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春分]

抹脸的时候,芥川听见了敲门声,因为昨晚上的梦,他还有点心悸。

不过当他冷着一张脸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微笑着的深雪。

“早……”芥川松了口气,然后依旧是冷着一张脸问候道。

“哎呀,芥川先生还是这么冷淡……”深雪看来昨天并没有在这里落脚,至少并没有在自己所在的房间里面。

“对不起……”芥川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相当实诚地道歉了。

“您用过早餐了吗?”她问道。

“还没……”芥川准备关门。

“如果您还没有用餐的话就一起下去。”

芥川半天没有动静。

“马上就九点了,酒店的免费自助早餐就要停止供应了。太宰先生说要是您不下来要另外买早餐他会很困扰的。”

深雪依旧是这样笑着。

等等……

太宰已经起床了?现在才九点不到!

按照以往,要是自己没有在他之前起床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记得最轻的一次好像是在训练的过程中一拳打在了肚子上面,然后自己吐得一口好血。

太宰还说要是下次这样的话就直接打脸。

看来太宰还是挺给芥川面子的。

芥川一脸严肃坐着电梯跟着深雪到了餐厅。

“芥川先生您还真是喜欢太宰先生呢……”

深雪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里面这样说道。

芥川没有说话,只是惊讶地看着深雪。

深雪自然是知道芥川在想什么。

“昨天晚上您喝醉了,我把您扶上床,出门的时候,听着您在喊太宰先生的名字。”

芥川立马转过头,装作在看风景的样子。

深雪在一边微微笑着。

这个时候餐厅里面就只有两位客人:太宰和红子。

芥川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这家酒店的股份大多都是港口黑手党持有的。

“哟,芥川!”太宰元气地向着芥川打招呼。

“早安。”芥川用着太宰教给他的礼仪回应着。

“昨晚怎样?”太宰难得在自己的表情里面加上了猥琐。

这又让芥川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的梦。

“谢谢太宰老师关心,很好。”这是芥川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回答。

“啊,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吃饭吃饭……”他示意芥川去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

到了服务台那儿芥川看见服务员们都用一种尴尬而恐慌的眼神看着他们。

芥川在吃早饭的时候,依旧听见太宰毫无节制地撩妹。

简直就不像是在工作的样子。

不过太宰即使是在工作,也完全没有在工作的样子。

只是在芥川用餐完毕,用餐巾纸擦嘴的时候,他们两人有了简短的对话。

“芥川,今天你的任务在这里。”太宰说完递给他一张照片。

照片上面是一个高中女生。

“把你昨天学到的东西在实践中运用一下好了。”

芥川看了几眼这张照片之后,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把它烧掉。

“嗯。”他只是像以往以往回答。

他知道太宰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勾引女子。这种事情太宰也做过,而且有几次芥川还作为守卫在门外听着那些女的在刺耳的浪叫。

这次轮到芥川了。

“她和最近的事情有点关系,你去好好调查一下。”

“是。”

“我今天也有事,晚上可能回家比较迟,你就不用等我了。”

“是。”

“行动指示已经发到你的手机上面了。”太宰语罢,芥川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要是你掌握了撩妹的技术,应该不是很难。”

“是。”芥川迅速看过了文件,然后将其删除。

“那我把两位先送回去了。”

芥川将太宰送进了电梯,然后像所有其他的上班族一样,九十度鞠躬直到电梯门合上。

芥川在鞠躬的时候,其实心神很乱。

自己真的在睡着的时候,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吗?

