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秋分」

看到太宰这个样子芥川竟然莫名开心。

他知道,和日本大多数正规的黑帮一样,港口黑手党是严禁毒品的,在缉毒方面,他们和山口组合作成立的毒品监察系统甚至比日本的*缉*毒*警*察还管用。

而且港口黑手党的成员吸毒受到的处分,芥川不是不知道。

那是绝对够格的拷打。

而且现在首领不是正好要自己事无巨细报告太宰的行动吗?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可以毁掉这个男人了,而且用的是和太宰一样的那种卑鄙的方法,但是芥川却心安理得:

[这都是你教会我的……]

“你要试一下吗?”太宰坐了起来,将纸片卷成卷,吸了进去。

他先是咳嗽了两声,然后,海洛因发挥了作用,他发出了满意的一叹。

芥川的脸上不失惊讶的表情。

“太宰老师……”芥川看着他。

“真是怀念啊……”太宰并没有理会芥川,或者说当海洛因给他带来绝顶的快感的时候,他已经无暇照顾周遭的一切。

“你……告诉那只老狐狸也没事的……”过了好久,太宰又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芥川因为讨厌这个味道往后退了一步。

“没事你就去睡觉了。”太宰打发他走。

“是……”芥川转身出门,在自己踏出门之后几秒,他听见太宰锁门的声音。

芥川回到自己的房间,激动得抖着手给森鸥外写短信,他先写了一篇长长的报告似的文字,详细说明了他是怎样发现太宰在房间里面嗑药的,还用太宰教他的方法润色了一下文字,显得礼貌而有条理。为了让鸥外知道这个所谓的黑帮最年轻的干部是怎样的人渣,芥川前后折腾了可能有一个小时。

但是他总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

于是他删掉了长篇的短信,写了一条新的,不如以往,今天的短信只有寥寥数字。

“太宰老师他似乎是在吸毒。”

没多久,他第一次收到了鸥外的回复:

“把公寓的门给尾崎他们留着。”

芥川现在的心情就像是看着自己最讨厌的老师打开教室门之后,被学生们巧妙地放在门框上的黑板刷砸中的愉悦。

芥川在看国语书,但是第一次,他无法专心看书,因为他一直在等鸥外派来的人。

可能过了一个小时,芥川留的门被静悄悄的一行人打开。

为首的是穿着和服的尾崎红叶。

跟在尾崎后面的是戴着帽子的中原中也和其他穿着黑西装的黑手党成员。

去敲太宰房间门的是尾崎红叶,出人意料的是太宰完全没有负隅顽抗,而是自觉主动爽快地开了门。

“哟,尾崎大姐……”

很久没见面,太宰就用这种语气给她打着招呼,还附加一脸痞笑。

尾崎先是因为太宰的无赖无礼而皱了皱眉,然后他向着太宰的房间环视:

他没有做任何掩饰,让盛放海洛因的塑料袋,就那样明目张胆放在书桌上。

也没有挡着要进去检查的尾崎红叶,果然,她在放在桌角的大号无印良品的购物袋里面发现了更多的海洛因和大量的注射器。

更没有阻止尾崎一把把他拉过来,挽起他的袖子检查,发现了几个细密的红色针眼。

   “投降……”太宰没有任何解释,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脸上依然是笑着的。

尾崎则是因为女人的感性做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太宰的态度就像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收敛了表情的尾崎挥手示意她的手下上前来。

咔嚓咔嚓,金属的轻微碰撞之后,太宰的手被拷上。

“芥川,待会儿帮我拿一支筷子来。”

中原回头看了似乎是不知所措的芥川,叹了口气,押送着吹着口哨的太宰离开。

芥川以为自己没事了。

“小子……”尾崎红叶叫住他,“你也一起来。”

在下楼的时候,尾崎像个温柔的大姐姐一样问道:

“芥川,你知道太宰他最近为什么沾上毒品了吗?”

芥川摇了摇头。

“你好好想想……”尾崎理了理自己的袖丸,“毒品的种类有很多,吸入方式也很多样,可能是白色的粉末,也可能是装在瓶子里面的液体药剂,还有可能为了掩人耳目装进奶粉的罐头里面,总之你给我好好想想。”

芥川哪儿会关心太宰的死活,不过他还是按照太宰的吩咐拿了一支筷子走。虽然他不知道用意何在。

“太宰那孩子,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尾崎用轻微的哭腔说道,“几年前我们去捣毁一个贩毒窝点的时候,太宰的烟被人调换成了混有海洛因的,虽然任务成功了,但是他染上了毒瘾。”

尾崎似乎是真的哭出来了。

“你知道戒毒有多痛苦吗?”尾崎看着他,“所以我们从来不允许吸毒。”

这个时候尾崎的眼神变得犀利:

“所以我们会把这些贩毒的连根拔起,小子你好好想想,他从那儿染上的?”

