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白露]

鸥外没有做出任何生气的样子,但是看着轻轻关上车门的他,太宰和中原都知道,这个平时和爱丽丝天天黏在一起的大叔也会有生气的时候。

太宰,中原,看见鸥外走进,立即单膝跪下行礼,其他人停止下手中的事情之后,也纷纷跪下。

芥川看着太宰和中原都这样了,自己也学者他们的样子行礼。

鸥外挥挥手,示意大家起身。

他脸上的表情隐藏了这种自己被人整了,还要因为各种原因嬉皮笑脸参加午宴,在一半的时候接到自己的要被包围的电话的不爽。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啊。

而这一切的缘由就是这个叫做纪德的人。

“啊,哪里有……”纪德满脸微笑:“港口黑手党成员的实力果然是名不虚传。”纪德走上前。

“虽然想好好作为东道主欢迎你们,但是你们好像和异能情报科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啊,既然你都来了,我的愿望也快达成了。”纪德露出的满意的笑容,“今天不是你们全灭就是我们全灭,想起来有点激动。”

“哦?”鸥外偏了偏头——

“你试试看?”

芥川明显感受到自己无法动弹。

他发现,不能动弹的好像不止自己,刚刚蓄势待发想要上前来攻击的拟态成员现在也呆呆停在原地

但是太宰和中原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他们配合十分好,一个人面朝东,一个人面朝西,将背后留给对方,掏出手枪,趁着他们因为鸥外的霸气无法动弹的时候,迅速开枪解决掉刚刚才上膛,准备袭击鸥外的人。

“对于赶我们这一行的人来说,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但是敌人的朋友一定是敌人。”鸥外好像是在为太宰和中原的行为解释。

“我们也是很不容易啊,明明是提着脑袋在干地下的活,军警,异能搜查科,政府,还有外国的异能组织,谁都不敢得罪。”

鸥外的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芥川才得以调整呼吸。

[首领都是这样的存在吗?]芥川也开始使用罗生门,在太宰的训练下,他的罗生门已经可以变化出很多形态,他也将其运用得十分熟练,虽然是第一次正式工作,但是却意外上手。他发现,鸥外的残忍和自己的残忍不是同一种,芥川会的,是一味的厮杀,而鸥外喜欢的是用嘴精妙的策略,将猎物逼上绝路。两者都是合格的猎手的行为,只是一般情况下,人们从后一种方法中获得的愉悦更强。

鸥外似乎是知道纪德的异能是预测,于是并没有着急发动自己的vita sexualis。

虽然纪德的异能是预测攻击的轨迹,但是对于并不需要瞄准的攻击其实效果不是很明显。

“太宰君,中原君……”鸥外整理了一下衣着,“之后麻烦你们清理一下现场。”

即使是太宰和中原,也是第一次看见鸥外这样。

不过他们并没有留意这件事太久,因为还有眼前的事情要做。太宰他们一行人解决了大部分在场的拟态成员,看着一具具尸体,他们却没有高兴,理由很简单,这些人完全是拿来消耗中原和太宰他们的力气的,这些人的异能虽说是有,而且不是很差,但是用来应对中原和太宰还是显得有点不够。因而太宰和中原都没有使出全力,现在开始,他们应对的就是接近拟态真正水平的战斗力了。

中原和太宰依然是将背后交给对方,按照太宰的想法,后面来的人应该都是压轴的强者,所以太宰没有犹豫,发动了人间失格。

鸥外现在在和纪德对战,因为有预测攻击的能力,两个人体术的较量鸥外似乎不占上风,纪德每次都能避开鸥外的攻击,虽然鸥外也没有被纪德伤到。

“我还是无法理解你的逻辑。”鸥外找准机会一脚踢上纪德的手,他手中的枪应声落下。

“这不需要别人的理解。”纪德和鸥外都向后退了一步。

“这就像是任性的哭闹着想要玩具的小孩。”鸥外说完拿出了一把蝴蝶刀。

“你完全可以这样理解。”纪德对鸥外说的并没有什么反论。

从现在开始,两方都开始发挥最强的战斗力。

中原手下的人应该是惯用手枪,港口不停地传来上膛,换弹匣,枪击的声音。

中原本人则是再次发动了“污浊的忧伤”。

这次和原先不太一样,中原的眼神看起来不是特别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是那儿不对,那确实是毫无生气的眼神,但是和太宰以及鸥外的眼神不太一样,芥川突然反应过来了,这是连心智都失去的衍眼神。

