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处暑] 

“种田长官,因为各种原因现在我必须离开一下,十分抱歉。”鸥外在午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太宰的电话。

“既然是工作上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拟态的事情就拜托你了,鸥外。”

两人微笑着告别。

上了车,鸥外叫司机开车到港口。

“异能搜查科的人还真是下了血本呢。”鸥外说道,“田中,麻烦你快一点好吗?太宰他们那边好像有点着急。”

 司机听罢右脚蹬上油门。

森鸥外现在很是生气,只不过身为首领的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情绪在脸上表现出来。

“既然你们是日本最强的异能组织,死在你们手下正是我们的愿望。”纪德和他的手下围住了区区十人的港口黑手党一行人。

“中原,我们似乎是被人欺负了。”太宰看着这么多人围着自己,毫无紧张感,但是却压着拍着中原的肩膀说道。

“混蛋太宰,赶快把手放下……”中原往后退,似乎是为了拉开合适的战斗距离。

“噫,好吓人……”太宰像是触电了一样跳开,不过也马上进入了状态。

“太宰你刚刚说对方的人全是异能者,对吧。”中原背对着太宰,问道。

“啊,没错。”太宰说道。

“那就像计划一样。”中原说完,海港本来晴朗的天空出现了阴翳。

“啊,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吗?”太宰看着中原准备发动异能,笑道。

“我也不好意思偷懒了。”太宰说完,箭一般冲了出去,锁住一个身着迷彩服的拟态成员的喉咙。

太宰手上的力不算大,但是那个人显然是想通过异能杀死太宰,这也许是他们的习惯。

但是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无法发动异能。

没有任何的交流,中原知道该怎么做,他趁这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枪解决了他。

子弹穿过他的右眼,血溅在了太宰的脸上。

把那个人的尸体一把推开,太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却只是让点状的血迹被抹开,成为了一条一条的血痕。

芥川看着太宰和中原两个人的配合,知道了为什么他们被称为“双黑”。

芥川也没有闲着,在太宰和中原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了另外三个人的时候,他也已经用罗生门将两个向他开枪的拟态成员撕成了碎片,破碎的血肉洒落了一地,看起来却意外美丽。

其余的成员也用枪解决了好几个穿着迷彩服的拟态成员。

“哦?”纪德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真是像样的战斗呢!”他甚至鼓起掌。

“大叔……”见没有人攻击过来,太宰突然对着纪德生气起来,“午间剧开始了,这样下去只有看重播了!”

“太宰,你在说什么啊!”中原并不是不喜欢太宰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他只是觉得在战斗的时候分散了注意力绝对对自己不利。

“啊,不好意思……”太宰马上做出了认真的表情。

“好了,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现在改认真起来了。”

纪德微微一笑,像是在逛街很久之后找到自己中意玩具的小孩一样。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种战术,根本就是为了将就体术比较弱的太宰,人多的话,这种方法根本就撑不了多久,而且,在这里,智商最高的应该是太宰,也就是说,他就是整个小组的大脑,这个战术大概也是他在手机上面收到黑手党总部发来的情报之后临时制定的。

纪德在想,要是把这个小组的头给削掉怎么样呢?

于是拟态事先制定好的战术就发挥了作用,前几个上场的只是用来做炮灰的,根本只是用来浪费太宰本来就不多的体力。

中原在准备和太宰再次合作解决下一个人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浮了起来。

他看见拟态的一个士兵正在发动异能。

“该死……”中原一时没有想起解决的方案,慢慢浮上天,更加糟糕的是,中原的手枪似乎是没有被异能影响,或者说本来对方这么做就是故意的,从腰间滑落。

然后那名异能者突然停止了使用。

理由是察觉到这件事的芥川,杀掉了一个可以使用火,和一个可以将空气加压加速成为武器的异能者,将那个重力操纵者切成了碎片。

中原直直地落在了水中。

中原的跟班也是被其他的异能者困住,两方在进行激烈的枪战。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群人围上了太宰。

“啊……不好玩了……”太宰知道,这群人杀鸥外直属部队的成员只是为了把黑手党的高层引到这儿来,进行他们所谓的决战,而且放拟态的人入境的,不是别人,就是异能搜查科,太宰甚至看的出来,那几辆路虎的越野也是异能搜查科作为消灭掉港口黑手党的定金送给他们的。

所谓政府就是如此机智啊!借刀杀人这一招用得,连厚脸皮习惯了的太宰都佩服。

和太宰料想的一样, 这群人虽然有异能,但是他们在攻击自己的时候全然没有使用,看来对于自己的“人间失格”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他们展开的是最简单的肉搏,而肉搏,恰恰是太宰最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发生的。拟态的成员前身是久经沙场的战士,经过了严格的搏击训练,而太宰是习惯于动动脑筋做幕后黑手的那种卑鄙小人。自然在开始的时候,鸥外也是因为太宰的谋略看上他的,体术的训练翘课也是被鸥外默认的。但是就像是大学你缺课多了,不是你的老师会因为你的缺席扣平时分,就是在考试的时候做不起题,总之,你会以某种方式偿还自己欠下的债。而现在,太宰就在偿还自己欠下的债。

