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中樋】短歌四

中也只是走在楼梯口,还没有摸出钥匙,家门就已经被打开了。

“哟。”中也伸进口袋的手又拿了出来,他想一叶应该是收到他十五分钟前发的短信之后就在门口候着了吧。

中也进门脱鞋的时候,一叶把他披着的外套轻轻拿下挂在衣帽架上面。

    “要睡个觉吗?”虽然现在仅仅是下午四点过,但是一叶看着两天不见的中也浓浓的黑眼圈,问道。

“不,六点钟要开会。”中也揉着太阳穴朝往客厅走,把帽子扔给背后的一叶,整个人颓然陷进了沙发。

一叶一把接过帽子,把它放在了中也特设的储存帽子的柜子里,然后把他因为疲倦胡乱脱下的鞋子摆好。

中也两手放在沙发的靠背顶上,闭着眼睛。

这个人,很累了吧。一叶想到。

她慢慢走进,轻轻坐在了他的身边。

“中也……”一叶看着恋人的耳边还有没有擦干净的殷红,以及从口袋露出一角的带血的手帕,就知道这次的任务绝对让中也费尽了心力。

也知道他为了不让自己担心已经稍微收拾了一下形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只是有点难过。

“嗯?”中也转过头来,看见的是一叶拧在一起的眉毛,和差点要漫出泪水的眼睛。

中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手抚上一叶的脸,却又说了一句:

“女人真是麻烦……”

说完他侧身躺在沙发上。

“难过完了就给我掏一下耳朵……”中也侧了个身。

“嗯……”她知道中也是个嘴巴不饶人的主,这转身只是为了把自己无处安放的尴尬表情隐藏一下。

他这是觉得自己理亏了吧!一叶在自己心里判断。

她先是把中也的头发捋到了耳廓后面,用热毛巾轻轻将已经变成赭色的血痕擦掉。当她想要给中也掏耳朵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这样弯着腰很累。

“中也……”

“啥?”他的声音微微地带上了睡意。

“你往后挪挪。”

中也用手撑着,往后退了一点,再次想要落头在真皮沙发上面的时候,却枕上了不算柔软但是很温热的东西。

“一叶,这样久了你的腿会麻的。”中也转过头这样告诉她。

“没事,一小会还不至于。”一叶说道,给了看着她的中也一个和以往无异的笑容,这让中也觉得,没多久之前经历的血雨猩风才真的是梦。

“随便你……”中也说完又转过身,就这样把一叶的腿当做枕头。

没有异能的自己无法在战场上面做他的后盾,但至少可以,为这个男人消除一点的疲惫吧。

这样想着的一叶轻轻给中也掏着耳朵。

中也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一叶细细地看着中也的头,糖浆色的头发,和自己的是一个味道,发根有一点油,他这两天应该是忙得没时间洗头吧;啊,他的发绳用的是自己的呢!因为中也对这些东西很不上心,经常在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发绳不见了,就问樋口有没有。久而久之,中也就不买这个东西了,当他摸遍了枕头下面也找不到发绳的影子的时候,便会直接从一叶其实空荡的妆奁中拿走一条。

她的手指穿过中也的发丝,真是羡慕呢:他的头发虽然不多,但是很顺,不像自己满头的金毛一样时不时会打结。

侧过头的中也,没有看见现在一叶脸上温柔的笑。

“中也……”一叶小声唤着他的名字,左耳已经精心掏干净了,现在该换一边了。

但是那人没有应答。

“中也……”一叶微微弯腰,去看中也的脸:

啊,已经睡着了。

一叶没有去叫中也,手中的毛巾和耳勺,暂时还是不要放回去吧。暮春的日子,这样躺着睡觉正当舒服。像他们这样的把灵魂交给黑暗的人,能有这么一刻,已经是不可多得的恩赐了。没有人知道,每次的见面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所以,她那儿舍得叫醒浅眠中的恋人呢?

不过这下自己的腿真的会麻吧,一叶阖眼,把头靠在沙发上,觉得即使这样也没关系。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