那几个现在正想发动异能攻击太宰和中原以及鸥外,但是那些攻击鸥外的人,似乎选错了道路。不过在这里说选错的道路,也就是早死了十几分钟。

一个人的异能是将武士刀卷起的气流变成同样锋利的刀刃,他准备打先锋,去袭击鸥外。

鸥外连身都没有回,那个人的腹部出现了一道整齐的切口。

然后这个人应声倒下。

想要跟着攻上来的人看着打先锋的人倒地不起,突然止住脚步。他们止住脚步并不是因为那个人的死亡给他带来的恐惧,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就死了。

毕竟他们不知道鸥外在以前,是一个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外科医生。

“啊,真是可怕的异能!”纪德说道。

鸥外并没有回话,只是专心地和纪德对战。

毕竟后面的人并不需要鸥外额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太宰和中原现在的对战也是认认真真的。

从太宰现在没有考虑午间剧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

他没有笑不是因为对方太强,而是他知道中原一旦认真地发动“污浊的忧伤”,有些事情就会失控。

“汝……”

“容许吾阴忧之污浊……”

“勿复吾之觉醒……”

现在,一片黑色的污浊开始包围整个码头。

“中也……”太宰看着在污浊中一个个因为数百倍于g的重力重重地把水泥地都压出裂缝的无法呼吸的拟态成员。

即使是在坠入大气层,急速坠落的的返回舱中,宇航员受到的顶多是7个g的重力,而中原则是直接在这些人的身上加上了200g 的重力。

为了承受7个g,宇航原接受了长期的训练,而且每次训练下来的时候。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宇航员,也会在训练后满头大汗,剧烈地恶心。

而现在拟态的人,则是感受到肋骨挤压着肺脏,肺泡中的气体尽数被挤压出来,胸腔,腹腔,盆腔下陷成为不可能的曲线,口腔向外渗血;膀胱和大肠受到积压,那些人以扭曲的表情大小便失禁。

中原因为有点入魔,异能的攻击范围十分大,不过至少还没有到敌我不分的状况。

向来,在战斗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太宰就是负责通过控制中原而控制局面的那个人。

鸥外现在也被纪德缠住,纪德的异能最麻烦的就是,他能预测攻击并精确地躲避,鸥外在之前想到的是用炸弹这种无差别杀伤性武器解决他,但是纪德明显是已经料到了对方会这样想,于是把他们越来了武器库,意思就是:

你要炸的话,就等着你们的军火库整个飞上天吧。

这就是逼着鸥外和他互殴。

他们两个人只是搏击,并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了,是的,主角赢在嘴炮,反派死于话多,那种在少年JUMP或者特摄英雄剧中主角帅气的话在现实生活中是不会在激烈的厮杀中出现的。

不过在这么几分钟的打斗之后,纪德的身上挂了一点彩,鸥外的领带被削掉。

纪德想着要怎么好好享受厮杀;鸥外想着最佳的计策好马上解决眼前的烦恼。

芥川现在在中原的攻击范围之外,他用罗生门又将几个拟态的成员切成了碎片,其中有几个人的肢体掉进了水中,不知道会不会有板鳃亚纲的动物将这些失去生命的肉体撕咬之后吞进肚子当做意外的甜点。

不过对方的人实在是有点多,芥川已经开始觉得有点累了,而现在有更多的人围上自己。

太宰因为在中原的攻击范围之内,自己可以让异能失效,所以暂时没有人靠近。

但是他现在开始担心中原了,因为那块污浊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要不了多久,整个战场的重力场都会被控制,不是全部飞起来就是被超重力压得无法呼吸。

“中原,够了……”太宰看着失神的中原。让他停止使用异能,即使是用体术,中原也绝对可以把这群人解决。

但是中原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太宰说的话,他的皮肤也开始被渐染成了黑色。

“中也……”太宰朝着中原走过去。

太宰觉得自己现在有点不对劲,而且他也知道是为什么。但是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让中原停下来。

