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寒露]
“小子,要是太宰死了你就给他陪葬,知道了吗?”中原急刹之后,对着惊魂未定的芥川说道。
“是……”他看着中原解开安全带,下车后咚地关上车门,用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没几秒,芥川所在的副驾驶座的车门被一把打开,中原恶狠狠地说道:
“你他妈的不知道下车吗?”
芥川听见中原的怒吼,马上下车,没有一秒耽搁。
中原疾步走在前面,芥川一点也不想走得那么快,因为他不想看到太宰,不想看见为了保护自己而身陷囹圄的太宰。
但是迫于中原的爆脾气,他只有乖乖跟在后面。
连护士都没有问,中原直接就正确地走到了写有“太宰”的门外。
太宰是港口黑手党里面唯一一个在组织的医院里面有专属病房的人,理由是这个人隔三差五自杀,给大家都造成了困扰,最后森鸥外特设了一个病房,给自杀成癖的太宰使用。
太宰在上一次戒毒成功之后,还抽空把房间装修成了地中海风格,之后每次疗养都会新网购一些东西到这儿,以至于这儿看起来已经不像是医院病房而像是咖啡馆。
现在,太宰安静地躺在病房里面。
主治医师说,太宰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没有生命危险,虽然这句“没有生命危险”大概是在说他自己,因为他的额头上缠着绷带,那是太宰用输液的瓶子砸过去弄伤的,中原庆幸太宰的体术在港口黑手党只能算一个中下水平。
听到这句话之后,中原松了一口气,而芥川也有了进这个房间的勇气。
太宰现在安详地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医生说是打了镇静剂,他的脖子上缠着绷带,还有渗出的淡淡的血迹。
盖住太宰半张脸的呼吸面罩因为他的吐息一阵一阵被水雾模糊。他的手脚被绑在床头和床脚,这个时候他身上平日里面绑着的绷带被取了下来。芥川可以清楚地看见太宰手腕处全是像是蚯蚓一样蜿蜒爬行的割腕的伤痕,以及几天前受刑的时候擦破皮的伤痕,和这几天在医院里被勒破皮的新鲜伤口。透过细碎的黑发,那张惨白的脸上是一道道猩红的抓痕。
“你留在这儿。”中原在再三确认太宰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给鸥外汇报之后,收到了这样的指令。
这当然不用芥川回答了。太宰老早就教过了,在港口黑手党里面,对于上级,不能说一个不字。
何况下命令的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于是芥川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留在了医院里面,他坐在太宰病床前那张椅子上面,盯了他好一会儿,他想,为什么这个人渣生得一副俏皮囊,弄得几个护士在门外小声啜泣:
“治他怎么这样了……”那个戴着眼镜的说道。
“是啊,治他以前最多就是为了翘班溺水或者割腕,怎么成了这幅样子……”那个本来说去给隔壁病房的基层员工换药的这样说道。
“希望他早点好起来……”那个手里抱着病历本的这样说道。
听着这几个女的说话,芥川莫名烦躁。
总之生得一副好皮囊,无论怎么人渣,都会讨人爱吗?
芥川以为自己仅仅是在嫉妒太宰俊俏的长相。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日光灯被打开,太宰才缓缓睁开眼睛。
然后直直盯着芥川。
看着太宰漆黑如夜的眼睛,芥川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吗?这样似乎老套了一些。
您没事真是太好了?不就是自己把太宰弄成这个样子吗?这样似乎虚伪了一些。
今天天气不错啊?太宰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自杀了,晚上才醒来,怎么会知道天气怎样?这样似乎坏心了一些。
他憋了好久,才蹦出了一句:
“太宰老师。”
然而躺在床上的太宰张嘴却无法发声,啊,毕竟才自刎了。
他只得动动眼睛,示意芥川解开绑着他的绳子。
芥川解开了靠近自己那一边的绳子,医生说,不能够解开太宰的绳子,因为你不能低估戒毒中的人的攻击性。
不过芥川已经习惯了服从太宰。
太宰活动了一下腕关节,然后马上抓住芥川的手。
芥川一定是被吓到了才没有收回自己的手。
太宰在他的手中写了一个字:
水。
芥川一路小跑,找到了准备下班的医生,医生说他太宰现在什么也不能吃,什么也不能喝,谁叫他自刎呢?
