般笑了出来。

这还真是吓了芥川一跳。

太宰没了动静之后,芥川又开始思考。

啊,这里的电场方向要注意,磁场反向了呢,对了,分数要不要换成小数呢……

“我擦……”太宰又突然笑了起来。

芥川忍了,他已经做了几乎一半,因此他决定不要放弃,就继续在草稿纸上面演算。

“嘿嘿嘿嘿!”太宰噗嗤笑了出来。

“太宰老师……”芥川几乎要把草稿纸捏碎,把铅笔捏断了,但他还是忍住没有吼出来。

“啊,不好意思……”太宰取下耳机,嬉皮笑脸道歉道。

芥川又把草稿纸铺平,拿起笔重新算。

芥川在一口气算完了之后,如释重负。

“芥川君,芥川君,快过来看看!”太宰看着芥川放下笔,就把iPad的屏幕转向芥川。

结果只是一只柴犬的表情包,问题是,太宰突然说了一句:

“好像你啊,芥川君。”他指着一只生气的柴犬,笑得十分猥琐。

芥川没有理他,只说了一句:“太宰老师,我要睡了。”

“啊,我也要睡了,话说芥川,跟你商量件事儿。”太宰把iPad锁屏,然后缩成一团躺在床上,“你的房间WiFi信号比我那儿好,以后我干脆搬过来睡觉好了。”

“什么!”芥川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惊讶。

“开玩笑的。”太宰一把拉过被子,裹在身上。证明自己要乖乖睡觉了,“麻烦你把门锁上。”

芥川按照太宰的说法把门给锁上了,虽然他觉得在这戒备森严的黑手党公寓里面并没有这个必要。

“我关灯了。”芥川躺上床,把床头灯给关掉。

这个时候太宰好像是已经睡着了。

“真是的……睡得跟猪一样。”芥川鄙视地看着闭上眼睛的太宰。

这个时候太宰的脸是安详的,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欠揍。

芥川说完,也躺在床上睡觉了。

他背对太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面对太宰的,正当想着,对于这种讨厌的人,自己即使是在熟睡中也不该把正脸对着他的时候,他发现,熟睡中的太宰。微微蹙眉。

一瞬间,他觉得太宰也是个正常人。

他先起身做早饭,按照太宰的安排,周三的早上要喝鱼汤,吃涂上番茄酱的吐司。

在做早饭的时候,芥川看着东边的天空见见亮了起来。

这一觉醒来,就是秋天了;

这一觉醒来,芥川就是港口黑手党的正式成员了。

“太宰老师……”芥川听见太宰的手机铃声已经响了好几次,但是太宰完全没有理会,为了让他好好吃早饭,只有人工喊醒太宰。

“嗯……”太宰睡眼惺忪。

“工作了……”芥川面无表情说道。

“芥川……”太宰努力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用不清的口齿说道,“要是人太婆妈,就会变得和中原一样矮。”

“不劳您费心……”芥川没好气地把杯子给拖走折好。

“啊,真是,为什么大家对于工作都这么热心呢?”太宰在吃早饭的时候,挠了挠自己乱蓬蓬的头发,问道。

芥川没有回答,他觉得,有问题的是太宰这个人吧。

过了一会儿,中原就打电话来了,催太宰赶快动身执行任务。

“太宰老师还在洗脸。”

每天早上,太宰都可以在妆镜台面前搞整好久,只要他愿意,尤其是工作的时候。

太宰迟迟没有出门,中原等的不耐烦了,又打了个电话。

“太宰老师在刮胡子。”芥川看向太宰,如实向中原报告。

芥川也不知道太宰是不是故意的,只要是有正式工作,太宰绝对会用这种方式能拖则拖。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太宰依然没有要出门的意思,中原又打了电话过来。

“太宰老师现在在选衣服。”

芥川向太宰的房间里一看,他在偌大的衣柜里面一件一件选择。

“这件穿着没有气质,算了。”

“这件有点旧了呢……”

“啊,这件可以,但是和今天穿的衬衣颜色不太搭调呢。”

“就这件吧!”太宰挑出一间纯黑的西装和马甲,然后慢悠悠穿上。

中原已经要炸了,直接没好气地来敲门。

“太宰!上个班你要准备多久?”

