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面蛛

半理半文,不类不伦。

【太芥同人】萤

还是ooc

黑帮时代

我当然是在乱写

先虐后甜

「梅雨」

    芥川的眼睛里面看见的太宰,目前为止是绿色的。

从狙击枪的夜视镜里面。

好多个晚上,芥川蹲守在黑手党对面的那栋大楼上面,用狙击枪瞄准太宰,但是他发现,太宰的头,或者心脏的位置,总是莫名其妙被他的手下或者路边的广告牌挡住,每天晚上,太宰只会在门口出现一次,进入一辆装有防弹玻璃的丰田,就那么消失在繁华的黑夜中。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自己的组织,下达的最后通牒,就是今天。

今天不是太宰被一枪爆头,就是自己自裁,用智齿里面的氰化钾。

这周第一天,芥川就接到了一个任务:

能麻烦芥川君解决一下港口黑手党的太宰治吗?最近我们的营业额因为这家伙下滑了不少。港口黑手党好像看不惯我们的毒品生意,把我们的好多手下都做了,真是让人为难呢,你说呢?

其实这并不是在征求芥川的意见,只是委婉的命令罢了。

然后上司就把装有氰化钾的自裁专用物件植入了芥川的智齿。告诉他:

芥川君,要是失败了,能够保证他们无论如何都追查不到我们,是吧?

啊,那就是"不成功便成仁"吗?

芥川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拒绝。

芥川,拼命想活下去。

于是他要试着让一个叫做太宰治的人不要活下去。

话说回来,为什么自己要活下去呢?芥川也不知道。

因为自己不过是一颗随时可以被别人抛弃的弃子。

这是最后一天伏击太宰,他从早上就在附近蹲守,先是穿着学生装在旁边的咖啡厅装作在吃早餐,然后又是穿着麦当劳的员工服在附近确认太宰今天没有离开这栋建筑,最后,晚上,他换上了和黑夜一样污浊的颜色,到对面的建筑,用狙击枪瞄准太宰常常出来的地方。

梅雨世界到了,在将近的夏日的夜晚穿着全套狙击服,芥川的身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但是他不敢有一刻的松懈,因为今晚他和太宰,有一个人必须死。

终于,太宰出来了,不如往日,今天的太宰因为天气渐热吧砂色的风衣脱下卷挂在手臂上,和一个在这样的天气下依然戴着帽子的人有说有笑。

然而,今天,没有任何阻拦,狙击视角绝佳。

训练了一年,被当做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的芥川 依然想要活下去,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在绿色的视野里面,太宰治,朝着自己的方向,准确说是朝着自己,打了个招呼。

芥川惊出一身冷汗。

然后他觉得后脑勺传来击打造成的冲击。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想要咬破胶囊是不现实的了,一瞬间,他陷入了昏迷。

即使是这样,芥川也想要活下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冰凉,他想自己也许已经在无间地狱里了。

但是所谓公平的上天是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作恶多端的人轻易死去的,其实真正的无间地狱从来不存在于死后的世界,它切切实实存在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他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睛大概是被蒙上了。

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

芥川思考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里是黑手党的地牢。

呵呵,还真的下地狱了

芥川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的智慧而感到骄傲。

“喂,小子,醒了吗?”一个男性的声音这么问道。

芥川知道自己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要回应,然后默默咬下那颗胶囊,自裁,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是受何人指示来到这里的。

他却发现,胶囊已经被人取出。

连死都不能。

“以为默不作声就万事大吉了吗?”男人冷笑道。

语毕,芥川就感受到手上传来剧烈的刺痛.

[忍住……]芥川这样想到。

“看来要用太宰的手段了。”对方拔出了深深扎进肌肉的针,似乎是去找什么东西了。

[太宰的手段?]芥川有点疑惑,太宰那家伙不是一直负责黑手党的对外作战吗?