于是按照专业人员的意思,芥川只得告诉太宰这个不幸的消息。
太宰也没有特别失望。
现在的他已经取下了呼吸机,看起来脸色也基本恢复正常,但是因为他不能说话,所以芥川觉得现在的太宰非常反常。
芥川想这也不是回事,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太宰。君子动口不动手,太宰是伪君子,所以刚好适合反着来。
太宰拿着芥川的手机,用解开绳子的那只手打出了一行字:
回去吧,芥川君。
芥川看到这句话表情僵硬了一下。
“首领叫我留在这儿的。”芥川回过神来这样回答道。
你回去。
太宰似乎是没有听见芥川说的,又打了同样一句话。
“您这样让我很为难。”芥川面露难色。
太宰又啧了啧嘴,打了这么一句话:
“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好看的?”太宰的脸色有点变了,不耐烦地把手机递还给接芥川。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治君的陪护吗?”
尴尬的氛围被敲门进来的护士暂时打破。
不过芥川只是想说:你去港口黑手党问问,有谁敢这么叫太宰治的?
呵呵,别说的好像你们很熟一样。
芥川心里一阵恶心。
不过他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过一会儿他毒瘾犯了你要小心。现在得过去把他的手给拴上。”她说完就走了过去。
太宰转过头,顺从地任由护士把自己的手死死系在床头。
然后值班护士一起和芥川一起坐在了太宰的房间里面。
毒瘾发作是什么样子呢?芥川不知道。
但是太宰知道。
三人安静地过了两个小时。
晚上十点钟,太宰开始躁动不安。
他的手不断牵动着绳子。
不过纤瘦的他这么一扯并不能有什么作为。
只是让自己手上徒增伤口。
扯动的声音越来越大,护士见状叹了口气。
太宰接下来的叫声只是一阵阵的呜咽,护士告诉芥川,要是太宰没有割喉,现在也许要用透明胶封住嘴巴,毕竟医院还有其他的病人。
芥川看着越来越痛苦的太宰却并不能做什么,用他本人的话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卑鄙的人。
太宰的脸扭曲着,死命想发出声音,挣断绳子。
而且最可怕的是,太宰那张扭曲的痛苦的脸现在就死死盯着芥川。
就像是在说:
“孬种。”
太宰挣扎了好久,被鞭打的伤口裂开,将薄薄的病号服染成了红色,护士小姐在一边轻轻啜泣。
过了好久,太宰应该是蹦跶累了,停了下来,胸膛上下起伏喘着气,额头上一滴滴的汗水滑落。
那双眼睛像是在看着芥川求助,说着:
“杀了我。”
护士看着太宰基本安静下来了之后,小心地擦去了他头上的汗水。
芥川看着护士的动作,十分熟练,
熟练得让芥川看着不爽;
然后她拿出注射器给太宰打了一针,也是十分熟练,
熟练得芥川看了心烦。
注射了镇静剂之后,太宰的眼见逐渐阖上。
芥川也觉得累了,于是就在这个豪华包间睡下。
直到第二天早上被进来给太宰换药的护士叫醒。
绑着太宰的绳子暂时解下,他活动了一下一下手腕。
护士解开太宰脖子上面的绷带,芥川看着那喉结下一道瞩目的口子,绝对不是像平时闹着玩的。
这个人,现在真的这么痛苦吗?
