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大寒]
芥川以为好容易获得自由的太宰会叫来织田作或者中原好好玩玩,去鲁宾或者是去其他的地方喝到天亮,自然,他是不会带上未成年的芥川的。

不过,太宰在半路居然在半路上叫司机把东西运回去,把自己领去了和工作无关的地方。

街上全是成对的情人,芥川和太宰两个大男人走在一起反而显得异类。太宰拒绝了他们热情推销的玫瑰和巧克力,走到了一家酒吧前面。

“一起进去吧?”太宰像是在邀请。

不管是不是邀请芥川都是不会拒绝的。

酒吧里面的灯光自然是十分昏暗,不过这家酒吧不像是其他看起来就很廉价的店面那么喧闹。这里并没有舞池,播放的音乐是科尔庄园的野天鹅,喝酒的人也不多,和大街上的那些一进去手脚就不安分,厕所里面永远会有几个隔间从里面长时间上锁的酒吧不一样,对,简单的来说就是酒吧中的贵族。

进去之后芥川才知道这是一家会员制酒吧,难怪人这么少。

在看到菜单的时候,芥川才知道为什么人这么少的酒吧还可以有这么华丽的装潢,而且还能在地段这么贵的地方不倒闭。

太宰叫芥川的不要客气,随便点,他看了看,一杯果汁都要花掉自己一周的薪水。

看来港口黑手党收取的保护费真是用到了实处啊!

于是芥川就点了菜单上面最便宜的草莓牛奶。

“哎呀,真是寒酸……”太宰听见芥川点了以前自己带来的女人最经常点的饮品之后,如实嘲讽道,“不要点酒吗?”

芥川满脸通红。

“算了算了……”太宰挥挥手,自己却什么都没有点。

但是酒保却自觉拿来了冰桶,杯子,和一瓶龙舌兰。

以及芥川点的草莓牛奶。

还说了一句,好久没见,太宰先生。

芥川慢慢嚼着吸管,牛奶现在还有点烫口,太宰则是摇晃着杯子,把冰凉的酒喝下去了,芥川看见,在太宰吞咽的时候,喉结上面的那条瞩目的伤疤在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

太宰一杯一杯喝着酒,笑吟吟想着什么。

草莓牛奶没有那么烫口了,芥川用吸管大口大口开始喝。

“芥川,待会儿陪我去一趟总部。”太宰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喝酒了,现在的脸上有了少见的绯红。

“是……”芥川其实还不太习惯像太宰一样享受生活,很快就喝完了牛奶。

太宰依然是笑盈盈看着芥川,慢悠悠喝着酒,直到瓶中的酒只剩一半。

“要喝一口吗?”太宰杯中的酒还剩一小口,问芥川。

“不用……”芥川低下头,小声回答。

“没事啦没事啦, 这里是黑手党的地盘,不会有警察带你去辅导的。”太宰把杯子推到芥川面前。

“这个……”芥川咽了一口唾沫。

“真是……小孩真是麻烦……”太宰说完嘟着嘴准备拿回杯子。

芥川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把夺过了杯子,闭上眼睛,一口闷了。

然后被呛得咳嗽。

太宰看着芥川眼泪都被呛出来了,噗嗤笑了出来。

“哎呀,你你后还是直接喝牛奶好了。”太宰用与以往无异的欠揍口气说道。

芥川只得马上抽出卫生纸,把脸擦干净。

还好,一小口龙舌兰还不至于把芥川灌醉。

太宰见状又给自己倒上了一小杯,开始慢慢喝。

用同一个杯子。

在瓶子里面的液体只剩下四分之一的时候,太宰骤然停下。

芥川看太宰的样子那就是没有喝爽,但是他却少见地没有继续的意思,毕竟他今天晚上还要去黑手党总部。

“好喝吗?”太宰走在冷风中的时候,左手抄在大衣的口袋里面,右手拿着那瓶子,液体发出清脆的响声。

“嗯。”芥川跟着太宰走着,回答道。

芥川不知道,从这里只要穿过一条小巷就可以到达黑手党总部的后门。

后门离审讯室更近。

太宰一路哼着轻快的口哨进了审讯室,即使是芥川也知道,这是《朝五晚九》的片尾曲。

在出院前几天太宰在iPad上面补完的。

在门口,几个人已经等了有些时候,在那儿跺着脚取暖。

听见太宰的脚步声,他们立即端正了站姿,为他打开了门。

芥川没有被太宰允许进去。

隔音门被关上之后,里面的事情就不是芥川知道的了。

“哟,听说是你们把毒品卖给拟态的人的,是吧?”太宰扣上了白色呢子大衣的羊角扣,和被绑在墙上,嘴巴被脏帕子塞着的看起来像是街头小混混的人友好地问候。

当然,对方是无法做出回答的。

“不好意思,隔了这么久才来追究这件事,毕竟我进了疗养所嘛……”太宰把龙舌兰挨个倒在那些人的头上。

“让你们浪费了这么多社会资源真是对不起国家啊!”