尾崎在电梯里面双手放在芥川的肩膀上面,直直瞪着他。

芥川的肩膀被他捏得发痛。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下午的事情,有个人好像向自己掷了一种白色的粉末过来,不过自己并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在那个时候太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难道是那个时候?

芥川不敢多想,只是一位地告诉尾崎自己并不知情。

尾崎叹了口气:

“虽然性格糟糕,太宰也真是可怜的孩子。”

说完还抹了一把泪。

芥川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尾崎会这么难过,直到他再次进了黑手党的刑训中心。

在车上,前排坐着司机和芥川,后排中间坐着手脚被拷上的太宰,旁边是尾崎和中原,中原的表情十分严肃,尾崎是一脸的遗憾,相反地,太宰则是漫不经心哼着哆啦A梦的歌,后来又换成聪明的一休。

下车之前太宰的脚铐暂时被解开。

似乎是因为太宰,刑训中心的人都被清空了,一行人押着太宰到了最里面的审讯室。

“首领在里面。”中原这样说道。

太宰的手铐被解开,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解开领带,递给芥川。

“待会儿拿回去干洗了。”

然后把芥川手中的竹筷拿走,进了审讯室。

尾崎和中原也一起进去了,本来芥川想跟着进去的,但是被中原的手下一把拦住。

太宰半敞着衬衣,散步一样走到房间的中间。

“首领!”太宰爽快地向坐在审讯室桌子前坐定的鸥外打招呼,并反客为主地一屁股坐在房间中间的凳子上面。

“太宰啊太宰,你怎么又干这种事啊!”鸥外一脸无奈,又好像有一点心疼。

“实在是抱歉,首领,大晚上的让各位劳神费力不好意思了。”太宰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把手中的筷子转来转去。

“太宰君,我就直接给你说了。”鸥外收敛的自己的表情,“你也知道港口黑手党的规矩,不能碰毒品的。你是第二次犯了,我也不能就这样放任你。”

“啊。没关系没关系,您身为首领,必须要维护组织的规则嘛,当然要令行禁止,请不要顾虑我,一定按照程序走。”太宰依然在转着自己手中的筷子。

“我和几个干部刚刚开会讨论了,虽然尾崎和中原甚至广津都有给你求情。”说道这里,太宰瞟了中原一眼,惹来中原一脸嫌弃。

“但是呢,无规矩不成体统,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鸥外的脸上出现了阴翳:

“我们还是按照帮里的规矩来。”

“还请一定要这样。”太宰脸上也出现了阴冷的笑容,然后把筷子咬住。

鸥外挥了挥手,广津走上去让太宰站起来,把他的双手绑在系在天花板上的绳子上面。

中原手里面拿着一条黑色的布条,走到太宰的面前蒙住他的眼睛。

“对不住了,太宰。”中原小声这么说了一句。

太宰在内心苦笑。

鸥外面前的桌上摆着三个揉成一团的纸条,广津,尾崎,中原他们一人拿了一个,把纸条拆开。

芥川在门外,并不能听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他知道,太宰现在一定相当不好过。 

他有些后悔了,如果当时太宰没有一把护住自己,那么不幸染上毒瘾的就是芥川龙之介而不是太宰治了。

现在的审讯室里面,鸥外看着自己最得力的手下,额头的汗水一股一股往下落,因为皮鞭的抽狠命抽打,衬衣已经破裂,染上了血,手腕的绷带都被绳子磨掉,直接让太宰纤细的手掉了一层皮,太宰的牙齿深深嵌在竹制的筷子里面,脚已有点开始打颤。

等等,记得在场的几个干部刚刚抽了个签吗?你们也许觉得是用来决定谁负责下手执刑,但是在港口黑手党里面的,这种情况的抽签,只是决定顺序。

理由是害怕执刑人和受刑人关系极佳,手下留情,比如中原和太宰,虽然如果被吊打的是中原,太宰反而会格外用劲。

因而在这种情况下被请来的人都会下手。

中原抽到的签是最后一个,他很认真地避免打到之前的伤口,不过即使中原再注意他也不敢下轻手,因为鸥外一直像是看好戏一样认真地盯着中原,他知道虽然两个人基本上是见面就吵架,但实际上是相当交心的朋友。