    对方踏着步子,伴随着金属碰撞清脆的响声,走向了芥川。

“小子,给你个机会现在开口。”

芥川选择了拒绝。

“好吧。太宰那家伙说要是你不开口,就只有这样了。”

不过对方好像没有准备先用什么高规格的方式招待他,只是把一个塑料袋套在他的头上。

然后芥川听见他拧开水枪的声音。

之后就是高压水枪向着自己的脸毫不留情打来。

呼吸不能。

他剧烈地咳嗽,但是 对方根本就不在意芥川的痛苦,这样的折磨持续了足足五分钟。

然后拷问人才关掉了水枪,撤下了塑料袋。

“还不说吗?”

用这种方法,好像就是知道自己有肺病才这么做的。

芥川依然选择沉默。

“啊,那只有再来几次了。”

其实有一点,芥川目前还不知道:

太宰一直坐在旁边,戴着耳机用手机看着午间剧,时不时转过头来看一看。

之后,又是几次高压水枪的冲击,但是芥川选择无止地忍耐。

对方似乎觉得这种手段太过于温和,于是拿出了刚刚拿出来的金属物件。

“你知道吗?据我所知,太宰设计这些手段是看了好多关于西班牙教廷的书,你看过一部叫做《入侵脑细胞》的电影吗?真是恶心死了,太宰那家伙居然拉着我把这部电影看完了,我说啊,古人为什么不多动脑经在发明一些有益于人类日常生活的东西上呢?一天到晚就搞整这些无聊的东西。”

在说这句话的期间,芥川感受到自己的大脑被什么冰凉的金属固定住了。

“其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东西很恶心,因为他不是用来拷问的,以前是直接用来执行死刑的,不过把握好分寸的话,是很好的拷问方法,基本上是百试不爽呢。”

这个人开始拧螺丝。

慢慢地,芥川感到自己的头盖骨要被什么东四顶开,那是渐渐强烈起来的剧痛。

“啊……”芥川终于开始发出惨叫。

“连我都觉得残忍。”

拷问人说道。

“还不回答吗?”

芥川没有回答,不知道是因为想负隅顽抗还是因为已经没有力气了。

“啊,你是叫做芥川吧?”这个时候,一个爽朗清新不带一点杂质的声音这样问道。

语毕,蒙在芥川眼睛上的黑色布条被取了下来。

这个时候审讯室只剩下太宰和他。

“一个16岁的少年撑了这么久真是可敬。”

太宰一边说着一边扯着布条,把芥川的脑袋左右晃动。

[真是恶心的男人……]芥川这样想到。

“我说,你是叫芥川龙之介吧?”太宰这下才认真把布条取了下来。

芥川没有回答。

“你不说也没关系,给你看个东西。”

太宰说完拿出手机,一把抓过芥川的头发,逼他看着手机的屏幕。

屏幕上面是激烈的枪战,芥川知道,这是自己的组织和港口黑手党的战斗,其实实话说,这是港口黑手党单方面的虐杀。

自己所属的贩毒集团的总部,被轻易突入,港口黑手党的人用机枪,炸弹,把这栋建筑基本上是粉碎了,视频的最后,是被抓住的集团的成员,被绑着跪在地上。

“真是遗憾,你们能干的狙击手现在在我们的地牢里里面,什么都没有说呢。但是你们自己暴露太多,简直是对不起人家的坚韧不拔。”

说完,拍摄者伸出手枪。

“嘭!”一枪一枪,跪在地下的人应声倒下。每一次开枪,视频都会剧烈震动。

“所以你现在缄口不言也没关系,反正他们已经被解决了。”

芥川看着太宰,在讲述的时候,这个男人全程都是笑着的,而且在拍视频的时候,他听得见,在枪声中,夹杂着身为拍摄者的他咯咯的笑声。

“我很中意你,芥川。”太宰钳着芥川的下巴,引来芥川恶狠狠的目光。

“要不要跟着黑手党混啊?”

芥川没有回答,他依旧被绑在椅子上面,-太宰看他没有反应,就坐在了隔着桌子正对芥川的那张椅子上面。

“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太宰笑着,用双手撑住下巴,就那样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芥川。

至今,芥川一句话都没说。

“你知道吗,芥川龙之介,你真的是个……很无聊的人呢。”太宰觉得太无聊,于是开口了,“你,觉得像你这样活着,有意思吗?像弃子一样。”

[活着有什么意思?]芥川没有怎么思考过这个问题。

“你……知道些什么啊!”