太宰神情自得,掏出打火机和烟,点燃了一支。

“真是羡慕啊,今天街上一对对的狗男女……圣诞节的时候还没有秀够吗?”太宰吐出一口烟,全然不顾那几个人拼命扯着链子,想要发出声但是却做不到的惊恐的表情。

在烟抽到一半的时候太宰把烟头放在了其中一个人的头上。

顿时他的头就烧起来了。

但是他的惨叫却因为嘴巴里面的脏帕子没有发出。

“糟了糟了,这要出人命啊!”太宰看着那个人的头发都被烧没了,抄起高压水枪喷去。

“这样吧,你们五个人,我可以先留半条命,至于之后能不能活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太宰说完,打开门,叫来除了芥川之外的所有人。

那五个人被绑着带走了。芥川跟着太宰上了一辆皮卡,那几个人被打包摞放在车后,一行人到了港口的废弃工厂。

下车的地方,刚好有一辆搅拌车,以及五个铁桶。铁桶的大小可以装下一个成年人。

太宰挥手,几个贩毒的小混混被装进了桶子里面,脑袋刚好位于桶沿外面。

按照太宰的意思,几个铁桶里面慢慢被灌满了水泥。

芥川看见,太宰的脸上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

这家伙甚至还在看着最新一集的艾伦秀*1笑得前仰后合。

看完了艾伦秀还不够,他还看了最新一集的《石膏boys》;

石膏男孩这种泡面番有点短,太宰就又看了最新一集的堕落街传奇。

看完如上剧集,太宰才走到那几个已经被摆在水边的桶前面,双手撑着下巴,说道:

“你们把毒品卖给拟态害得我现在落了好多剧没有追啊,组织的新年会也没有参加的成,结果中原把我的酒都给喝了。”

“而且戒毒真的很难受。”太宰突然转过头,对着芥川问:

“是吧,芥川君?”

太宰的眼神,就像是深冬的贝加尔湖一样。

芥川只是觉得好冷,脚有点发抖。

“好了,我给你们留了半条命,至于你们之后能不能活下去就是各人的事情了。”

太宰愉快地说完,一脚踢过去,最前面那个桶应声掉进海中。

除了溅起来的水声,四下十分安静。

其余的人见状,用扭曲的表情做着最后的挣扎。

结果是这几个人现在都被太宰一脚踢下了水。

“完事!”他双手一拍,一脸轻松。

然后他走过去拍拍芥川的背。

“回去了,芥川。”

笑着的太宰知道,在回去的时候,芥川的脚一直在抖。

到了公寓楼下,太宰突然去拍了拍芥川的背,吩咐他去取一下快递。

芥川深吸一口气,抑制住了脚抖。

他拿着快递和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了房间。

“辛苦你了,芥川!”太宰把自己扔进沙发,发出了满意的一叹。

芥川试着平息自己的呼吸,把太宰的东西全部放好,房间也因为太宰今天要回来所以已经打扫干净了,连藏在角落里面的烟灰也有擦干净。

收拾好东西,芥川想在沙发上面落定,虽然太宰现在看着电视,但是芥川依然不敢坐得离太宰太近。

因为起先的那句:你说呢,芥川?

“芥川。”太宰在广告开始之后把电视打成了静音,把头转向了芥川。

“是……”芥川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吸毒的事情,是你告诉森先生的吗?”

芥川听着,攥紧了拳头,将头微微低下。

“是……”

“是吗?”太宰点燃一支烟,慢慢抽了起来,芥川闻到了熟悉的烟味,但是他意外地没有咳嗽。

自己会被怎么对待呢?那些小毒贩沉进了东京湾,而且太宰因为这件事被森鸥外收拾得很惨,这个男人,会把这些都加倍奉还在自己身上吗?

令人期待。

之后有半分钟的空白,他准确地知道,这是三十秒钟,因为在这之后,电视剧又开始了。

只是太宰没有把声音打开。

“芥川君……”太宰终于开口了,芥川闭上了眼睛。

他先是感受到了太宰的起身;

之后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头被什么纸盒子轻轻一拍;

然后他听到了太宰说:

“谢谢。”

太宰把吸烟的阵地转移到了阳台。

芥川接过盒子,是刚刚自己带回来的那个。

“给你的,拆开看看。”太宰从阳台上面瞥见芥川半天没有反应,说道。

这下芥川才慢吞吞打开盒子。

拆开了快递的包装,白底蓝花的盒子上写着四个字:

白色恋人。

    毕竟今天是情人节嘛!

*1 艾伦秀是美帝的一个脱口秀,主持人是HOMO,对,我这只是在……立flag。

还有,时间设定已经到了2016年2月了……虽然三次元还没到……

废话如下:

1.手机客户端更新吓得我马上卸了去下载原版。

2.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太中,芥樋我都想写写,你们点菜我来做,可荤可素(我是食堂阿姨,即使有荤也会……少让你吃点)

3.更新得很少,别打我……最近越来越懒了。

评论(6)

热度(48)

  1. はくげい妖面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