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中伏] 
|编不下去,加了原创人物……|
芥川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过是表现出了不得已的镇静。
“你是想找太宰君吗?”鸥外直白的问题为芥川省下了提问。
“是的。”
“啊,他最近有一个长期出差。”鸥外解释道,“组织委派他去俄罗斯执行公务。”
芥川试着消化这些信息。
“太宰君没告诉你吗?”
即使是知道答案,鸥外还是这样问道。
芥川无言。
“也罢,这件事机密性极高,只有五大干部知情,和你说也只是出于我对芥川君的个人信任而已。”
电磁波传递来鸥外平淡的音调,他正在逐步向芥川揭示他这次是真的被太宰抛弃了的事实,以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的视角。
“因为过于危险,任务过程中能和他联系的就只有中也君,还希望芥川君不要插手这件事。”
不知怎么的,芥川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伴随着轻微的耳鸣,他觉得鸥外的声音无比刺耳。
“是。”这是他唯一一次先于上级挂掉电话。
他之前并不知道太宰意图为何,先前调职到东京,以及随之而来生疏的语气,原来无一例外都是在为这次诀别做准备。
准备充分,太宰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消失了。
可惜芥川却不屑于这种假惺惺的温柔。
一种近乎疯狂的念头在少年的内心滋生——
他要去找到太宰,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个男人。
而此时的太宰早已在圣彼得堡入境。
高纬度夏天温度很清凉,太宰穿上了外套。
一位身着黑西装的组织成员在机场将他接走。坐在后座,他翻阅着文件,第一页的那张照片上的男人,他很熟悉:头戴毡帽,发色银白,皮肤透着不健康的白色。
此人名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异能组织“死鼠之屋”的首领。
一切资料都十分详尽,除了异能一项写着“不详”。
所以说鸥外将太宰派来解决这个麻烦还真是信任过头了。在怎么说,出于尊重,都应该由鸥外亲自来怼他。要是这样,最好两败俱伤,自己就可以勉为其难成为下一任首领。
好在太宰虽然精于算计,而且熟谙权术,但却对鸥外那个位置并没有什么兴趣。
更重要的是,他能暗暗感觉到,鸥外其实压根就没有想让自己回去:毕竟这是第一次,鸥外没有给太宰安排返程。
鉴于人生苦短,他在下榻酒店之前,问了接待员一句:
“附近有没有什么喝酒的好去处?”
还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收拾好房间之后,太宰拿出打火机烧掉了那份文件。
然后一脸愉悦出门,朝着接待员所说的酒吧走去。
各国的酒吧倒是有一点不同,坐在俄罗斯的酒吧的吧台上面,听着战斗民族豪放的声音,看着他们一口闷的饮酒方式,他不禁有点疑惑:
陀思怎么就长得那么斯文呢?
而且竟然贫血?!
综上,通过陀思斯文的外貌,太宰推断出他不会先来就提枪上阵,应该是先礼后兵,之后再用些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手段达成目的。
因此当他听见旁边有人叫一杯果汁的时候,他对于那个似乎是和自己同样阴湿的男子尽地主之谊亲自来接见自己表示感动。
这个时候,贫血的青年,用英语问候起来:
“欢迎来到俄罗斯。”招呼完毕之后,陀思的薄唇轻轻抿上吸管。
“你就是那个陀思……”太宰转过头笑着问道。
“陀思妥耶夫斯基。”他补充道,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名字被调笑着喊出来而生气。
“我家老大吩咐我来招呼你们,理由是你们有‘书’。”
“有书是不错。”陀思解释,“不过我们不完全想和你们敌对。”
“你们都放出‘要让异能从世界上消失’的话了,作为持有者的我还是得礼节性地紧张一下嘛。”太宰端起酒杯,轻轻摇晃,碎冰发出脆响。
“无需紧张。”陀思转过头来看着太宰,“只是让你们从无尽的罪恶中解脱罢了。”
青年的眼神坚定,没有半点的犹豫在里面。
太宰并不想和这个男人在这里讨论哲学层面的问题。鸥外早就在太宰年轻的大脑里面灌输了太多尼采,第欧根尼斯……所幸太宰并不是因为晦涩的知识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其实这场对话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双方既然都决定采用极端手段来解决问题,就说明这不是两句话可以解决的事。于是太宰还在这里劳神费力和陀思交谈的理由就显得十分明确——拖时间。
纵然鸥外心狠,但也不至于会让自己手下的大将单刀赴会。在数个月之前,鸥外刚刚收到“书”的消息时,就开始在俄罗斯部署人员。看得出来,鸥外并不是礼节性的紧张,毕竟,港口黑手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靠着异能吃饭的。
在谈话的过程中,太宰手下的人已经将酒吧团团包围。不如港口黑手党,“死鼠之屋”采取的是绝对的精英政策,也就是说,陀思身边绝对是没有带大量的保镖的。
至于他危险的异能,太宰倒是不用过于担心。“人间失格”在这方面确实是带给了它很大的方便。
“最后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太宰杯中的酒已经见底,他似乎是没有在这里久留的打算,这样问道。
“为什么独行的你,总是可以让数人,甚至数十人的暗杀者团灭?”
