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Valentine‘s Special

The Graduates 卒业生

【新年产粮,我发香肠。

  题目清爽,内容很黄。】

(时间设定是在《萤》剧情两年之后,至于到时候有没有iPhone7s其实我也不知道……)

芥川是在舞会结束,离开会场的时候觉得自己会出事的。

自己玩得太high了,因为这是他的高中毕业的舞会,虽然自己是中途插到了这个班级,但是意外地,他不讨厌这个地方,还和同学们都相处得很好。

在美国读了两年高中之后,芥川因为成绩优异,被MIT录取,当然,能这么快熟悉美国的生活,学习得心应手,和与他一起住在南汉普顿那栋别墅里面的现任大学教授太宰治不无关系。

礼貌地拒绝第三个邀请他跳舞的女生之后,芥川想起太宰为他设的宵禁:晚上十点。在出了会场大门之后,芥川拿出手机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而且,更要紧的是,他的手机里面有三个来自太宰的未接电话。

芥川打开银色宝马驾驶座的门,系上安全带,用不超过限速的最快速度回家去。

舞会现场太吵闹了,以至于他没有听见手机铃声。

而太宰的原则是事不过三,他给自己打的电话最后一通是在十一点,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又一次挑战了太宰的极限。

芥川把车开进车库之后没有马上下车,他把头磕在方向盘上面,想着要怎么给太宰解释今天的晚归。

芥川倒是不怕太宰会像以前一样用粗暴的方式体罚他,毕竟他们倆已经从港口黑手党里面脱离出来了。但是两人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之后,太宰学会了用一种更为亲密的方式来教育芥川。

并且似乎是乐在其中。

芥川他知道太宰最讨厌的就是撒谎,所以他决定还是直接把所有的都招了,不就是普通的毕业舞会吗?又没有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我回来了。”芥川打开别墅的大门。

进门之后,白色的冷光照在玄关的吧台上面,那儿放着冰桶,威士忌杯,还有盛着烟蒂的玻璃烟灰缸,芥川大致统计出烟蒂的数量是九个,酒瓶里面的酒也只剩下一小半,但是太宰并没有在客厅里面。看着这一大堆用来消耗时间的东西,芥川知道,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

他直接走到了二楼太宰的房间,果然,房间的灯还亮着。

他敲了敲门,等着太宰允许他进去。

过了好几秒里面却没有回答。

芥川这才想起太宰在搬进新居的时候告诉他,两个人的话就不要再按着港口黑手党的那一套走。但是芥川每次都会这样,从数年前被太宰从贩毒组织那边拉过来,芥川就养成了对这个男人毕恭毕敬的习惯,即使是现在,他的这个习惯也没有改掉。

“我进来了。”芥川拧开门把手,直接就进去了。

打开门之后,房间里面的灯依然是冷色调的惨白,太宰在笔记本电脑上面敲击着什么。

“欢迎回来。”太宰的目光并没有从显示屏上面移开,芥川已经大概估计得到自己会被这个男人折腾到什么地步了。

芥川站在门口想着下一步的对策,太宰看他老久没有动静,就把笔记本合上,取下眼镜,和善地微笑着。

“过来。”

芥川从来不会对太宰说一个不字,直到现在。

他缓步走到了太宰的面前,太宰正坐在转椅上面,翘着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面,脸上依旧是和蔼的微笑:

“On your knees.”

这是太宰以前在黑手党的时候准备好好收拾自己一顿的前奏。

芥川听罢,两腿一屈,轻轻跪在了被冷气吹得冰凉的地板上面。

“说明一下吧,芥川君,今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早呢?”太宰把自己的iPhone7s解锁,看了看时间,“才十二点二十嘛。”

这种反讽的口气,以在黑手党的时候前出现过,而且这和一顿胖揍是分不开的。

“跳着舞没有注意时间,出门的时候就很迟了。”芥川低着头,如实回答。

“嘛,连撒谎都不会吗?”太宰叹了口气,嘲笑道。

“这不是太宰先生您教的吗?”芥川没有把这句话咽在喉咙里面,而是直接就清晰地说了出来。

“啊,我确实有教过你不要对我撒谎,但是啊,芥川君……”太宰突然从转椅上面起身,揪住芥川CK的领带:

“我从来没有教过你可以顶撞我这种事。”

说完,芥川就已经被恶狠狠地扔在了太宰的床上,Kingsize的。

芥川早就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会出事的。

度盘上车刷卡处
微博刷卡处
 

 

评论(2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