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雨水] 

芥川完全没有对于中原说出的话感到惊讶。

“是的。”芥川从内心深处知道中原是个好人,所以他也没有设防,直接告诉了中原真相。

“拜托你一件事。”

“请讲。”

“要是你真的要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麻烦给他一个痛快。”

“是。”

而两人讨论的话题的主人公现在正大摇大摆走进了异能搜查科设在一处偏僻居民楼里面的执务处。

“哟,安吾。”太宰和门卫打了招呼之后就直接打开了走廊尽头办公室的大门。

“如你所见,我现在在认真工作,要是没什么事情还请太宰你回去好了。”坂口安吾的眼睛根本就没有从电脑上面转移过来,镜片上反射着显示屏的光。

“我就是来确认一下你们最近有没有收到一封奇怪的有关港口黑手党的邮件啊。”

“有。”坂口依旧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太宰,他的手指忙绿地敲击着键盘。

“啊,那坂口君有没有作为一个合格的双面间谍删掉它呢?”

“已经删掉了,除了我和种田长官就没有任何人看到过这个。”

“那真是谢谢了,安吾。”

“还请你不要喊得这么肉麻。”坂口又开始翻看起桌上的文件。

“啊~我可是把安吾当做好朋友的。”

“那还真是谢谢了。”

“不用客气。”坂口说完终于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用食指扶了一下眼镜框,“不过我还真是不知道真正的太宰君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啊……太宰用食指按住下唇做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那只是做形式罢了。”

说完,他坐在了坂口正对面:

“我们现在来商量正事了,ok?”他好像是在提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1*。

这个时候已经春天了,人们毫无节制的尾气排放让整个地球变热,春天变得十分短暂,于是,赏樱的时间变得十分奢侈。

但是对于芥川这样的人来说,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所以在收到太宰今天晚上他不会回家的短信之后,他倒是难得开心,因为这意味着他明天早上可以不用六点钟起来给太宰做早饭了。

今天是2016年2月29日,一个四年才能遇见一次的日子。

芥川第一次睡了个懒觉,毕竟今天他什么任务都没有。

于是按照惯例,他该把太宰订阅的各种时尚杂志,女性杂志,拿回家。

看着一堆不是粉色就是紫色的杂志,芥川怀疑太宰是不是可以去做妇女之友了。

不过他在这堆青春靓丽颜色的杂志上面发现了一个与整体风格格格不入的黑色信封。

上面写着“太宰治 様。”

而且并没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也就是说,这并不是通过邮政寄来的,直觉告诉芥川,这个时候最好给太宰打电话。

太宰的那一头十分安静,他听完了芥川的描述,叫他直接拆开信封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芥川用刀裁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打印纸,上面的字节数少得完全无法体现寄件人的诚意:

“8 chances left,Dazai Osamu.”

“好的,我知道了。”太宰告诉芥川已经有人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此时,中原中也正在和横滨电视台的人商量可不可以不要播放刚刚有人寄来的视频,那是港口黑手党在2012年的时候处理贩毒组织的视频,视频还是被剪辑过的,那些人是怎么一个个被太宰折磨的到精神崩溃然后被尾崎处理掉的,都清清楚楚还原在了视频里面,要是播放出去,那一定满屏幕都是马赛克。

不过既然是中原来谈条件,那电视台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前提是他们都是热爱生命的普通小市民,而且还想在横滨混下去。

虽然太宰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但他还是心有余悸,是个人都能明显感受到这个人对于太宰的恶意,虽然说他有点想在心里面给这个人点赞。

“芥川,你今天睡了懒觉吗?”太宰突然调转话题。

“嗯。”

“真是羡慕啊!那你先在家里休息,下午开完会就来接你。”

在太宰说这句话以前,芥川以为太宰要说让自己做很多作业来补偿,或者是让自己给他做什么最近在美食节目里面看到的小吃。

“好的。”芥川有点茫然无措。

这个时候的太宰,其实已经在坂口的办公室从昨天待到现在,果不其然,异能搜查科的加密邮箱又收到了一封邮件,是关于森鸥外在德国和军火商商谈的文件资料。

这些资料自然是在太宰的面前,被坂口删掉。

“真是不让人省心呢……”太宰感叹着这个人的行动力。

“太宰君你有立场说这种话吗?”坂口和太宰昨天根本就没有回家,只是在沙发上睡了一宿,终于是把熊孩子的下落查出来了。

“真是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这么麻烦。”太宰打了个哈欠。

“说的就像我们很老了一样……”坂口递了一杯咖啡给太宰。

“谢谢,我已经通知了老狐狸了,他说今天下午开个会,你要去吗?”