简而言之就是询问对方异能为何。
“虽然想让你亲身体验一下,但无奈你对异能免疫。”陀思说道,“不过你可以问问你的手下。”
“!”
太宰从刚刚就开始疑惑了,本来刚刚那会儿就应该有暗杀者冲进来,自己需要做的,就是配合他们,让陀思的异能失效。这也是鸥外派遣他的原因所在。
可是他转头,看见的是,那几名暗杀者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笑容,蹶拐着走进来。
如果坐在门口的几位客人视线够好,就可以发现他们瞳孔涣散,全身不带一点活人的气息。
“哟!尼古!”陀思招呼着来者——一位手执拐杖的中年男子。
只见那人不急不慢也是走到了吧台前面,点了一杯酒,因为是俄语,太宰没有辨识出种类。
太宰开始回想这个被称为尼古的人是谁。
也在疑惑黑手党重金雇佣的杀手为什么不好使,在那儿愣着了?
在这种及其不妙的环境里面,他的大脑在飞速旋转。
还没有在黑手党的异能名单中检索出这个人的资料的时候,只见他手一挥。
所有的杀手倒是勤快地拿起了枪,对准了太宰。
酒吧里面的人纷纷趁乱逃走,但是无不在踏出两三步之后就倒地不起。
被踏着丧尸一般步伐走上前来的杀手围住的太宰想起了他的名字——
果戈里。
异能名:死魂灵。
难怪他现在已是瓮中之鳖。
更难怪在今天晚上,港口黑手党召开了五大干部会议。
“临时召集各位在这个时候开会,我现在这里致歉。”主持会议的鸥外这样开场。
在场的各位都对鸥外的礼貌很买账,也对他的召集买账。理由是,今天来到这里的干部唯独少了太宰。
“诚如大家所见,上次会议的决定是让太宰君全权负责‘死鼠之屋’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他在本来应该对战的时候,失联了。”
除了中也和尾崎之外的两位干部神色骤然变得不妙。
“这件事情我们本来就为了保密,没有派遣其他人去。”鸥外双手撑着下巴,“重金雇佣的杀手不知是不是倒戈了,联系不上,也就是说,太宰君现在生死未卜。”
会议室里面寂静无声。
而中也的拳头紧紧攥着。他希望首领能够委派他去支援。
“那么,各位请不要抱有私心地推荐一下干部代理。”
中也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没有拍案而起。
“如今这样不太好吧。”中也组织好语言开口,“我觉得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派人到俄罗斯去营救太宰。”
“中也君……”鸥外和他对视,“你的发言很主观。”
中也一怔。
“你怎么就知道,太宰君他,不是叛变了?”
终于还是说出这句话了吗?老狐狸他。
纵然听见这句话的中也火气很大,但是他知道鸥外说的不无道理,因为中原中也他自己,也无法保证太宰他没有整出什么幺蛾子。
“那么,大家开始推选吧。”
“广津先生如何?”
“我觉得刚刚出狱回来的桐生操不错?”
……
……
中也一句话都不想听。
“中也君你的意见呢?”尾崎发言之后,鸥外不得不问到了中也。
中也双手抱胸,似乎是在打盹。
“广津先生吧。”他回答。
“既然这样,那就由黑蜥蜴的百人长——广津柳浪先生暂代这一职务。”
众人表示没有意见。
“那么,散会。”鸥外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回去了。
“首领……”中也连忙上前叫住鸥外。
“中也君。”鸥外停下脚步。中也站在他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鸥外对手下使了个眼神,然后他们知趣地退下了。
“说吧,中也君,什么事?”