这是芥川说的第一句话。

“你知道贫民窟的人是怎样活过来的吗!”

这是芥川第一句用尽全力说的话。虽然他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拷问筋疲力尽而沙哑而微小。

“哦?不妨说来听听?”太宰饶有兴致地问道。

“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芥川有点累了,说完就还大口喘气,但是太宰一直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看着芥川似乎是累得不行了,就自顾自开口:

“贫民窟打架最厉害的芥川,贩毒组织Axis看上,训练成了狙击手,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你不过是一枚棋子,不,是一枚弃子,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让你活着回去,即使你狙击我成功了,港口黑手党的人会放过你吗?”太宰满面笑容分析道,“不如说你生来就是给人践踏的,高尚的目标呢。”

“据说你小时候打不过别人,还用咬的,把别人的一块肉都啃下来了,牙口真是好啊!”

“但是你事后被收拾得很惨,差点死掉了,是吧。”

芥川咬牙切齿,却因为疲惫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当你好起来之后,一个一个把他们杀掉了,是吧,哦,对了,为了找到单独下手的时间,你还学会了跟踪是吧?不知不觉培养起了专业素质呢。”

 “于是你就成为了贫民窟的老大。励志故事啊!芥川。”

 “不过他们不知道吧,你杀掉那几个人的时候,用了异能吧?”

芥川像一只食物被抢走的野狗,狰狞地盯着太宰。

但是他无力反驳太宰的话。

“我说,我们黑手党有异能许可证,要不要加入我们,这样就不用担心会被异能搜查科的人员带走了,说白了就是可以明目张胆的犯罪哦!”

芥川的眼神稍微温和了一些。

“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太宰说完起身,把椅子放好,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芥川突然发话了:

“好……”

“哦?”太宰转过身来,眯着眼睛盯着他。

“我加入你们。”

“真好真好!”太宰说完,活蹦乱跳地回来给芥川松绑。

然而在太宰给芥川松完绑的一瞬间,芥川的黑色衣物,就变为了千万把锋利的刀刃,刺向还未起身的太宰。

然而在刀刃触碰到太宰的时候又变成了柔软的布料。

说时迟那时快,在芥川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太宰没有死的时候,太宰就一个过肩摔,把瘦小的意图逃跑的芥川狠狠摔在了地上。

正当芥川挣扎起身的时候,太宰一脚朝芥川的腹部踹去,芥川被踢飞了老远,撞在墙上,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天旋地转,芥川大口大口喘着气,视线还没有清晰,他就被翻过身。

太宰正面对他,骑坐在他身上。

“芥川君,港口黑手党里,下级是不能对上司动武的,即使上司要你去死,你也要笑着回答‘是’,知道吗?”

太宰掐着芥川的脖子,笑眯眯看着他,这样教育到。

芥川的手死死拉着太宰的手,但这个手在太宰看来,却是那么无力。

“芥川龙之介,从你答应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你的直接上级。记住,你,永远不能对我说一个‘不’字,知道了吗?”

太宰的脸背着光,露出阴冷的笑容。

“切……”

太宰稍稍松了手,让芥川回答。但是芥川说出的却是死要骨气的这个字。

“啊,这种没礼貌的话也是绝对不能说的,就连我,对首领也用的是敬语哦。”

说完,太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芥川的脸因为缺氧开始泛红,常年的肺病让他在这个时候开始剧烈地咳嗽。

“知道了吗?芥川君?”

太宰这次完全松开了手。

芥川已经快要昏迷了。

“那么,回答我一下。”太宰捏起他的下巴。

“知道了……”芥川的回答小声得连几乎听不见。

“啊?芥川君在说什么,我听不见呢?”太宰把芥川额前的头发往后一抹。然后一把抓住,这尖锐的疼痛通过具有相对不疲劳性的神经传到了芥川的大脑皮层。

“是……”芥川用尽自己今天全部的力气,这样回答道。

太宰满意一笑。

不过这个时候,芥川已经昏过去了。

后来,芥川回想起一件事:

自己看见太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黑夜中;

就像是流萤飞火。

评论(1)

热度(62)