芥川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否定这个事实,鉴于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但是芥川觉得自己想否认深雪的那句话:

芥川先生您还真是喜欢太宰先生呢……

先否认了吧。

不过现在不是能够为了这些事情心烦意乱的时候。因为正是这个让自己心烦意乱的人基本上已经查处了那件事的来龙去脉。

芥川在皇冠车上面看了很久的茶道书,他觉得茶道这种东西莫名其妙十分亲切。

而在白色丰田上面,太宰为深雪按照约定说的话表示感谢。

到了枯山水的庭院他才觉得今天自己的错误就是没有穿和服来。

因为他看见这里的茶道老师全部都是穿着和服。

他进了太宰告诉他的那个房间,老师和照片上的女生已经在里面了。

芥川规规矩矩坐下。

准确的说那个女生并不是来学习茶道的,他只是坐在一边,不过芥川也知道是为什么,她是那个茶道老师的女儿,难怪芥川刚进来的时候觉得两人长得很像。

不知为何,芥川觉得这一切对他而言,就像是刻在了基因里面一样,上手很快。

连老师都问他是不是在家里面学过茶道。

芥川摇头。

课程结束之后,芥川猫腰出了门,当然,他不准备离开,那位穿着和服的女子,芥川注意到了,一直尾随着他。

而这正是他所期愿的。

“出来吧。”芥川故意走到了从太宰给他的这里的航拍图上面显示出来的最角落的地方。

女生从拐角处走了出来,芥川瞥了一眼,知道她的腰封里面藏着刀。 

不过即使藏着枪 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啊。

Naive,芥川如是想到。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女的问道。

“为了让你跟来。”

她脸色一变。

“我们不浪费时间,你肯定知道我是港口黑手党的人。”芥川转过身来说道。

现在是那个女的比较震惊,但是她还是故作镇静。

“那你也知道我叫渡边淳子吧。”

“当然。我还知道你是渡边淳一的孙女。”

“看来事情比我想象得简单粗暴的多啊!”淳子说道。

“对啊,很简单。”芥川说道。“要是没办法从你那儿套到合适的信息的话我就会被处理掉。”

“那还真是遗憾,你是查不到的。”淳子有意去拿那把刀。

“我知道,但是太宰治是查得到的。”芥川直接就爆出了自家老板的名字,“要是没有查出来,他们还是会把你处理了。”

“结果就是我们都会死吗?”淳子问道。

“你还是对森鸥外有点认识吧?你觉得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吗?”芥川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们合作。”

“合作?”

“对,我不保证可以把整个港口黑手党弄垮,但是我可以保证森鸥外下台。”芥川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淳子对于芥川对她心情的清楚程度十分惊讶。

“想杀了我现在就可以,你腰封里面的刀拿出来呗,往这儿来一刀?”芥川学着太宰的调子,指着自己的脖子。

淳子毫无迟疑走上前去,掐住芥川的脖子,将他逼到墙上。

芥川闭上眼睛,任由淳子摆布。

她看见芥川一副好像毫不在意的样子,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毫不犹豫将刀子刺穿了芥川贴在墙上的手掌。

饶是天天被太宰精神上身体上虐待,这样的疼痛还让芥川吸了一口冷气。

不逃吗?

淳子想到。

“我考虑一下。”

“反正我的boss命令我要从你的口中套出些什么,如果你有意合作的话还是早点联系我。我三天后还回来上茶道课,要是你那时候不答应我我估计我就来不了了。”

芥川捏住自己受伤的那只手的手腕,将其举过头顶。

淳子有那么一秒,觉得自己做的是的有点过了,想要上去帮他止血,但她还是停在了原地,问出了一句自己一直想问的话。

“为什么来学茶道?”

“因为我不会。”他回答道,“但是我觉得,挺喜欢的。”

把太宰给自己买的围巾拿来止血之后,芥川头也没回,走出了庭院。

给芥川买了围巾的太宰这个时候在酒吧里面拜会自己的老师,在见自己老师的时候,太宰罕见地早到了。

“Bonjour.”