他先开始还勉强招架得住,用飞踢一脚踹上攻来的勾拳,但是这个时候后面的人趁机一个锁喉环住的太宰的脖子,太宰猛地发力,用手肘重击那人的腹部,虽然那个人放手了,但是另外一个人正面朝着太宰往他胸口来了一脚。

太宰虽然有微微侧身,但是还是没有避过这一击,因为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不像是太宰的攻击一样绵软无力,这一脚踢得太宰倒在地上,咳出了血。

芥川终于是把缠着自己的杂碎用罗生门挨个儿切碎,这个时候,他才得以拯救困境中的太宰。

罗生门的狂兽撕碎了刚刚给了太宰一脚的那个人,顺便锁住了正拿着枪对准太宰的那个人,把他和枪一起整齐地切断。

其他人见状,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因而太宰有时间从地上站起来。

这个时候,湿漉漉的中原从水中升起来,毕竟,中原也是重力操控者。

“没想到还有人和我的能力这么相似啊,但是艺术品只要一份留存于世就好了,残次品什么的统统被销毁吧!”

“污浊的忧伤……”

……

“做的不错嘛……芥川君……”太宰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因为刚刚的战斗,在这处暑的阴天里,太宰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头发,一股一股流下。

“太宰老师你没事吧?”

其实芥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种貌似是在关心他的话。

“啊,还好。”太宰检查着自己的伤势,更准确的说是在检查自己衣物的受损程度,“我的命是留着和美丽的女人一起殉情的。”

说完,他突然转变了主意:

“芥川君,我收回起先的话,今天不需要任何保留,全部杀掉也无妨。”

说完,太宰掏出自己的手枪,开始认真工作。

芥川看见太宰在认真发动“人间失格”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从他绑满绷带的手边,出现了几条在这略微阴暗的天气下明显可见的发着绿光的环带,环带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芥川没有注意上面写的是什么,这个环带越来越亮,刚刚攻击过太宰的人全部被包围其中。

“人间失格……”太宰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芥川说的并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太宰在说这四个字的时候,面无表情开了很多枪。

那几个刚刚在完虐太宰的人现在统统中枪倒在地上。

“芥川君……”太宰用教育的口气说道,“港口黑手党的原则之二——受到的攻击,加倍奉还。”

然后他取出弹夹,装上新的子弹。

芥川看到,太宰的脸上,出现了和鸥外类似的笑容,那是看不见生机的隆冬的贝加尔湖一样的眼神。

剩下的人收到纪德的命令,端着枪冲到了太宰面前。

当他们还没有跑出三步,芥川的罗生门先是把他们的枪拦腰折断,弹簧,切碎的子弹,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有时候,家里的猫捉到了老鼠,并不会马上吃掉,而是会不停地用毛茸茸的爪子去拍击老鼠,放它逃跑,然后又突然追上去,反复如此,直到老鼠精疲力尽,有时候,猫其实根本不会吃这只被它玩死的老鼠。

它只是喜欢这样,因为猫科动物都是天生的杀手。

芥川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在猎物死亡之前适当地让它感受到恐惧会大大提高狩猎的兴致。

因而芥川看见这几个人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心中是愉悦的。

这几个人的异能似乎并不强,至少芥川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在绝境中爆发出的求生欲才让人兴奋。

其中一个人歇斯底里跑上前,像是要做殊死拼搏。

太宰试着朝这个人开枪,但是他的异能似乎是瞬间短距离移动,因而太宰没有一枪打中他,就连芥川的罗生门也只是刺伤了这个人的左手,虽然他的左手已经只剩一层皮肤连接着,摇摇欲坠,这个人还是速度不减,向着他们跑来。

芥川将刚才用于切割其它的拟态成员的罗生门变成黑色的巨大蜘蛛网挡在面前。

虽然蜘蛛网挡住了那个人的身体,但是这个人不知为何向他们洒了什么粉末。洒向他们的粉末通过间隙直接扑向了他们的脸。

芥川想,这也许是麻醉药之类的。

“罗生门——严!”芥川对着那个狂乱中的人,再次发动了异能。

    芥川感受到后面的人一把捂住他的鼻嘴。

“不要张嘴,也不要去嗅……”

是太宰的声音,他的两只手都在护着芥川。

当那个人被切成两半的尸体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的时候,芥川转过头来看见,太宰在拍自己的脸,他被汗水浸湿的黑色短发上面沾上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切……”太宰看着自己手中残留的同样的白色粉末咂嘴,之后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但是芥川现在暂时没有心情管这些,因为他从刚才开始,就听见了并不陌生的发动机声音。

之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出现在大家的视野。

“看来是我们招待不周啊!”

鸥外下车,关上车门,看着这副场景,踏着稳健的步子,直直盯着在一边观战的纪德。

 

今天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字数严重不足……明天我会好好写的……因为大概会开始虐太宰。话说有人知道鸥外的异能是什么样的吗?我想写他和纪德对战然而似乎并没有找到。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