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初伏]
“太宰先生……”芥川在鸥外的车行远之后,终于支支吾吾叫出了面前那人的名字。
芥川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太宰明明已经不像以前一样那样用严苛甚至恶毒的语气美其名曰激励自己了,但是现在,他的口气中带着故作的客套和伪善。
也就是数日不见,已经成这样了吗?
“哟!芥川君,刚才好险啊!表现得不错呢!”太宰作拍胸口状,脸上带着极具亲和力的笑容,就像他展现给其他任何一个人的一样。
“谢谢……”不知怎么的,明明这个人给了自己褒奖,但是他就是无法愉悦起来,并不是得到理想之物的空虚,只是求不得的焦灼。
“嘛……这个点的话……”太宰轻轻拍上了芥川的肩膀,“你还可以回东京吃夜宵哦!”
他左手插在衣兜里面,背对着芥川,晃了晃右手。
“芥川君拜拜!”太宰坐上那辆白色的丰田,按下车窗,用那个公式一样的笑容道别。
“再见……”芥川目送着车远去。
再走进那个院子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郊区的夏夜分外聒噪,虫鸣四作。芥川有点想要叹气但是又作罢,想着,怎么样都要做出一副开心的样子回家才会让人不担心吧。他试着笑了笑,却发现怎么都做不成太宰那个样子。
挂着自己觉得正经得体的笑容,他先到饭厅向父母问好。
“晚上好,我回来了。”芥川进门微微欠身。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喝茶了。
“啊,龙之介……”道章的妻子分外喜欢他,见他回来就起身,去冰箱里面拿来今天她在家烤好的饼干。
“今天你都不在家,我就放了点在冰箱里面,你尝尝?”
她的脸上是真正的热情啊。
芥川接过一块,细细品味。
“很好吃。”芥川小心用手接着饼干屑,咀嚼完嘴巴里面的那口才说道。
她看着芥川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噗嗤笑了出来:
“何必那样吃呢……又不是在外面。”
这倒是弄得有点尴尬,芥川嘴里嚼着剩下的饼干,也没法说话,只有干瞪着眼睛,从在场的人的脸色中得出下一步该怎么做。
在芥川还在想着赶快把嘴里面的东西吞下去的时候,道章将本来看着的报纸放在桌上。
“吃完了到我书房里面来一趟吧。”
芥川现在只有尴尬地点个头。
“今天的事情怎么样?”道章像询问公务一样,问道。
“已经全部解决了。”芥川老实回答。
“最近你应该就空闲下来了吧?”
“嗯,最近事情很少。”
“太宰先生发信问我你有没有准备去上学,你怎么打算?”道章有时候也觉得有点无奈,这个孩子唯独对一个对他并不温柔的男人言听计从。
“我……明天就去。”
芥川似乎有点顾忌但还是几乎脱口而出。
“那好,明天你和银一起去吧。”
道章从芥川身上看出了巨大的矛盾,拼命努力却拒绝承认自己,渴望温情又拒人千里。
说到底,他还是个孩子啊。
对于太宰不管是无意为之还是故意,这奇葩的价值观道章觉得自己也是无力回天。
“没事你就早点去洗洗睡了。”道章坐上椅子,“我有点事情要在这里做。”
“是……”芥川轻轻拉上门,轻步朝着浴室走去。
“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你哥哥?”还没到饭厅,他就听见银被骂的声音,“人家吃饼干的时候怎么就不像你一样渣掉的满地都是?”
“啊——就他厉害!”嘴巴里面叼着一块饼干的银走出饭厅门就和芥川正对上。
她一惊,牙齿一用力,饼干被咬断,掉下一半到了地上,阿照倒是对此表示高兴,跑上去问一问,舔一舔,然后吃掉。
也是努力地吞下嘴里的东西之后,银才开口。
“你已经回来了啊。”
“嗯……”芥川试着使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平静,“立原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说出立原两个字的时候,银马上就拉起芥川的手走开好几米远。
“你还真敢在妈妈面前说这件事啊!”