太宰一把抱着中原,那团黑色的污浊才渐渐消去。

有人趁机想攻击太宰和中原,朝着背对着他的太宰挥着武士刀冲过来。

回过神来的中原还保持着被太宰抱着的姿势,但是他马上就抬起右手,朝着那人来一枪。

那人应声倒下之后,中原一把推开太宰:

“你个死变态,你是gay吗?”中原马上又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太宰。

“喂……中原,那叫做男人之间的友好好吗?”两人手中持枪。

“这件事情以后说,现在先按照以前那样来……”

“了解!”

太宰说完,发动了大范围的人间失格,那些意图攻击他们的人都被包围在其中。

一声声枪响之后,那些刚刚趁机围住他们的那群人呈开花的样子倒下。

杂碎基本上已经解决了,现在还在热战的,就只有鸥外和纪德。

鸥外并不像一般的杀手一样握住刀,而是像个合格的医生一样用拿手术刀的姿势轻轻操刀进行战斗,而且他的每一击都是朝着要害去的,但是纪德总是能巧妙地避开。

鸥外现在有些不耐烦了。

一下子,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受到附近的气压变得意外高,他们的呼吸开始窘迫起来,连太宰和中原都有这样的感受。

中原可能没有见过,但是太宰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鸥外是怎么上位成为港口黑手党首领的,除了太宰,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当时前任的首领衰老重病,行将就木,在某个下午,鸥外携太宰,提着探病用的花和一些营养品进入了首领的房间。

关上门之后,鸥外像以前一样走到床前。

然后他从风衣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把手术刀。

然后当着怀中捧着鲜花的太宰,切断了已经没法说话的前任首领的喉咙。

“太宰君……”鸥外转过身来,满脸和蔼的微笑,“刚刚首领因为重病去世了,在咽气之前,把首领一职交给我了,是吧?”

“是……”太宰的左眼还缠着绷带,那时的他也不过19岁。

之后,反对鸥外成为首领的人都在被鸥外叫到办公室之后莫名其妙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些被鸥外用vita sexualis精妙地切开了身体的人,都被太宰处理掉了。

因而太宰也就在不久之后因为表现突出成为了干部。

这个时候中原已经完全回过神来,港口黑手党目前损失了两名成员,不过和拟态的损失相比那真是相当优秀了。

“中原君,拜托一下……”鸥外在刀与刀的碰撞中这样命令道。

中原听到了之后,想要再次发动污浊。

“你在干什么……”太宰马上用手一碰中原,“用一般的就好了。”

“混蛋太宰你在干什么?”中原一把推开太宰。

“那么中原,回答我的问题。”太宰对他说道,“我的计划,有失败过一次吗?”

听罢,中原还是按照太宰的话只发动了比较普通的重力操纵。

而这个时候,太宰一个箭步冲到纪德后面,使用人间失格。

就是这个时候,中原在他身上加上了10个g 的重力,鸥外看到纪德因为太宰和中原的攻击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发动了vita sexualis。

纪德的腹部立即往外渗血。

“这样一来结束了。”鸥外一脸轻松。

不用说也知道,刚刚鸥外的异能切开了一个麦氏切口,这是以前鸥外用的最多的一种手法。

“中原,太宰,你们留下来清理一下现场,爱丽丝和我约好今天下午吃甜品,啊,衣服坏掉了,得买一件新的。”

鸥外转身离去。

其实太宰他们没有什么好做的,只是留下来看着手下清理现场而已。

“芥川君……”太宰指着地下的血迹对着芥川说道,“在这里喷一下漂白剂。”

芥川知道,这是暂时躲过鲁米诺测试的一种方法。 

尸体被装进每部车尾箱里面带有的黑色尸袋中,芥川对于港口黑手党的手段早有耳闻,不过亲眼见证了之后确实也让人印象深刻。

“好啦……”太宰有转化为电视儿童,对中原说,“我先回去了。”

“想得美!”中原一把拉住太宰的后衣领。

“亲爱的中原……”太宰贱兮兮地笑着,“放过我一次好不好?”