“请首领派遣我去俄罗斯支援太宰。”
听见这句话,鸥外嘴角微妙地一翘。
“唯独这件事,我不同意。”
鸥外给出了直白的拒绝。
也许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也许是熟悉了鸥外的伎俩,他的脸上并没有惊讶的失望。
“太宰君现在下落不明,五大干部已经少了一位。”鸥外解释道,“我不能再让你冒险。”
道理听上去是那么回事。
中也没有反驳。确实,先不管鸥外是如何上位,他为了组织不择手段这一点确实是为组织的赓续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
况且中也的男儿气概并不体现在不计后果的冲动上面。
“不过……”鸥外补充道,“我不阻止你派遣其他人去,如果有人请求你,还请中也君不要拒绝。”
撂下这句话之后,鸥外挥手作别。
说得,就好像他知道芥川昨天对他的恳求一样。
也罢,要不这个男人怎么能够立于组织的顶点呢?
开车的时候,中也掏出手机:
“喂,芥川吗?”
“是的,中也先生。”

“听好了。”中也难得在芥川面前做出这种严肃和命令式的腔调,“太宰失联了,你马上准备去俄罗斯。”
芥川强忍自己的惊讶,认真听着中也说完了昨天绝口不提的来龙去脉。
“太宰他……交给你了。”中也在交代完之后停顿很久,才这么说道。
“是。”芥川以从未有过的坚定口吻回答道。
挂掉电话的中也还不能长舒一口气。他将自己手下的精锐调配了一半给芥川,再加上黑蜥蜴的部分人员,已经是当下最为理想的状态了。
即使是这样的阵容,他也不知道己方的胜算有多少。
所以他给一个自己并不熟悉,而且在并不熟悉的情况下都很讨厌的人拨去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芥川也并不轻松,现在的他不如以前,而是有了顾虑。
走回客厅,他看见谈笑的家人。
“哎呀,龙之介,快过来,我刚刚讲今天在卖场的趣闻的时候,你刚好出去了呢。”银的母亲招呼他赶快过去听。
“即使第二次讲您也会笑场吧,母亲?”银一言道出真相。
“是。”芥川走过去,坐在了道章旁边的位置上面。
看着谈笑的家人,他实在是不敢说自己将要去干什么。
“你有什么心事吗?”愉快的交谈结束之后,银这样问道。
“确实。”芥川说道,但是,他实在是无法再说出后面的内容。
“不方便细说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银表示自己能够理解,“不过,有件事我想再找你帮忙。”
芥川有些好奇,便问了下去。
“上次那个抽烟的老爷爷,你可以再让他帮我收拾一下立原吗?”
芥川表示不解。
为了让芥川意识到这是怎样严重的事态,她讲自己的手机给了芥川,然后芥川就看到了立原给她发了很多挑衅的短信——
“有种别找老年人,我们自己单挑。”
“怂了吗?”
“不敢回我了?我出院就来找你。”
……
……
芥川看了,本来应该笑出来的,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立原的骨折恢复之前,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
“怎么了?”银觉得芥川本来该笑的。
“没什么,我会联系广津柳浪先生的。”芥川回答。
他知道立原道造的意图没看起来那么简单,但也相当简单。
“要是他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广津先生会把他再弄进医院的。”芥川这么保证到。
“谢谢!”银微笑着感谢道。
而此时中也的表情则更是不妙。
王尔德刚刚在三一学院上完课,一位学生拿着论文找他争论。把他弄得很不开心。
他不屑与不懂艺术的人争执。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
“奥斯卡•王尔德。请问哪位?”
“中原中也。”中也用法语回答道。
王尔德挥了挥手。让学生回避:
“港口黑手党的那位?”
“正是。”他回答道。
“学术问题我拒绝和你讨论。”王尔德不客气地说道。
“我现在也没心思讨论学术问题。”中也想起了当时自己兴致勃勃将自己的论文给王尔德看,然后被恶毒地嘲讽的经历,表情混杂着无奈和尴尬。
虽然最后这位毒舌的年轻教授还是给自己修改了来着。
“太宰治他失联了。”
中也精简了语法,直接说道。
王尔德整理领口的手蓦地止住。
“中原,给我说说详细情况。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