银表示很不理解。
“你说我是黑手党的事情?”芥川也对银激烈的反应不理解。
“要不还有什么呢?”银坐在走廊上面,抱着阿照,一脸不快。
“她知道啊。”
芥川一副“不就是五日元的事情吗”的表情。
“什么?”
银现在一脸哥特体加粗问号。
原来就只有自己不知情啊!
银现在三分委屈,七分难过,九十分恨意,便一拳抡在芥川的身上。
芥川倒是忍着没叫出来,反正太宰下手比这个重的时候多了去了,倒是阿照被吓了一大跳。
“对不起。”芥川缓过气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道歉,就像在太宰面前的时候一样。
“好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了,大团圆结局。”
看着芥川吃痛的脸,她的气也就消了,顺带还有点心疼。
“立原他现在比你好不到哪儿去。”银摸了摸受惊的阿照,“他现在在医院。”
“和我想的差不多呢。”芥川缓缓落座,说道,“今天去的那位叫做广津柳浪,他一直对年轻人很严厉。”
“难怪……”银想起现在浑身绷带的立原,至今记得自己看着那个抽着烟戴着手套的长着手一挥,身后着西装的手下就尽数上前去把立原还有他的手下胖揍一顿,还砸掉摩托车的恐惧。
“你是……芥川银吗?”把人打完了,老爷子这么问一句。
“是的。”她想起,这是芥川安排的人,也就镇静了下来。
“你提前了多久到这儿?”老爷子抽口烟,问道。
“十分钟左右吧。”
“果然,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浮躁啊。”广津说道,“你这样会提前来的很少了。”
“谢谢……”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现在你先回家吧。”广津看她满脸尴尬,解围道,“待会儿我会叫人把他们送进医院的。”
得到了赦令一般的银便很快往回家赶,她一方面觉得很害怕,但一方面一种也许是青春期的虚荣的东西让她觉得,那边的世界是不是很刺激呢?芥川只用了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自己的烦恼,这是身为优秀模范生的自己所不曾知道的行为模式。
于是一种复杂疯狂的理念悄悄渗入她的脑袋。
“谢谢你了。”银说道。
芥川一怔,因为他被感谢了。
“不用……”他这样回答。
和太宰对他的态度比起来,他觉得所谓家人多了一份让他觉得挺舒服的真切,这是他短暂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普通人家的生活,还是作为其中一员。并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他自然是小心翼翼维护着这一切。
以至于在在上学的头几天,他请银不吝赐教,告诉他应该怎么在学校里面表现得体,认真的态度让银都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当“三年级转来一个超级厉害的学长”的传言流遍校园的时候,银为自己的教学成果十分骄傲。
芥川本人倒是不太在意这些,毕竟,在太宰灌输给他的世界观里面,做好一个任务是天经地义,而做不好一件事情才是应该引以为耻的。他唯一觉得不适应的地方来自港口黑手党。
对,最近,他的任务都是那种桌面上的,审阅文件,或者就是在周末的时候代表港口黑手党进行谈判。
并不是说芥川噬血,只是,习惯了杀戮的生活,这种生活好像是抽走了他的支柱。但他也不敢问太宰这是为什么,只好给中也发短信问问,中也也没给个像样的回答,只是说上面的安排他也不知道。
好家伙,要说他的上面,那不就只有森鸥外一个了吗?现在的他可是五大干部啊!
明明满腹疑窦他却不敢求证自己心中问题的答案——
自己这是彻底被太宰抛弃了吗?
