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中樋】短歌五

 

纸卷的烟丝被点燃之后,轻微的火星就算是在没有开灯的阳台也算不上亮,但中也吐出的轻烟却有点呛人。浑浊的胶体有着他并不讨厌的焦油味,尼古丁和着其他好几张A4都写不完的化学物质被吸进了中也的肺。

如果说中也这个人会下地狱,10%是因为每天雷打不动大半包烟积累在他身体里面的毒素,90%是因为那每月雷打不动的报告上通过敌人死伤情况体现出的辉煌战绩。不过只有22岁的中也还不至于没事就担心这些事情。

无奈地,他似乎有意于将那10%的因素去掉,理由是那个现在和他住在一起的樋口。

“中也,你抽太多了。”一叶在两人难得能够共处的晚上,在两次劝阻无效,看着中也点燃第十一根烟的时候,第一次生气地说道。

他知道一叶的脾气好得过分,一半是因为习惯了芥川的冷言冷语,一半是因为惯着自己的原子弹脾气。

所以这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生气被中也提升到了相当高度。虽然觉一叶说得在理,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做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转过头去只说了一句:“啰嗦死了!”

然后快步走到阳台上面,继续抽烟。

他生气,1%是因为一叶的态度,99%是因为她在劝自己的时候,每次都通过间接引语的方式引证芥川的话,还强调了是这话是谁说的。

其实他知道一叶只是崇拜芥川,执拗地想得到那个男人的认可,那种过于卑微的虔诚让形成的过于盲目的崇拜中也觉得心疼。

虽然自己在心中确实承认芥川的能力,再说,他平时虽然摆着一张臭脸,但事实上……把自己家这位照顾得挺好的。

就像十字军东征结果并不理想,中也自知没有权利让一叶改变信仰,更何况,还正是因为这该死的信仰,一叶才选择留在这个并不适合她的地方。

但因此生气也……未尝不可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那一支烟已经只剩下一小截,中也的气气也差不多消了,他便装作还在气头上的样子,大步走回客厅,坐在了刚刚的位置,也就是一叶的旁边。

转身往这边走的时候,中也就注意到,一叶垂着脑袋,两手紧握,放在膝头,根本没有在看电视上面的堂本兄弟。当自己弯腰把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面的时候,中也发现,一叶在悄悄往自己这儿看,于是他又做出了一副还在生气的样子。

似乎,自己成了在理的一方。

状况,有点糟糕啊。

中也在脑袋里面想着打破僵局的方法,但是一开口却是:

“你先去洗澡,时候不早了。”中也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电视,虽然他并没有搞清楚节目的笑点在哪儿。 

好容易中也开口了,一叶自然是马上起身,收拾东西,乖乖进了浴室。

“这下糟了……”一叶把头埋在热水里面,想着是自己是不是太啰嗦了,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说的话其实也没错这一点。

泡完澡,还没有打开浴室门她就听见中也打电话的声音。那冷静认真的口气,绝对是在和森先生通话。所以她刚刚想好的道歉又得因为重要的工作被搁置一边了。

用不会打搅中也的方式,她轻步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属于自己的那一半,把中也那一边的床头灯留着,这是两人在一起之后她养成的习惯。

因此,中也也习惯了晚上寝室里面那不算明亮却温暖的光线。

那通电话耽搁了不少时间,导致中也没有能够泡澡,他只是在花洒下面冲了一番,准备好好休息,应对首领委派的新任务。

轻步走进房间,准备掀开被子躺下睡觉,他往一叶那边看:她也真是的,哪有人睡觉把头捂在被子里面的啊!正当准备把被子往下扯一点的时候,他听见一叶似乎在被窝里面小声嘟哝。

是在说梦话吗?

中也凑过头去听。

“中也……对不起,我……”

“那个,我是不是太啰嗦了?”

“对不起……”

“不要生气了,好吗?”

说完还自言自语附加了评论:

“他在气头上听得进去吗?”

“什么时候说比较合适呢,要不明早?”

真是,为了道歉还需要彩排吗?中也忍住没笑,一把掀开被子。

“我知道啦,赶快睡觉!”

中也的语气还是有点不耐烦。

而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一叶,耳朵红得像咬开的车厘子。

“别把头蒙杯子里。”中也躺上床,把被子往下拉了一点。

“诶?中也你没生气了吗?” 一叶的眼神里面有点期待。

“当然是……还有点……”中也把手伸到床头,关掉了灯。

“诶?”一叶追问:“那是……”

黑暗中,中也翻了个身,面向一叶:

“虽然芥川那小子是个好人……”

说道这儿,他顿了一下:

“但也别给我三句话不离他的名字,知道了吗?”

语气十分正经。

弄清了中也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一叶也忍住没笑,故做正经,回答了一声:“是。”

“快睡,明天还要早起。”

语罢,中也把一叶伸出来的手拉进了被子里面。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