看见了将风衣挂在手肘上面的老师,太宰这样打招呼。

“太宰,说过了不要说日式法语。”

“啊,我不是已经毕业了吗……”太宰打了个响指,唤来了酒保。

“你要是正常毕业的好了,你不是拿照片威胁系主任才毕业的吗?”约莫40的男子坐在太宰的旁边。

“您和波西要搬到美国了吗?”太宰问道。

“要搬到美国是没错,但不是和他一起去。”男人回答道。

“诶?”太宰一脸惊讶。

“我已经受不了他了,他喊我回英国起诉他父亲。而且每次来找我都花我的钱过那种奢侈无度的生活,花钱都是小事,问题是他很肤浅。和这种不懂艺术的人在一起简直是折磨。”男子喝下一杯威士忌。

“没事没事……”太宰安慰道“凭借王尔德的名气您在那儿都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还怕找不到另一半吗?”

“太宰你忘了我已经结婚了吗?”王尔德一脸嫌弃。

“啊,是的是的,你还有小孩。”太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于是是举家迁到美国吗?”

“是的。”王尔德晃动着酒杯。

“那能麻烦老师一件事情吗?”太宰笑着,问道。

“嗯,你说……”王尔德看在今天太宰穿着十分得体的份上,答应了。

帮太宰把这套衣服领回家的芥川现在在房间里面拿出急救箱,发现自己却是没有本事应对这种伤,于是就叫了医生来。

MD,苦肉计用起来还真是……

芥川对自己也无语了。

医生亲自来给芥川处理了伤口。

“有人能把你伤成这样啊?”收拾工具的时候,医生问道。

“算是放了水吧。”芥川看着包扎好的伤口,说道。他能够想到在未来的几天,太宰依旧会毫无节制全然不顾他的伤口让他做家务,然后因为动作太慢想出一些奇葩的手段来折磨他。

“就是说,芥川君这么强的,怎么会受伤呢?”医生提着沉重的包裹,关上了门。

“我……真的……”芥川有点不相信医生所言。

就像他不相信那些对着渡边淳子说出的话真的是自己所言。

王尔德在酒吧里面喝了很多杯,但是并没有醉;太宰喝了更多,依然是没醉。

“到时候我会把钱打到您账上的。”

“钱就不要了。”王尔德说。

“诶?这怎么可以?我会不好意思的。”

“把你恶之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初版和那幅Viva la Vida给我就好了。”

“啊……”太宰悲叹道:果然还是剥削啊!

于是他带着不太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家里面。在回家的过程中,他插着耳机听着音频,这音频让他心情更加不好了。

用钥匙打开家门,他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

太宰疑惑了,芥川不是一直以来都很节约用电的吗?虽然这是自己在一次芥川忘记了关灯之后一耳光就让他记住的事情。

他看见厨房里面,芥川单手推着吸尘器打扫卫生。

那只包扎之后的手用绷带吊着。

大概知道芥川今天说了什么话的太宰把芥川叫过来,芥川确实不知道太宰想要做什么,于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走到了太宰倚靠着的门框前面。

“芥川,今天做得很好!”太宰说道。

芥川其实一直都知道,太宰不会无缘无故送他一部高级手机,那家伙干什么都是有目的的,芥川干过一件事,他在实验室外面等太宰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称了一下,发现比官方提供的技术参数重了那么一点。

这理由就显而易见了。

“说了不敬的话,还请原谅。”芥川马上鞠躬道歉。

“没有没有,你做的很好。”太宰脸上的表情十分真挚,因为他觉得芥川却是做得很好。他不爽的只是芥川竟然在撩妹的时候学自己的语气。

而且那副痞子气装得并不像。

“不过还是有些小缺陷。”太宰向前走了半步,让自己和芥川离得很近。

“最佳的谎言是三分假七分真这点你学得很好。”

太宰点头肯定到。

“但问题就出在这三分假上面……”太宰抚上了芥川的脸。

“你说得不够真啊!”

芥川睁大了眼睛,盯着太宰,虽然他知道这是失礼的举动。

“说一句真话,是这样子的……”太宰捏过芥川的下巴:

“讷,我喜欢你哟,芥川。”

 

 

 

 

 

注:

1.王尔德的那一部分来自De profoundis

2.这学期课太tm多了,而且作业加了一倍!但是我还是要更,呵呵。。。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