中原直接连鞋子都没有脱下,就到了太宰的寝室门前。

“啊,中原,你来的正好。”太宰看见中原来了,就开始求救:“我想打一个王子结,接过自己的手被缠在领带里面解不开了。”

“活该……”中原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走过去帮太宰解开了打成死结的领带。

“得救了……”太宰在电梯里面的时候,这样感激道中原。

“我说你搞整这么久干什么?”中原盯着太宰,看着穿得人模人样的太宰。

“啊,注重形象是为了找到美丽的小姐和我一起殉情。”太宰说的一身轻松。

“你要是再去自杀我就把你卸了知道吗?太宰。”中原的声音低沉了起来。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好几次了。”太宰不以为然。

“那你什么时候能够认认真真自杀一次?”中原取下帽子,敲向太宰的太阳穴。

“我每次都有好好自杀啊,只是每次中原你都会孜孜不倦来误我的好事。”太宰嘟起嘴。

“切,随你……”中原戴上帽子,压低帽檐,不再理会身边这个无赖。

之后,在电梯里面,三个人一路沉默。

到了楼下,中原和太宰的车已经在那儿候着了。

“待会儿,你照我说的做就好了。”太宰说完,和中原上了在前面的一辆黑色宝马,芥川则是和中原的手下一起坐在后面的那一辆同样是黑色的本田上面。

横滨是一个很国际化的港口城市,每天来来往往的货物在这里停留,其中,就有港口黑手党喜欢的军火。

他们的车停在了港口一个被花花绿绿大型集装箱堆满的码头。

中原的手下告诉芥川,港口黑手党的成员昨天在这儿被袭击,其中一人死亡,三人重伤,伤员至今处于昏迷状态。

他们身上的ID卡被取走,也就是说,袭击者很有可能用ID卡进入黑手党的系统盗走信息,要是这些人是基层人员还好,但是这些人是直属于首领的游击队的队员。

他们知道的东西一旦泄露就不好了。

现场被黑手党的人封锁了,太宰无精打采在那儿看着现场的状况,时不时到打开的仓库里面去看看。

而芥川,现在还只是太宰的“小姓”,于是就和其他人一起站在一边。

“你说,什么人敢来惹港口黑手党呢?”太宰问中原。

“多了,军警,异能搜查科,外国的组织,要多少有多少。”结果只有中原在一边认真搜查现场。

“说的没错呢。”太宰一直在玩自己的手机,说道,“毕竟我们又不是万能的。”

“你可不可以不要说废话了……”中原面露不满,叫太宰马上开始认真工作。

“好……”太宰蹦蹦跳跳往前走,看着沾血的集装箱。

但是他只是走到了犯罪现场前面像小孩子一样乱晃。

“够了,太宰,不要骚扰我工作。”中原怒了。

“不用工作了。”太宰说道。

“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太宰。”中原瞪着太宰,但无奈,他必须仰视。

太宰凑到中原耳朵边上小声说着什么。

“嗯……”

“嗯……”中原回答道。

“好了好了!”太宰双手一拍,叫到“收工。”

然后,太宰叫在一边站着的芥川过来。

芥川自然是听话地走过去。

“待会儿让我看看你的‘罗生门’。”太宰说道。

这意思,是要自己杀人吗?太宰在几年前说过,港口黑手党,就以一个可以明目张胆犯罪的组织。

也就是说自己不需要掩饰,而是可以在众人面前使用这个能力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芥川还有点期待。

“只是记得,到时候留几个活口哟。”太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嗯。”芥川不知道太宰在打什么算盘。

这时他想起鸥外的任务,觉得有点疑惑,为什么为了防止太宰自杀就要把他的事情全部汇报呢?

也许是为了从蛛丝马迹中看出他有没有这个倾向吧。 

中原这个时候到一边去向手下部署什么去了,太宰现在在给谁打电话,除了喳闹的太宰,港口很安静。 

有点污浊的海水啪啪敲击着长满青苔的岸,海风送来了一阵阵汽笛声,以及浑浊的空气。

不久,更多的车来了。

只是,那并不是太宰叫来的,而是不请自来的,犯下这罪行的人。

“拟态的各位,大家中午好啊!”当七八辆越野车开到码头的时候,太宰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呢。”打头的那一辆车的副驾驶门被打开,下来一个约莫40岁的中年男性。

“哎呀,在下不才……”太宰自负地假装谦虚。

“好了,让我们切入正题,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日本,找到我们有何贵干呢?”太宰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掉。

“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只是想找到足够强大的对手。”那个男人回答。

“啊,你是叫做纪德吧?”太宰表示无法理解,“对于你奇特的价值观,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呢,但是你们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黑手党,没办法,我们家首领好像是让我把你们解决了。”

“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我并不打算把你们的机密泄露给政府,我觉得这是很幼稚的行为,拿走东西只是为了给你们造成一点恐慌,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只是想和你们,来一场漂亮的较量。”纪德说道。

“哎,既然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太宰友好地微笑:

“那我就只有按照BOSS的意思好好接待你们。”

一阵海风吹乱了太宰花了15分钟弄好的发型。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