“不用了,这件事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说的也是,毕竟你吃里扒外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呢。”

“别妄想拿这件事敲诈我。”

“怎么会呢?安吾可是我的好朋友呢。”

太宰披上自己的外套,向安吾挥手之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走了好长一段路,太宰打车到了黑手党本部的大楼。

他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才一点五十,和森鸥外约定的会议时间还有十分钟,按照惯例,太宰是一定会迟到的,因而难得早到的太宰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哟……青鲭!”中原老远就这样给太宰打招呼;

“哟……蛞蝓!”太宰把音量放得更大招手示意。

弄得好像烂俗电视剧里面打情骂俏的男女主角。

“事情怎么样啦!”太宰故意把背打得很直,踮了踮脚。

“当然是很顺利地解决了。”中原一脚踩在太宰的鞋子上面,让高级电梯也颤了一下。

太宰一脸委屈抱着被中原踩到的那只脚进了会议室。

“太宰君,少有的准时嘛……”

鸥外,尾崎,还有其他干部已经到位了。

“好了,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森鸥外用语言阻止了坐在一起好互相掐架的两人。

港口黑手党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所以他们的会议时间一般不是很长,就算是这种事情,二十分钟之后,讨论就进入了尾声。

“那么,关于这个叫做秀岛的人,我们要怎么处理呢?”森鸥外问道。

“首领,关于这个我已经有对策了。”太宰像小学生一样举起手来。

“哦?”

“既然他执意要毁我形象,太宰不介意陪她玩玩,我有100种方法让她在横滨待不下去。”太宰微笑,把关节压得啪啪作响。

“听起来真是让人期待呢!那这件事情就交给太宰君处理了。”鸥外笑了。

“那我们今天就这样。”二十三分钟,会议就结束了。

当鸥外说完这句,太宰就唱着铁壁阿童木的主题曲离开了会场。

“又不是幼稚园放学。”中原看着太宰激动的样子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让鸥外和红叶听见。

“嘛……嘛……他就那个样子,你就委屈一下吧,中原君。”

“所以说是首领您的教育方式不得当吗?”尾崎笑着问道。

“当时要是把太宰君交给你的话,尾崎君的皮肤可能就没有这么无暇了呢,看,我脸上一堆皱纹是吧?全是被太宰君急的。”鸥外指着自己的眼角。

“首领真是考虑得十分周到呢……”尾崎微微用和服袖子掩面,笑着。

太宰倒是不会关心别人会怎样在背后说他,他从地下车库开出了那一辆丰田。

而这个时候芥川君在做什么呢?其实在太宰打电话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自从自己成了港口黑手党一员……准确的说是太宰治的手下之后,就没有过假期了。即使森鸥外有带薪休假,太宰也一定会让他早起做一些很有烹调难度的食物。

于是不习惯休闲的芥川在玩了会儿推特之后就乖乖去看书了。

所以当太宰回家的时候看见芥川在读书差点没有笑出来。

“难得放个假,芥川你就这么不解风情啊!”

芥川只答应了一声哦。

说完太宰就去洗澡了,在进浴室之前还说昨天没有回来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洗完澡之后太宰又在妆镜台折腾了好久,之后又是挑衣服,最后挑鞋子,折腾了两个小时才说:

“ok,芥川,我们出门吧!”

出门之前,太宰上下打量了一下芥川,觉得怎么都不合适,动动脑筋一拍手,就把他带去了一家没什么人的服装店,没什么人是因为很贵。

里面的人好像是对太宰很熟,太宰前脚进门,后脚就跟来了那些服务员:

“太宰先生您又来了啊?”

“这次买些什么呢?”

女店员叽叽喳喳了好一阵,太宰才说:

“我是来给他买衣服的。”说完用手指指着芥川。

“啊,是这位小哥啊,是太宰先生的弟弟吗?”

“啊,不是。”太宰解释道:“是我的徒弟。”

“那真是体贴的老师呢……”店员一如既往奉承着。

“呵呵,你自己来试试还会这么说吗?”芥川在心里这么想着。

“这件如何?”太宰给他挑了一件白色短袖,灰色外套和一条薄围巾,在这个季节穿着正合适。

当芥川从更衣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就被太宰打扮成了小基佬。

“啊,不错不错!”太宰帮芥川把围巾理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要这些了。”

芥川不知道太宰花了多少钱,因为太宰基本上买什么都是刷卡的。

从购物中心走到停车场的过程中,因为这身衣服,芥川觉得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不过太宰倒是一直在芥川面前吹着口哨。

在车上的时候,太宰问了芥川一句:

“你喜欢樱花吗?”

“啊,还行吧。”

“那我们今晚去看看吧。”

芥川有点惊讶,太宰这种人会请自己去赏花?