“不好……”中原说道,他知道,太宰要是现在跑路了,那么找到他写报告就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之前一般执行了任务之后,太宰都会偷偷跑掉,然后把善后的事情和写报告的任务交给中原,虽然中原每次都被太宰气炸,但是他还是会好好完成任务。

“啊……午间剧已经完了啊!”太宰一脸苦相。

“你把报告写了!”中原对太宰说道。

“切……”太宰嘟嘴,“写就写。”

中原终于放开了手,之后,太宰把芥川拉到一边,悄悄说道:

“那个,芥川君,你知道的,我呀,对于纸面上的工作非常非常讨厌,关于报告的事情……”

“好的……”不用听完这个人渣的话都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就知道你会的!”太宰像是奖励家里的哈士奇一样揉了揉芥川的头,弄得芥川满脸不爽。

[不能对上司说一个‘不’字的,不是你教我的吗?]

“啊,既然这里的工作解决了,那我回去换一件衣服!”太宰说完,拉着芥川开着车就跑了,全然不管剩下的人根本没办法坐在一辆车上面回去。

中原想要追上去都晚了,他扯着嗓子吼了一句:

“混蛋太宰,回去把计程车费付给我!”

扬长而去的太宰把芥川送到楼底下。

“你先回去。”太宰告诉芥川他还有事,并嘱咐芥川一定要按照约定写完报告,还告诉他写报告的标准范本在自己房间书桌的第二个抽屉里面。

“切……”芥川下车之后,太宰一松开离合就猛地轰油门,频繁地换挡到了四档,疯了一样朝着郊区他熟知的一个地方驱车。

“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太宰的脸上现在是要抓狂的表情,比中原被他惹恼时候的表情还要可怕。

芥川回到家中,到了太宰的房间里面,门锁已经换上了新的,因而门并没有锁上。

他看到太宰的房间还是依旧凌乱,他不得不把太宰书桌上面的解剖学,外科学,内科学,毒理学的书全部收拾好才找到抽屉的钥匙打开。

他先看了看太宰说的那一份样本,是2012年的事情:

港口黑手党在镰仓的一处分公司受到不明组织的袭击,组织派出尾崎红叶和太宰去调查这件事情,太宰很快就调查除了事情的真相,是组织自己的人为了牟利参加了贩卖毒品,后来分赃不均,起了内讧。

太宰将那些人稍加拷问,就得知了毒品的来源,那是一个以神奈川县为据点的,主要贩卖从缅甸那边运来的毒品的小型贩毒组织。

自然,之后太宰和尾崎之后率人剿灭了贩毒团伙。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

这份报告出自尾崎之手。

读完了之后,芥川本来想就在太宰的房间写完这份报告,但是芥川敏感的肺总是觉得这里有一股淡淡的烟味呛得他想咳嗽。

他讨厌在房间里面抽烟的人。

准确的说是他讨厌太宰。

于是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台灯写报告。

报告的要求是5000字,芥川在打了草稿之后才开始写,毕竟这是第一次,他不想输给任何人。

写到一大半的时候,他听见大门被打开,那是太宰回来了。

但是他没有要来打搅芥川的意思,芥川也没有要迎接的想法。

然后继续迅速地写作,听见太宰进了房间。

没有多久,芥川就写完了报告,准备送到太宰的房间里面。

他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于是他就直接拧开了把手。

“失礼了。”芥川左手拿着报告,右手关上门。

太宰把房间的灯开得很亮,因而芥川看到,太宰现在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面,眼神涣散。

刚刚被收拾好的桌子上,有用纸片分好的一排排白色的粉末。

芥川知道,这种东西是二乙酰吗啡,

俗称海洛因。

太宰似乎是察觉到芥川进了房间,缓缓转过头来,怪异地微笑着:

“哟,龙之介。

 

附:

1.关于鸥外的异能我参考他的职业就设定成了能够瞬间产生外科手术般精确的伤口。不合适我也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2.前几天实在是憋不出来了……今天憋了5000+,凑合着看看吧……明明想日更的我……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