于是中原也只有一次次挥鞭,发出呼呼的声音,然后重重打在太宰本来就不够强壮的身板上发出啪的一声,然后太宰双脚明显地颤抖。

“够了……”鸥外看了看手机,从尾崎开始抽第一鞭,已经过去30分钟,这才叫停。

中原听罢马上停下了鞭子,马上解开了太宰眼前的黑布。

太宰依然瞪大着眼睛,牙齿依然将筷子咬得紧紧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大口大口喘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委屈一下太宰君像上次一样,到组织的疗养所里面静养一段时间。”

太宰将嘴里的筷子吐出来,眼神似乎恢复了正常,但是呼吸依然急促。

“那我这次要多呆一会儿……工资还麻烦照常发呢,首领……”太宰强撑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没问题。”鸥外微笑,和广津走出了房间。

中原这下才解开太宰手腕上的绳子。

太宰颓然倒下。

“喂……喂……太宰!”中原立马搂住他,太宰似乎是昏了过去。

不如说真的是昏了过去。

尾崎见状叫来了组织的医生。

从打开的门,芥川看着倒在中原怀里的太宰被医生接走。

啊,自己现在不就是懦夫么?

芥川这样嘲笑道自己。

本来自己想要跟着太宰去医院的,正当想要转身离去,却被中原一把拉住后领。

“站住。”

芥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你给首领说的吧?”中原问道。

芥川支支吾吾没说个所以然来。

“切……”中原看他这幅怂包样,不屑地咂了咂嘴,“那混蛋平时这么培养你结果到头来被你卖了,真是养了只白眼狼。”

其实听到这句话,芥川反而没有刚刚那么愧疚了。

“那家伙说了,他静养的期间,我来带你。”中原极不情愿地说道。

“你以为太宰是为什么又染上毒瘾了啊!”中原示意芥川跟着他走,一边走一边说教。

“拟态的人就是想毁了我们才向你和太宰扔海洛因,太宰知道这是什么那个时候才护着你的。”

“你现在满意了?”

“要不是太宰当时向首领求情,你以为想暗杀港口黑手党干部的人会怎样死啊?”

“真不知道太宰这么做是为了个什么。”

芥川现在有点相信太宰之前说过的,要是人太过婆妈,会变得像中原一样矮。

虽然现在芥川有点的愧疚,但是半个月了,中原没有一次允许芥川去看太宰。

在这半个月里面,芥川发现中原和太宰的不同,首先他生活比太宰规律:

中原早上从来不赖床,也不会随心所欲命令芥川给自己做早饭,不会为了看电视剧翘班,不会把写工作报告的任务推给其他人,不会推掉组织的应酬,不会一个人出去喝酒彻夜不归,不会按照自己的心情没事就给芥川布置做不完的功课;

中原每天都会按时起床,开车稳当,吸烟一天不超过十只,喝酒只会在周末,虽然进出酒吧,但是不会沾花惹草,即使是在私底下也不会称森鸥外为老狐狸;

他和太宰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训练芥川的时候,太宰是一次次把芥川逼到极限,用太宰的话,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之后就是打倒芥川,利用芥川一次次的失败来践踏他本来就脆弱的自尊心;而在中原的方式不同,他很耐心地给芥川讲解体术的要领,手把手矫正姿势。严格地陪练是肯定有的,这当然也会让芥川挂彩,但是他从来不会把芥川往死里逼,更不会在芥川倒地不起的时候施加尖酸的嘲讽,来刺伤他。

中原的体术很优秀,在他的教导下芥川进步不小,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中原基本上都会带着他,芥川也会很认真地协助中原完成任务。

看起来一片和谐。

但是芥川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比如太宰恶毒的话语激起的自己的斗志;

比如太宰无情的击打造成的肉体的疼痛;

比如太宰繁重的作业带来的精神的疲倦。

总觉得……有点怀念。

芥川甚至因此觉得自己无法适应中原这种和太宰相比起来对自己太过温柔的教育方式。

自己还真是贱!

芥川这样自嘲。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对太宰的愧疚吧!

因而芥川最近都没有打扫太宰的房间。

一个又一个早上,芥川已经习惯了在外面和中原一起吃早饭,当他以为自己是不是这样会被过继到中原手下的时候,还在吃拉面的中原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只回答了一句:

“好,我马上来。”

很多工作中的电话中原也是这样回应的,但是很明显,现在他的脸色不太对。

“小子,走了。”中原扔下一张1000日元的钞票立即起身离去。

芥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跟着中原疾步行走。

中原发动了车子,当时速飙到80码时,他才告诉芥川:

“妈的,太宰那混蛋又自杀了。”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