开玩笑吧。

“好。”无论是不是开玩笑,自己都只有答应。

“ok,那我们先去鹤见屋一趟。”

就知道是这样。

太宰哼着奇怪的调子欢脱地开着车,芥川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泡女人还把自己带去。

“芥川,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三月一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为什么这家伙这个时候说出了这种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您怎么知道的?”

“我一开始就知道啊。当时调查你的时候,连你的出生证明都被找到了。”太宰一脸理所应当。

“我……”

“你连自己出身都不知道吗?”

“确实。”

“想知道吗?反正今天是你的生日,要是你想知道的话我会把所有的都告诉你。”

“不用了。”芥川闭上了眼睛。

“哦。对自己的过去就这么不感兴趣吗?”

“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嘛,说的也是呢。”太宰继续认真开车。

“话说……”芥川想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嗯?”

“您今天怎么想着去看樱花?”

“因为今天是你生日啊。”

芥川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但是过了今天,要是你再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

“好的。”芥川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太宰所说的鹤见屋。

可能是因为经常来,老板娘已经熟悉了太宰那辆丰田的发动机声音,所以才老早就把门打开。

“太宰先生,今天也是来找红子的吗?”

“啊,是的。”说完,他又凑到老板娘的耳边悄悄说了什么。

“嗯……”

“嗯……”

“好的。”

听完之后,老板娘满脸笑容,引路带着太宰和芥川到了一间和式屋子。

“这是本次的花代*2。”

过了一会儿,老板娘端着一个木质托盘,里面装着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太宰治 様。”

太宰拿过信封,打开看到上面写的数字之后,只是微微翘了一下嘴角。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脸轻松地转账。

芥川瞥了一下,那上面写了两个数字,两个都是500000。

啧,有钱人就是可怕。

不对,为什么是两个500000?莫非……

“出台费确实收到了,请等一下,红子和深雪还在化妆。”

“没问题。”太宰示意老板娘先离开一下。

“太宰先生为什么一次叫了两个艺伎?”在老板娘离开之后,芥川觉得太宰是不是太会玩了,便这么问道。

“我们一人一个难道加起来不是两个吗?”太宰还分别掰起了两根手指表示自己的计算是没错的。

“但是我……”

“才十六是吧……”太宰只是淡淡笑着。

“嗯……”芥川穿着新买的衣服本来就觉得很不习惯那种宽松的感觉,再加上太宰刚刚那番话,他红着脸低下了头。

“正是时候啊。”太宰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待会儿不会有警察带我回去辅导吗?”芥川攥紧了双手。

“警察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太宰转过头来,看着芥川“而且你也该学学了,关于取悦女人的技巧。”

太宰刚刚的一番话让芥川的脸更红了。

“各种场合的,包括床上的。”

芥川的脸已经快要变成姨妈红了。

“初代3*,深雪,能借用一下你们的粉吗?这孩子听到说会见到两位绝世美人脸就不自觉红起来了呢。”

太宰向着翩然而至的两位艺伎致意。

“哎呀,太宰先生真是讨厌。”被太宰式奉承的二人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

“这是我的徒弟,今晚我们四人就去船上赏樱吧。啊,要是到时候我因为二位的美貌而忘记了樱花还请一定要提醒。”

芥川简直不知道太宰是怎样连顿号都不打一个说出这种话的。

“太宰先生每次都这么会说话……”艺伎红子坐到太宰身边,而深雪则是坐在了芥川身边。

芥川很紧张,这种场合太宰从来没有带他来过,现在的两位艺伎穿的只是日常的服饰,更没有三味线助兴,就算是这样,芥川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要他学太宰那样子,他更宁愿去死。

“这位是我的徒弟芥川。”太宰给两位艺伎说道。

“这就是芥川君吗?太宰先生经常提起你呢。”初代依偎着太宰,微微笑着接话。

[他……竟然会提起我,还是经常?]芥川的内心深处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不过这也不是事实,谈起芥川倒是有一次,而且还是埋怨芥川的圆锥曲线学得慢。

“她是初代。”太宰把初代搂在怀里,说道。

“在这里叫红子啦,太宰先生。”

“她是深雪。”太宰告诉芥川坐在他身边的那位艺伎的艺名。

“好啦,我们去赏樱吧。”太宰起身,礼貌地为两位女士推开纸门。

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好了寒假要结束了所以我……

 

 

 

 

 

 

 

 

 

 

 

 

不会停更。

不过还是要吐槽学校26号点到29号正式行课的行为,卧槽,除了我们之外敢问哪所高校这么搞笑?

下一章真正的芥川生贺,有h

但是看完了别打我,因为不是和太宰。。。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