心中一边在承认这个可能性却一边在否认它,于是他更加小心翼翼地活着,无论是在学校里面,还是在工作的时候。
于是这种小心翼翼和心不在焉还是在芥川拿着手机在手中转着的时候被银发现了。
“有女朋友了?”银先是这样问道。
“没有。”
“那你一脸为情所困的样子……”
“怎么会……”芥川马上否认道。想马上把手机放在衣兜里面,但银一把抓过,芥川只有马上软下语气来,让银小心点别把手机摔了。
“你有什么事情不可以直说嘛?”银把手机还给芥川,表示自己只是逗着玩。
芥川只是答应了一声嗯。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觉得你在追求什么东西呢。”
银的话让芥川默然。
在普通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他们的感情生活自给自足,但奇特如芥川,他却在太宰无休无止的严苛要求中获得满足。
而太宰本人也是拒绝让自己被芥川喜欢,就连芥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太宰是什么感情,是敬佩,还是执念?而太宰就像定量分配饮用水一样定量分配他的友善,对于每一滴,芥川都分外珍惜。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得到足够多,难以解渴。有时候太宰小小地肯定了他的进步,他便欣喜万分。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有权期待更多。
因此,心,对于芥川来说,只产出寂寞。
这种寂寞是他在黑暗中逐渐积累的,深深根植在他正要开始慢慢理解的新生活中。
“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幺蛾子,总之不要这样消沉了,”银看着芥川,“你没多久就要参加考试了诶!”银提醒他,这个冬天他就要参加高考了,得专心应付。
“你想考哪所学校?东大?”银看芥川一时没有回应,便问道。
“不会考东大。”
“为什么?”虽然芥川不是年纪成绩前十,但这所学校每年输出到东大的学生数指头和趾头还是数不过来的,按照成绩榜上的名次,他是没问题的。
芥川总不能说自己是怕僭越吧。
“不太喜欢吧。”芥川支支吾吾说出这个答案。
“噫!还第一次听说有人不喜欢东大的。”银打趣道,“也就只有你们这样的店学霸才敢说这种话啊。”她两手一摊,做无奈状。
“我并没有很厉害。”
“我说你够了吧?”银刚刚尽力营造出来的和善的氛围终于被她自己打破了。这句话说得意外重。
“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灌输的价值观,为什么你就不能承认自己呢?”银的脸色变得严肃。
“莫名其妙的自我否定很有趣吗?你都不承认自己别人为什么觉得别人会认可你?”
连着几句弄得芥川是哑口无言。
他在思考银的话的正确性。
“先给我振作起来!被女朋友嫌弃然后甩掉也没什么的!”
“真的不是这种事。”芥川低下头解释道。
自己现在的表情就这么像被甩了吗?虽然事实上差别不是很大。
“谢谢……”芥川现在并没全盘接受银的理念,只是礼貌地道谢。
就像每次被太宰教育之后一样。
在自己生活过的那个贫民窟里面,人们将洗不干净的被单晾在街边,成天无聊地探身窗外发呆,他熟悉那里看起来每条都一样的街道,一条连着一条,每一条都是一样的拥挤杂乱,阴郁的孩子们在那儿做着绝望无助的挣扎。可是芥川并不像旁人一样绝望,他只是冷漠而已,他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感受到绝望已经贯穿了他,这反而使他镇定了下来。不如旁人,他觉得自己一定要活在这世上,要生根,要疯长,他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他只是看着不这样做的人都以各种方式死去了,才觉得应该这样做罢了。
银轻轻叹了口气走开了。
芥川将手撑在身后,他心中计数着日子,从半个月前就开始了。他知道太宰从来不在乎这个日子,因为他寻求着死亡,所以生日对他毫无意义,但这是芥川唯一一个找得到机会光明正大给他打电话的机会。
毕竟,他在不久之前,就听说太宰有将自己交给中也的意思。所幸中也并没有答应。
现在是晚上十点,他写好了定时短信,再在早上的时候再打个电话过去。
想着,至少让他聊表祝福吧。
写好了定时短信,他却心里怎么都不舒服,想着,他认识好多女人,自己的短信说不定就被无视了。
还是打个电话过去吧。
没有翻通讯录,他直接拨号就打出了那个电话。
嘟。
嘟。
嘟。
“啊,这不是芥川君吗?”
听到这个声音,芥川立马警觉了起来。
“首领……您好。”
镇静下来的芥川,咽了口唾沫,才这么说道。



对不起【土下座】
我懒
我改!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