护士细心地给太宰换上药,缠上绷带,太宰并没有正眼看她,但是护士却一直喋喋不休,向太宰说这个伤口好了就可以尽情吃喝了,现在需要忍耐一下。
啰嗦得让芥川反胃。
上午,太宰在上厕所的时候终于得以走动一下,当然,这是在芥川以及医院护工的陪同下完成的。
走到窗前的时候,太宰慢慢停下。
芥川一时不知道为什么,太宰只是安静地看着的窗外的槭树。
芥川按照他的视线看去,那树叶竟然已经开始泛红了。
也对,太宰进来的时候还是初秋。
鸥外似乎是很重视太宰,当芥川又回到太宰身边的时候,让他继续事无巨细汇报太宰的情况,当然,太宰的情况是在逐渐好转。
芥川自己都没发现,他的报告里面,关于太宰的负面消息越来越少。
只是每次,太宰因为毒瘾难受得抓狂的时候,芥川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被束缚的太宰拼命挣扎。
对,卑鄙的自己只需要在一边看着就好了,毕竟痛苦的不是自己,而且当时也是太宰主动挡着自己的,自己又没有哭着求他。芥川如是安慰道自己。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人不爽,那就是那些女护士的殷勤,他们为了太宰宁愿值夜班,而且在太宰被鞭打的伤口没有好的时候,给他处理前胸和后背的伤口这个任务几乎要在护士之间引起战争了。
而这只是让芥川觉得十分恶心。
但是在太宰犯毒瘾的时候,她们什么实质工作也不能做,仅仅是马上叫来男医生。控制住抓狂的太宰俨然成为了瘦弱的芥川的责任。芥川的脸被太宰抓伤了一次,他想给太宰剪指甲免得自己再受伤,但是这个亲昵的工作在芥川找到指甲刀之前又被护士姐姐们抢走。
芥川只有再一次觉得神烦。
在脖子上面的绷带拆下来之后,太宰对芥川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芥川君,能给我带几本书来吗?”
太宰列出了好几本书的名字差芥川去买,自然芥川是好好完成了的。
只是这些书尽数被太宰撕成了碎片。好家伙,这些全是芥川跑遍书店才找到的原版法语书,而且都是芥川自己买的单。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太宰才没有每天都犯瘾,当这一点得到证实的时候他终于不用成日被绑在床上,芥川也不用再每天都看守着太宰。
不过即使是背着中原,芥川也会每周来看太宰,芥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虽然对于自己来看太宰这件事情中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芥川觉得不合适啊,他在自己心里面找了好几个理由都没有能够说明为什么这么自觉就来看太宰了,每次还抱着一束花来。
他的最终用人应当有感恩之心来说服了自己。
因为最近到处跑,芥川脸刷推特的时间都没有了。
太宰每次看见芥川来都会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这是芥川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像是看透了连芥川龙之介都不知道的芥川龙之介,看戏一样看着自己。
最近的太宰很安静,可能是前段时间不能说话让他适应了沉默,喉咙愈合了之后,太宰的声音有了小小的变化,用中原的话来说就是没有那么娘了。
其实芥川也这么觉得。现在太宰的声音,比以前好听了。虽然他当着太宰的面总是说他变了一副公鸭嗓子。
太宰安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几乎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iphone6.
不过住院期间的时间自然是大把大把的,太宰觉得嘴巴很寂寞。
于是太宰拜托芥川给他带一条万宝路进医院,未成年的芥川花了点力气才弄到,结果悄悄把烟递给太宰的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把家里的打火机给太宰拿去。
然后太宰在芥川再一次来的时候,让他关上门,顺手一把从芥川的手中夺过打火机,点燃一支。在芥川还没来得及躲开的时候,就一口烟就朝着芥川吐过去。
呛得芥川一阵咳嗽。
他说这是给不成器的部下的教训。
芥川一脸嫌弃,但是内心却不像以前一样厌恶,因为他已经熟悉了,这是太宰的味道。
熟悉到即使刺鼻也不觉得恶心。
而当太宰的尿检正常,也没有再歇斯底里,看见海洛因没有反应的时候,地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了。
太宰穿上了和雪一样厚厚的白色呢子大衣,空着手一路蹦哒,看着芥川提着他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家。
一路上,太宰就像没进过城一样欢脱地看着街上的一切,夜空下的城市闪耀着节日的灯光,酒店,电影院,花店生意火爆。
毕竟今天是情人节嘛。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